第191章 我现在成年了!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23uswx.org<

“老师姐姐,我最近遇到了点小麻烦,我暂且给你形容一下,有一个女生……”季云开口说道。

这些日子,季云有空就会过来。

当然,来这里也不能光看着人家,虽然人家确实非常耐看,但季云也是会像以前那样向她请教一些问题。

在请教的过程中,季云发现南梦浅的思路是非常清晰的。

甚至比季云这个正常人还正常人。

她给的建议冷静、理智、更是站在各个角度出发权衡出来的最优结果,这让季云不禁会为之惊叹,似乎她如今的思想造诣比十年前更深了,已经到了季云又需要重新学习的地步。

“你很理智,没有将筹码都压在那个女生身上。”南梦浅老师说道。

“嗯,我个人觉得并不是痛苦就一定会愿意摆脱,有些东西会和人的肉骨长在一起,撕下来谈何容易。”季云点了点头。

“去掉这个字攻克这样的女生,有一个比较实用的办法,你得知道她最大的软肋,也得知道她今后的打算……”南梦浅老师开始给季云梳理攻心的办法。

“她成绩很不错,也是能够拿奖学金的,我自己的安排是想要多给她看到阳光与希望。”季云说道。

“嗯,这是好的一面,你可以问一问校方领导,看一看她在学业方面是否已经达到了外出留学的标准。”南梦浅说道。

外出留学??

对啊,自己怎么没有想到!

不能让人家女生一味的承担事情的后果,而应该将之后的事情也都安排妥当,毕竟她势单力薄,害怕报复,万一这次打击过轻了,没有彻底踩死那个谢宇,她站出来了之后,谁来管她之后被纠缠?

“我明白了,给她一个好的出路,而且是她最为期待,同时可以摆脱眼下泥潭的光明大道。”季云点了点头。

现在校方各大领导其实都已经焦头烂额了。

他们不敢轻易把事情给挑破,毕竟那就是一个长在了学生们身上的毒瘤,用力过猛的话,会导致伤口恶化。

假如女生愿意勇敢的站出来提供更有力的线索,确实也应该帮人家把后面的事情安排好。

季云觉得,校方这边应该会同意这个安排的,得拉一把女生。

“还有别的事情吗?”南梦浅问道。

简简单单几句话就给了季云一个很好的角度去解决问题。

但就这样结束今天的谈话未免太快了一些,季云自然是不舍的。

“我打听了一些关于你案子的事情,很奇怪,整件事的记录里并没有老师的名字。”季云有些疑惑道。

“哦?是一种保护吗?”南梦浅挑起眉毛。

季云点了点头。

南梦浅的案子有一定的保密级别。

哪怕是校方有记录,那也是用了化名。

包括几个做这方面研究的学生,也是用了化名。

这就让季云查起来更加费劲了。

所以季云希望能从南梦浅这里了解事情的全貌,哪怕这只是南梦浅自己的视角。

“我始终觉得老师不会谋害他们。”季云很认真的说道。

“可有些事情并不是主观的问题,就像那些以为是在献爱心的学生,他们兴致勃勃的去献了血,以为是在为学术奉献,孰不知他们正在危险的边缘,是我鼓励他们去献出这份爱心的,我不就是和那些黑心医院一样的犯罪分子吗?”南梦浅一句话,也是将自己直接定在了罪犯的席位上。

季云挠了挠头。

哪有人这么想当罪犯的!

“做研究,确实会有一定的风险,你有过错,但不代表你有罪孽。”季云说道。

“我明知道结果,却还是没有阻止,再加上我对学生有权威性,有保护义务,有告知义务,我却任由他们的思想脐带缠绕住了自己的脖颈……”南梦浅给自己辩驳道。

一个辩自己有罪。

一个为对方辩无罪。

季云觉得这是自己醒来之后所面临的最大挑战了!

这第一步,说服南梦浅老师就已经是地狱级难度。

而到了实操环节,自己真的如何可以让一群正常人来理解他们两个神经病的理论……

“老师知道雏雕鹰吗?”季云说道。

南梦浅老师摇了摇头,她手捧着茉莉花香的茶,静静的听季云阐述。

“雕鹰是一种生活在亚马逊平原的生物,乃飞行之王。”

“而每一只成为了飞行之王的雕鹰,它们都承受过自己母亲近乎变态的折磨。”

“它们不仅在很小的时候就会被丢到山崖下,甚至母亲会在它们成长的过程中折断它们翅膀中的大部分骨骼。”

“推下山崖,这是可以理解为大自然的生存法则,而折断雏鹰的翅骨行为,便可以称之为变态与残忍,对吗?”

南梦浅点了点头,觉得季云这个推论是没问题的。

“所以在我们常理的认知里,雕鹰母亲是具备一定的残忍限度,比如说将孩子推下山崖,是为了让它们尽快掌握飞翔,否则它们会沦为天敌的食物或者饿死。”

“可在常理的认知里却不知道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雕鹰的翅膀骨骼拥有很强的再生力,只要在被折断后仍然忍受痛苦不停地振翅飞翔,使翅膀不断充血,不久便能痊愈,而痊愈后的翅膀则像神话中的凤凰一样活得重生,会更加强健有力……而那些没有经历这折断骨头的雕鹰,它们其实最后还是无法在亚马逊平原中生存,无缘蓝天边缘。”

季云将这段话比较详细的描述给南梦浅听。

南梦浅沉默着。

她望着这个男子的眼睛。

事实上南梦浅也很困惑……

为什么这位男子看上去信念非常的坚定,坚定到无论用什么办法都要将自己从这里救出去?

何来的这份坚定了?

明明是初识。

“您之所以被判有罪,是因为绝大多数人能够接受的常理是雕鹰将孩子推下悬崖,却无法接受母亲折断孩子的翅骨再推下悬崖,可如果让他们知道在常理之下还隐藏着这样一个重塑骨骼的真相,我想很多人都会像您现在一样,理解了雕鹰的这份超出常理的残忍!”季云说道。

季云其实只是举一个例子。

很多人不了解人的深层内心,包括许多法官与人民陪审员,他们对这个学术方面的了解层面并不深。

疯子与天才,很多时候就是一念之间的。

在事情没有更深入的调查之前,就因为南梦浅的自责认罪便直接定案,季云没法接受。

本身这个案子就无法用常理去评判。

“你的这个例子很有参考性。”南梦浅听罢,也是认真的点了点头。

在实际的庭审环节,伱不能拽太多的专业术语,没有人听得懂你究竟要说什么。

通俗易懂的语言,才是一切的真谛,要让每个人都可以理解。

季云的这个雕鹰例子,其实很好的反应了心理学的一些深层病变状况。

不能用自己常理的底线去看待别人的问题。

“你知道公诉人的例子吗?”南梦浅总算主动开口说起自己的案子了。

“什么例子?”季云问道。

“一个母亲,她并不想要孩子,但已经到了不能打掉足月份的孩子了,她无奈接受了要做母亲这个事实……有一天,她感觉腹痛,作为一名医生,她意识到可能是婴儿脐带绕颈,她没有及时去医院,反而任由腹中的孩子被脐带给绞死。那么请问,这个母亲是犯罪吗?”南梦浅说道。

季云张大了嘴巴,一时间想不出辩驳的点了。

事实上这种事情,根本就无法立案审判!

这位母亲百分百可以逃脱法律的制裁!

除非……

南梦浅此时却说道:“事后这位母亲良心过意不去,承认了自己故意拖延抢救的事实。”

季云苦笑。

好吧。

确实这个例子也可以反映南梦浅对自己学生所做的事情。

是个人都会觉得这个母亲罪无可赦。

“你的例子是动物界的,人在法律上是不能和动物相提并论的。所以换做是大众陪审,他们也觉得我这个例子会更有说服力。”南梦浅说道。

“那么,你真的任由他们被思想的脐带给勒死吗?”季云深吸了一口气,还是认认真真的询问道。

“我不知道。”南梦浅轻叹了一口气。

“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承认?”季云有些生气道。

“深层精神世界就像是一个深渊,我以为我可以下到的深度,他们也可以触及。当我像平常一样爬上来时,回头看却发现他们已经上不来了。”南梦浅说道。

“你伸手去拉他们了吗?”季云询问道。

“没有。”

“为什么?”

“就像你说的雕鹰……如果他们不能够自己爬上来,任何事情都会让他们重新回到深渊里,把自己困死在里面,然后绝望窒息的勒死自己。”南梦浅解释道。

“他们每个人在现实中都有着巨大的压力,对吗?”季云问道。

“嗯。”

“我可以理解为,他们本就有轻生的想法,你在淬炼他们,可他们没有承受住这份淬炼?”季云说道。

“我重新深思过,大概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可以承受得住这份淬炼,所以我是在谋杀。”南梦浅缓缓而平静的说道。

“胡说八道。”季云气得站了起来。

南梦浅抬起目光,看着这个情绪激动的男子,反而感到无法理解。

“我现在能活生生的站在这里和你说话,就是最好的成功例子。”季云说道。

“你熟悉我的习惯,你知道我喜欢茉莉,你思考问题的方式与我很相似,你知道我从未与别人提起的私密事情,你好像知道我的一切,为什么?”南梦浅认真的询问道。

“我……”

“难道我还有精神分裂,你是另一个我?”南梦浅突然抢答道,然后脸颊凑到了季云的面前,像照镜子一样打量着。

季云:“……”

南老师,这么严肃的人道学术讨论,能不调皮吗?

别凑那么近啊,老师。

我现在成年了!>>.23uswx.org<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丑妃虐渣不从良 死灵法师只想种树 就玩个游戏,怎么成仙了 做媒这一块,我谁都不服 巨星从港娱97开始 我只是个小人物
相关推荐:
武侠:开局获得一甲子内力!哥布林氪金系统神祇:从哥布林开始神邸:开局一只哥布林系统流主角的我加入聊天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