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九三章 冷清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腊月二十九,这一天艾莉莉也回小榕镇了。

她是真心不喜欢和她妈呆在一起,所以在公司上班,一直到了这最后一天才回家,而且还是下午才回去。

当天晚上,她和严鑫聊到了很晚才睡觉。

严鑫回家的时候都已经八点多了,他没有马上回房睡觉,还陪着他爸看了一会儿电视,也聊了聊冯晨回家的情况。

期间就在和艾莉莉聊天。

一边用手机在键盘上抠字,一边脸上就露出了痴笑。

这让严爸感觉儿子是在跟他的对象聊天,要不然不会笑得那么奇怪。

——那笑容分明就有一点淫荡。

忍不住好奇的问了严鑫一句:“你在跟谁聊天呢?”

“额,跟一个朋友聊天。”严鑫这么回答。

严爸心里想着:“我会不知道你是在跟一个朋友聊天吗?”

只是,儿子没有说出来,他也就识趣的没有去追问了。

作为一个父亲,他不是那种喜欢喋喋不休的追问的那种父亲,这也许跟严鑫几年前的叛逆有关,问上一两句,就很不耐烦了。

后面也就养成了那种习惯,儿子不愿意说的,自己就不去问,免得把关系闹僵。

看完电视,严鑫回到楼上自己的卧室,还在聊天。

以前和艾莉莉也会聊天,但是没有聊那么多,今天晚上聊的特别多一点,大概还是因为陪着母亲过年的艾莉莉实在是太过无聊了。

到了晚上大概十点半以后,两个人才互道晚安准备睡觉。

第二天,就是大年三十。

早晨吃了米粉,父子二人就开始贴春联,几个门口还有窗户都贴上了春联,还在大门口挂上了灯笼。

以前没有这样的作派,最多就是在大门那里贴一副对联算是完事,在严鑫他妈去世之后,红红的春联变成了白色的挽联。

后面更是没有再贴过了。

那时候父子俩关系都很糟糕,过年,也过得冷冷清清的,谁都没有那个心情来搞这个。

去年情况好了一些,才贴了一下春联。

今年情况更好了,房子也盖上了,那就要弄得热闹一些,不只是春联要贴起来,连灯笼都要挂上。

灯笼里面装的是灯泡,不是蜡烛,连上电源,按下开关就可以照亮。

不过现在是白天,也没有那么着急按开关。

把这些搞完,就开始准备年饭。

河那边是另外一个地级市的区域,那里风俗不一样,早早的就吃完了年饭,在放着鞭炮。

鞭炮声此起彼伏,年味十足。

这边陆陆续续的也有人放鞭炮,不过基本上都是小孩子放着玩的,还没有形成河对面那样的规模。

这边也不是年夜饭,而是中午那一顿。

今年情况更好了,年饭也准备得更丰盛。

有严鑫从南方带过来的食材,稍微加工一下就可以吃的。

还有自家养的鸡和鱼,村里肉铺那里买来的肉和排骨。

另外还去镇上买了牛肉、驴肉啥的。

肖诗语家里送过来的一腿鹿肉,也弄了一半凑进来做一个碗。

七七八八的加在一起,有荤有素,竟然凑出了十二盘菜,摆满了一桌子。

这一顿饭做的也挺不容易的,三口锅同时进行,好不容易才将那些菜都给做好。

这一顿饭不能在厨房里面吃,必须要在堂屋里吃。

等饭菜都摆上桌,时间快到中午十二点了。

首先点上香烛祭了祖,让先人先来享用。

然后放鞭炮,关门,父子二人开始吃饭。

这一顿年饭在严家,那是前所未有的丰盛。

在村子里面也找不出几家更为丰盛的了。

严爸有一些欣慰,终于过上好日子了。

同时又有一些心酸——这种富足的日子,他妻子却看不到。

那个女人嫁给他之后,就没有过过一天好日子,让他想起来就觉得愧疚。

现在吃团年饭,在这么漂亮的家里面摆着这么丰盛的一大桌子菜,吃饭的却只有父子二人。

说是团年,却又显得冷清。

吃饭的时候,就忍不住对严鑫说道:

“过年的时候,要是能多几个人就热闹了……”

严鑫笑着说道:“爸,你不用着急,再过几年,等我娶了老婆生了孩子,咱们家里就会热闹起来。”

心里却想到了上辈子自己刚出来打工那几年,都没有回家过。

那几年每一次过年都是他爸一个人过,一个人做一大桌子菜,一个人供奉先人,完成那些仪式,然后一个人吃这一桌团年饭。

想着就觉得自己当初太不懂事了。

更认为这辈子要好好的补偿。

只是别的东西可以补偿,想要热热闹闹的过个年这件事情,现在他没办法补偿。

很多东西可以买到,但是亲人没办法买到。

就算他在到达结婚年龄之后以最快的速度结婚并且生孩子,那也得两三年的时间。

现在也只能这么说说。

吃完团年饭,下午又上山祭拜严鑫他妈,在坟前又除了一遍草,点上香烛,放下贡品,跪拜如仪。

在母亲的坟前,严鑫对他爸说道:“明年清明,我争取能回来扫墓。”

严爸倒是挺希望儿子回家的,不过还是说道:“能回来最好,但是也要看有没有时间,不要耽误了工作,这边还有我呢。”

“时间还是能够挤出来的。”严鑫道。

“那就好。”严爸道。

严鑫又问道:“等明年我将欠的钱都还完了,是不是可以考虑给妈修一个墓立一块碑?”

严爸盘算了一会儿。

他当然也希望妻子的墓能够修起来,这样就能够存在更长的时间,提醒着这个世界,在那一块地方有那么一个人长眠于此。

一个人生命的终结还不能算是真正的死亡,只有当其存在的痕迹全部都被抹杀掉之后,那才算是真正的死亡,就好像从来不曾来过一般。

修墓显然能够让这一堆黄土以坟墓的状态存在更长的时间。

只是,他又不希望修墓这件事情影响到儿子现实的生活。

——修墓还是需要花一点钱的,便宜也要几千块钱,贵的就不好说了,可以贵到比他家现在的房子更贵。

犹豫着说道:“这两年还是没必要吧,等你结婚生孩子之后再来修墓立碑,将你孩子的名字也刻上去,那样你妈地下也会安心。”

严鑫道:“碑可以先不立,但是我们可以先把墓给修好。”

土堆起来的坟容易塌掉,而且这山上的野草藤蔓等等发展得太快了,每一次过来都要花很多的时间来清理。

要是修一个墓,那就容易清理得多了。

还可以留出一部分地方种上柏树,让环境更好一些。

——一想到母亲长眠之地如此荒芜,严鑫心里就有一些过不去。

没有钱那就没办法,有了钱,就应该适当的改善一下环境。

“那行吧,”严爸道,“等你还完债了就给你妈修一个墓。”

父子二人下山,一路上也遇到了几家上山祭拜的人,有不认识的,也有认识的。

认识的都很热情的给这父子二人打招呼,还有人问严鑫是不是真的开了车回来,严鑫还是用忽悠他爸的那一套话术来忽悠别人——车不是他自己的,是借的老板的车。

他发现,这一次回家过年,遇上的乡亲态度都变得热情了很多。

也不知道是因为他家里盖了个小别墅的缘故,还是他开着车回家的缘故。

反正在别人眼里,他成为了一个有出息的人。

有遇上一家人,家里正有在家待业的年轻人,还问严鑫在哪里上班,公司还要不要员工,希望严鑫能帮忙介绍一份工作。

严鑫可不想惹麻烦,只能说公司现在不缺人,暂时没有招聘员工的想法,他也没有办法帮人介绍工作。

不过他还是推荐了冯晨的家装公司,表示冯晨的公司需要工人,有没有装修经验都不要紧,只要吃苦耐劳,肯学习,就可以去那里上班。

还表示累是有点累,不过一个月也能拿到两三千块钱的工资。

——在07年,一个月能拿到两三千块钱的工资,已经很不错了。

只是跟他说话的人听到要做那样的工作,顿时就没有了兴趣,大概是觉得装修的工作太累了。

这样严鑫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回到家时,时间都已经下午三点多,父子二人也没有做别的,就一边看着电视一边聊天,顺便吃吃零食。

就只有两个人,也做不了别的什么——哪怕是斗地主都还差着一个人。

他们心里都有一个念头——人太少了,在这大过年的一点,过年的气氛都没有。

别的时候倒也没什么。

可这大过年的,别人家都在热热闹闹的过年,一家团圆,欢声笑语。

就他们家,只有父子二人,再怎么热闹都热闹不起来。

除了把电视声音给弄大一点,好像再没有什么热闹的方法了。

不过,除夕这天,电视里面倒是挺热闹的。

父子俩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严鑫又在QQ上和人聊天。

和冯晨聊了几句,互相问了一下这团年饭都吃的些什么。

冯晨还告诉严鑫,他和阮梦瑶两个人每个人给冯曦包了五百块钱的红包,作为压岁钱。

然后,他爸妈又各自给了阮梦瑶五百块钱的压岁钱。

算起来,最后得利者,就是冯曦。

他们小两口算是打平了。

严鑫就忍不住问:“那你爸妈给你妹压岁钱没有?”

冯晨:“给了,十块钱。”

对此,严鑫很是无语。

感觉这五百块钱和十块钱的差距也未免太大了一些。

虽然未过门的儿媳妇比女儿要尊贵很多,但压岁钱上面也不应该有这么大的差距。

不过他也有点幸灾乐祸的感觉——事实上冯曦已经很有钱了,只是她父母不知道而已,现在她父母对她的态度越差,以后从她那里得到的好处也就越少。

冯曦又不是小孩子了,这种差别对待,她会记在心里的。

上辈子那是没办法,没有冯晨,冯曦只能独自承担起给父母养老的责任,这辈子可不是那么回事。

也不知道等他们明白过来之后会不会后悔。

此外,还和陈力聊了一会儿。

陈力已经带着梁薇回了老家,这一次是真的衣锦还乡。

在家里是一个被嫌弃的人,觉得很不长进,在亲戚里面也被人看不起,经常作为负面典型被拉出来熘。

这才出去一两年的时间,就开着奔驰,又带着个年轻漂亮的女朋友回来了,可以说是完成了一种完美的逆袭。

陈力昨天到的家,在这之前都没跟他父母说过自己开车带着女朋友回来的事情。

这一次回去,让家里人和邻居们都震惊了。

他讲述了他回家后所引起的轰动,文字中的欢乐是掩饰不住的。

他还说这一次买了一万多块钱的烟花爆竹,准备好好的奢侈一把,让周围的人都知道他陈力已经混出来了,让那些曾经看不起他的人看清楚,谁才是真正的强者。

说这些话的时候,严鑫好像在看《斗破苍穹》那个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故事一样。

心里想着:“如果他现在再写这个小说,应该会更加的精彩。”

陈力没有掩饰自己的快乐,也没有掩饰对那些看不起他的人的不屑,其中还包括他的父母和兄嫂。

这也让严鑫明白到,这家伙的家庭关系真的不好,也难怪去年过年就没有回家。

陈力还向严鑫表示,他在家不会待多久,等把需要装的逼都装完了,就会和梁薇一起离开,继续他的旅行。

这一次应该是他最后一次回老家过年。

至于以后跟家里人的联系,大概就是电话联系了。

不过他也表示,该尽的责任还是会尽的,以后会每个月给家里寄一些钱,算是回报父母的养育之恩。

至于亲情什么的,他表示他自己没有感受到,所以也不会回报。

也不知道当初在家是受到了多大的嫌弃,反正现在字里行间,还是有着一股掩饰不住的怨意。

严鑫也没有劝他什么。

各人有着各人的遭遇,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

无原则的劝人善良,其实也是一种恶。

他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和陈力说:“你明年要是不回老家过年的话,可以来我家过年,感受一下我们这边过年的气氛。”

一般做客都不会到别人家过年,不过陈力不在乎这个,当时就答应了:“没问题,反正我到哪里都一样。”

看到他这样的回复,严鑫心里想着:

“这下妥了,明年过年不会像今年这么冷清。”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我只是个小人物 丑妃虐渣不从良 做媒这一块,我谁都不服
相关推荐:
来地球,都文明点!惊悚电影:我的怪谈剧本杀大道韶华重生之家在东北美漫世界黎明轨迹诸天:重回九零四合院:采购员的悠闲生活[综漫]真心话大冒险综漫之天命觉醒综漫之无限混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