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八十一章 掉色儿(打滚求月票)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三阿哥也想哭。

九阿哥在旁边,倒是自己尴尬了。

这不是当二姐私下里跟三哥问么?

他现在要不要走远些?

可这一动地方,显得心虚似的,也别扭。

三阿哥望向旁边的九阿哥。

荣宪公主跟着望过来。

九阿哥忙道:“三哥,方才咱们猜的也未必保准,别将二姐拐沟里了。”

他就是想到自己家,觉得之前可能误会了,觉得如果真是马家人的罪孽,或许迁怒不到荣嫔身上。

荣嫔是马家女不假,可是入宫四十来年,生了六个儿女,远近亲疏汗阿玛心里应该有数。

郭络罗家三官保犯了大罪,可是汗阿玛也没有迁怒到自己娘娘身上。

这降位也好,封宫也好,都是针对着荣嫔。

那应该还是荣嫔自己有过失。

荣宪公主看着三阿哥道:“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对的,你仔细跟我说说。”

三阿哥莫名地想到了大前年的北巡,脑袋耷拉着,道:“我觉得应该是大前年,在围场,马家的堂舅给了我一包蜂蜜麻花……”

然后,他又说了后续,那包蜂蜜麻花通过他的手,送到大阿哥处,引来豢养的饿熊。

三阿哥想起此事,后背鸡皮疙瘩一下子起来了。

当时他还以为是意外,可要不是意外呢?

额娘,残害皇子?

荣宪公主听出其中不对,这是有人将马家人当枪使。

针对的是大阿哥,那幕后之人不用猜,除了索额图再无旁人。

怪不得索额图处死,直接谋害皇子,这触碰了皇父的底线。

至于说额娘害大阿哥,那才是无稽之谈。

但凡额娘有那个谋略跟心机,也不会资历最老、生育最多,却是沦为四妃之末。

“前年年初,马家、乌雅家、章家、卫家这些戚属人家子弟都从御膳房调出来,这个二姐你是晓得,去年因会计司窝桉,又查出广储库弊桉,牵扯到毓庆宫管事贪墨,又涉及御膳房往年账目,马家入慎刑司,舅母自戕……”

三阿哥说着,觉得头皮发麻。

这些戚属子弟,不单调出御膳房,还调出护军营。

荣宪公主的注意力却放在“毓庆宫”上。

早在回来之前,她也想过生母到底什么过失,使得皇父不顾她跟三阿哥的体面,非要重罚。

当时的猜测,就想到两个可能,一是与惠妃、宜妃相争,且是过错无礼的一方;二就是跟毓庆宫对上,有不恭敬太子之处。

可是听着三阿哥的话,否定了前一种猜测。

那剩下的,就只有第二种可能了。

舅母自戕,这是自己给自己灭口,掩藏的事情比死更可怕。

知母莫若女。

荣宪公主晓得生母的秉性,为人有些小毛病,对儿媳妇略显刻薄,可是那也是有前因的。

三阿哥的庶子生一个折一个,让人不得不多想。

至于害人,额娘没有那个心眼。

可是兔子急了也咬人,既是插手毓庆宫事,那额娘指定有原由。

荣宪公主望向三阿哥,有什么罪名是要瞒着其子的?

三阿哥不是小孩子,都二十好几了。

既是皇父没有告诉三阿哥,那就是笃定三阿哥晓得了有害无益。

荣宪公主不再问了,哑了嗓子道:“别耽搁了,先赶路吧!”

这里距离畅春园还有三十多里地,还要再走一个时辰。

荣宪公主上了马车,吩咐长史继续出发。

三阿哥跟着,道:“二姐,要不弟弟陪您说话?”

荣宪公主摆摆手,道:“明天再说。”

她还是打算先见皇父,听听皇父的说辞……

三阿哥觉得荣宪公主的反应不大对,又想不到哪里不对,眼见着九阿哥上了马车,忙跟着上去。

九阿哥原本一人独坐,见三阿哥进来,不情不愿地让了半拉位置。

他们来迎公主的队伍掉转方向,在前头领路。

“九弟,你瞧出二姐的反应没有?她是不是猜到了,不想告诉我?”三阿哥问道。

九阿哥转过头,看着三阿哥不解道:“三哥您瞎担心什么呢?同胞姐弟,嫔母的事情必要知会了三哥的,不会瞒着的!”

三阿哥皱眉道:“可是二姐瞧我那眼神,跟看大傻子似的,难道她是担心我嘴不严,晓得了什么露出去?”

九阿哥道:“想多了吧,二姐才是稀里湖涂的,应该是看您也不晓得,才没有继续问,反正今儿就到京城了,回头御前问问应该就晓得缘故了。”

三阿哥摇头道:“没有那样的道理,要是汗阿玛乐意说,不是当早告诉我了?没告诉我,那应该也不会告诉二姐。”

九阿哥嗤笑道:“三哥,您这话多少有些没有自知之明了?二姐是长女,汗阿玛亲自教养的宝贝闺女,是你这十八分之一的儿子能比的?”

要说皇子这里,还能得到皇父的慈爱。

那公主之中,只有排行靠前的几位得过珍爱,后头的皇女在宫里悄无声息的。

得到珍爱的公主中,荣宪公主就是头一份。

三阿哥差不多明白了九阿哥的意思,想了想没有反驳,而是道:“自我额娘出事,二姐上了三封折子求还朝,前两封都驳了,第三封却是准了,汗阿玛这是打算告诉二姐内情了……”

说到这里,他很是沮丧。

只是二姐嘴巴很严,未必会告诉自己。

九阿哥见三阿哥的情绪低沉,也能理解。

换了他这里,要是宜妃出问题,那他也会探究到底。

只是三阿哥跟自己还不一样,自己上面有哥哥,下头有弟弟。

三阿哥却是荣嫔唯一长成的儿子。

九阿哥就劝道:“别的不说,三哥要记得您是嫔母的依靠,嫔母眼下日子有人照拂,全是因为膝下有三哥的缘故,所以您非要追查嫔母之事,也当三思而后行,别将自己搅和进去,汗阿玛可受不得儿子忤逆。”

三阿哥看了他一眼,叹气道:“真是万万没想到,有一日最不稳重的你居然劝我稳重……”

九阿哥带了得意道:“我早先是小,才喜怒随心的,现在做事,都成竹在胸、游刃有余……”

*

清溪书屋。

到了正午时分,膳桌摆了上来,康熙却没有胃口。

他看了眼座钟,心中估算着从昌平到海淀的距离跟时间。

以荣宪公主的性子,今天中午到了昌平不会直接歇下,会直接到海淀。

那样的话,就要下午到了。

康熙有些迟疑,是今日直接见,还是叫人传话让公主先去公主别院休整。

对于荣嫔的处置,他自诩已经念着旧情与一双儿女的体面,处置的极轻了。

否则的话,只要将荣嫔的真正罪名公布出来,荣嫔不单要废位,性命也未必能保全。

可是真正要面对女儿的时候,准备着将真相告之的时候,他又生出忐忑来。

荣宪公主会不会觉得他无情。

荣嫔为他生育六个儿女,又是最早伴驾的嫔妃。

梁九功在旁,看着放凉了的膳食,不知道该劝不该劝。

康熙已经吩咐道:“给御膳房传话,准备韭菜鸡蛋水饺,再用洞子菜做几盘小菜。”

梁九功应了,下去传话。

康熙重养生,即便没有胃口,也用老鸭汤泡了半碗饭吃了,叫人撤了膳桌。

梁九功也传话回来。

康熙问道:“内务府收拾阿哥所没有?”

梁九功道:“听说九爷吩咐收拾了,备着太后娘娘要是留公主说话好方便歇脚,就在北三所。”

康熙又道:“回头将御前的分例拨四成过去……”

梁九功应了。

畅春园外,荣宪公主的马车队也到了。

她已经是嫁了外藩的公主,陛见都要先请旨。

就由九阿哥跟三阿哥先进园子请旨。

九阿哥想起了恪靖公主还朝之事,也是车驾先到畅春园请见,但是汗阿玛没见。

今天汗阿玛会见么?

九阿哥走到清溪书屋外,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手。

荣宪公主是长手指。

今天迎接公主的差事是两人,三阿哥为长,九阿哥就不吱声了,跟在三阿哥旁边。

三阿哥已经听过九阿哥的劝告,情绪稳定许多,请了安后,说了公主车驾在园子外候见之事。

康熙立时望向梁九功道:“代朕迎公主进来……”

梁九功应声下去。

康熙又对魏珠道:“叫人给膳房传话,两刻钟后上膳桌,公主这个时候到,应该是还没有吃午饭。”

虽说早预料到如此,可是九阿哥还是有些不舒坦。

同样是公主,却是天差地别。

跟荣宪公主与温宪公主相比,恪靖公主成了小可怜。

三阿哥没想到二姐会这样有体面,连带着他们好像都要沾光。

御前赐饭,这也是体面了。

三阿哥松了口气,汗阿玛这样看重二姐,应该不会迁怒到二姐头上了。

康熙这个时候才看着两个杵着的儿子,摆摆手道:“行了,你们也辛苦半日了,跪安吧!”

九阿哥:“……”

三阿哥:“……”

康熙见他们不动地方,道:“还有什么事情要禀?”

三阿哥摇头道:“没了,儿子这就退下。”

九阿哥也跟着出去,眼角的余光看了眼窗户下姜山。

这爱子掉色儿了……

*

小外甥女在,下午出去了,今天先到这。

下一更8月15日中午12点左右。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我只是个小人物 死灵法师只想种树 做媒这一块,我谁都不服 巨星从港娱97开始 丑妃虐渣不从良
作者雁九其他书: 大明望族 红楼之开国篇 天官 重生于康熙末年
相关推荐:
每天一个虐诡小技巧!港综:大佬擎天柱,我只想揾正行士兵突击之侦察尖兵开局获得龙象般若功重生虐渣:黑料影后又杀疯了修仙:我能在诸天轮回诸天反入侵:开局水滴怼脸淘汰当天,我和天后结婚了让你去入职,你顺手破个杀人案?诸天:从西红柿首富开始穿梭万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