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五章 奇异诡谲之最,生生不死经!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神炎熊熊,焚天煮地。

顷刻间。

铁棠探出界域的半截右臂血肉蒸发,只留焦黑骨头,微风拂过,化作骨灰四下飘散。

涅槃之炎仿佛能够触及元神,顺着右臂宛如毒蛇要继续蔓延至铁棠全身。

只不过一切动静,都止步于那无形界域的界壁之上。

铁棠不死心,催动体内浩瀚生机,右臂肉芽萌发,新的手臂还未彻底成型,就引来了滔天烈焰。

滋滋滋滋……

肉香伴随轻风,送入铁棠口鼻,竟也勾动了肚内几条馋虫。

“我的肉若是论质感、鲜嫩、肥美……理应也是天下一等一的好吃,不会比什么天才地宝差了,还真想……

呸呸呸,险些入了魔!”

拂去杂念心思,铁棠收回残缺右臂,没有再加以试探。

很显然。

前方三步开外,已然是人间禁区。

连自己的肉身都难以抗衡涅槃之炎,其他人前来也是送菜,除非有专门克制这种神炎的至宝、仙兵。

“梧桐林海就在眼前,此地距离真正的神凤玄胎,至少还有八百里之遥,理应不会触动什么禁制。

只是——

这涅槃之炎本身就是天下无双的防护手段,我该怎么过去呢?”

铁棠在原地踱步沉思,不时分出鲜血化身,施展各类神通,试图瞒天过海,却没有一种武学道法能够成功。

蓦然间。

他一摸胸膛,从怀里掏出了一个三寸大小的玩偶,随手丢在了地上。

这玩偶落地就长,很快化作十丈大小,四蹄生焰,周身冒火,同样是火中行家。

封诊司创造的火麒麟!

火麒麟虽有不弱于仙神之力,但对于如今的铁棠已无大用,是以很少会想到它。

“小火儿,你的本事,能否抵挡涅槃之炎?”

哼哧~

火麒麟打了个响鼻,神色不惊不喜,看不出真实心思。

铁棠当即弹出一滴血,变成火麒麟模样,然后走入了那莫名界域之中。

哧啦!

三息不到,鲜血化身变成了灰尽。

不过这瞬息之间出现的涅槃之炎,让火麒麟一双赤眼愈发通红,四蹄甩动不止,恨不得立即冲到前方。

“哦?像是有戏?”

“你可得小心点,别走太快,先试试,不行就退回来。”

火麒麟虽是人造之物,可封诊司的手段宛如鬼斧神工,让这种战争利器拥有了不低的本能与智慧。

它能理解铁棠的意思,便尝试着迈出前蹄,跨入了界域之中。

哧啦!

赤焰蒸腾,与火麒麟自身的火焰融为一体,看起来似乎极为融洽。

“好!”

铁棠一拍手:“你去截一小段梧桐木回来就可,不要多生是非。”

火麒麟当即四蹄舞动,御火而行,几个瞬息之间就来到了梧桐林海。

那梧桐木本就坚韧,再加上此地乃是神凤栖息之地,这些梧桐木沾染了神凤气息,得了神圣之力,如同百炼钢、千锻铁,轻易根本无法折断。

仅仅十息不到,铁棠脸上的笑容顿住了。

他感应到火麒麟的气息在飞速下降,它全身仿佛冰山溶解,鳞甲、皮毛逐渐消融,显然并不能完全抵达涅槃之炎的神力。

“封诊司打造的火麒麟,能够做到这一步,已经是匪夷所思,倒也不能希望太高了。”

铁棠朝着火麒麟大喊:“小火儿,别勉强,不行就回来吧!”

听到他的呼喊,火麒麟犹如孩童来了脾气,特意要证明自己一般,张开血盆大口,狠狠咬在了一小截枝干之上。

铛!

有响亮的金铁交击声传出,紧接着是树枝躯体撕裂的声音,最后是尖牙利刃崩碎的响动,剧烈无比,听之让人牙口发酸。

神木虽韧,难敌恒心。

火麒麟咬着小半截断裂的枝干,欢天喜地朝着铁棠走来。

可是恐怖的景象诞生了。

之前它靠着自身特殊的构造,加上堪比仙神的实力,也只是勉强能够走到梧桐林海。

经过这番时间折腾,涅槃之炎已经彻底攻陷了它周身体表。

原本不过百步之距,此时宛如天涯海角。

在铁棠的感应之中,火麒麟的躯体越走越小,像是暴露在炽烈大日之下的寒冰,在飞速溶解。

一直走到距离界域仅有二步之际,火麒麟只剩下了一个头颅,咬着半截树干缓缓爬行。

噗哧~

一缕赤焰跳动,将火麒麟剩下的最后残缺也焚烧殆尽。

“小火儿……”铁棠感到了一丝悲伤,尽管火麒麟并不能算是一头真正的生灵。

啪嗒!

火麒麟身陨之地,除了那小半截梧桐木之外,还有一块红彤彤的宝石留了下来。

涅槃之炎并没有将之烧毁,或是说无法摧毁。

三步之距,十丈不到。

铁棠却反反复复,施展了各种神通,不断催生新血,还耗去了体内三分之一生机,才最终将那小半截梧桐木与火麒麟留下的红宝石拿到手中。

他反复摩擦火麒麟留下的遗物,并探出仙力查询,但并不能识破此物到底是何物件。

“这应该就是火麒麟最核心的秘密了,有了它,也许可以让封诊司出手,重新复活小火儿。”

铁棠在自身紫府开辟了一个位置,小心翼翼将那红宝石放入其中,等待日后。

接着他又拿起那二尺长短的梧桐木,五指紧握,反手一拧。

这条让火麒麟崩碎了满口利牙才咬下的梧桐木,直接被他拧成麻花。

内里蕴藏的汁液也顺着枝干流了出来,滴到铁棠黑黝黝的两个空洞之中。

梧桐木的汁液通体赤红,晶莹如血,入体却并没有想象中的灼热,反而清寒、甘冷,像是夏日幽泉、秋日飞霜。

原本附着在铁棠眼眶附近的焦黑开始退散,一缕缕神秘纹路化作凤影飞出,转瞬又消逝于空。

小半柱香后。

铁棠双眼位置变得比之前更加恐怖!

布满血丝,黑白闪烁,筋肉蠕动,一滴滴血液在构建新的神目,如鬼似魅。

片刻之后。

唰!唰!

铁棠眼皮眨动,昏红映眼,光明再现。

“终于又能看见了……”

失而复明之后,他并没有丝毫停留,立即左手结印,右手化作剑指,在眼眸附近勾勒符文道箓。

“日月神童,开吾法眼,昊天大日,俯我真灵!”

之前他施展童术受创,那是被涅槃之炎偷袭导致,完全没有防备。

而现在却不同了。

他要好好看看……这方世界到底是什么地方,神凤到底是不是还活着。

世间若论火道之精,神凤的涅槃之炎的确是世间最为顶尖的无双手段。

可铁棠施展的法门,同样精于赤焰大道,乃是出自天皇燧人氏开创的《昊天大日图》。

有昊天大日的图腾纹相助,日月神童仅仅只是观望一二,没道理对付不了这些涅槃之炎。

铁棠紧闭左眼,右眼圆睁,一轮大日从他童孔飞出,火红光芒四射,通体遍布幽黑的图腾纹。

涅槃天真正的情景出现在铁棠眼中。

暗红!

一片暗红,仿佛此地是鲜血粉刷的地面、虚空。

在他前方是茫茫无尽的梧桐林海,至少有数千、上万里辽阔。林海的中央位置,有一团熟悉的巨大黑蛋伫立其中,不显一丝神异。

“真的死了么?”

即便借助日月神童之力,铁棠也无法窥破混沌玄胎的虚实。

在他的感应之中……

那就是一枚死胎!

至少该有的生灵气息他没有察觉,且与自己,与风成道涅槃之际的景象,都有很大不同。

“周围似乎并没有多少人迹,也看不到什么禁制、阵法,是我眼力低微么?

除了涅槃之炎之外,神凤的混沌玄胎好像就没有任何护卫手段,它难道不怕在涅槃之时受到侵袭?”

铁棠想不通,目光随意扫视,察天观地。

勐然间。

他像是察觉到了什么,立即收回日童,闭上双眼,不敢在看。

“我明白了……”

“整个涅槃天……都是神凤的前身残躯,有这个前身镇守,想要在涅槃天伤害到神凤的混沌玄胎,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除非是令它受伤,逼得它不得不涅槃的那些存在来到此处,才有可能做到。”

铁棠越想越是后怕。

这涅槃天并非死物,绝对有着属于自己,甚至可能是神凤的灵智。

自己如今在它‘体内’,那是真正的生死不由人。

“难怪我只是在外界看了一眼,都会引来涅槃之炎的袭击,可能就是神凤察觉到我的实力远超寻常不死境,下意识进行了反击。

这么看来……玉面鼠那番‘专杀天才’的说法,倒也不算错。”

他没有再看,掉头就走,生怕因为对混沌玄胎的过多窥视,依赖了涅槃天的攻势。

可以肯定。

一般的仙神霸主,绝对无法抗衡涅槃天,更别说自己了。

来时一步半响,归途却是极快。

重复光明的铁棠,目光所至,一应虚实难逃他的法眼,只花费了小半株香不到,他就重新与风冰瑶等人汇合。

“这是……搞什么捆绑游戏呢?”

“铁棠,快救我,他们疯了。”玉面鼠仿佛看到了救星,双眼不自觉流下两行清泪。

此时的他要多惨有多惨。

四肢、脖颈都被硬生生折断,且都扭曲成极为诡异的姿势,整个人变成了一颗肉球。

真正字面意义上的肉球!

应柔瑾与龙榆、李遥三人踢得不亦乐乎,只有风冰瑶与怀玉荣在一旁围观。

看到铁棠回归,几人都停下脚步,兴奋地奔走过来。

“大人,你没事了?”

“亏了我一头小火儿,方才勉强折断一小截梧桐木,你们这是做甚?”

龙榆指着玉面鼠道:“这厮不老实,奸诈油滑,我等只是给他一个教训。”

铁棠笑笑:“算了吧,他倒也没骗我,那梧桐木汁液的确有奇功,况且日后真要论起因果来……你们可挡不住!”

听到这里,风冰瑶总算来了兴致,上前将玉面鼠骨骼一一复位,好奇问道:“你真看穿了他的来历?”

应柔瑾也是补充道:“刚刚风姐姐揭了他的面具,下面什么都没有。”

“怎么没有?我下面有的,你才是没有。”玉面鼠刚复原没三息,嘴巴又开始了。

风冰瑶听到姐姐这个称呼,顿时柳眉一簇,看了应柔瑾一眼,但最终并没有说什么。

若论真实年纪,在场众人之中她才是最小的,甚至铁棠都比她大上一两岁,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

虽然大家在外都号称天骄,可天骄与天骄之间,显然也是有些不同的。

铁棠得知了涅槃天部分真相,心神紧绷,不复先前的自在如意,也没功夫计较其他事。

他一把封印了玉面鼠那令人讨厌的嘴巴,方才徐徐说道:“他到底什么来头,我也不知,但想必极为厉害。”

“你怎么跟他呆了一段时间,也学会说废话了?”风冰瑶有些不满。

铁棠继续解释:“其实十年前我就有了一些把握,但直到之前他说出自己没有不死印记,我才彻底印证了之前猜测。

他如今算是一种……嗯……很奇特的存在,怎么说呢?

现在的他并不是一个能够独立的人,也许称呼为化身、分身更合适。

因为他真正的本尊……修炼了一门旷世奇功。

这门旷世奇功我之前曾经在某个密地见过,但却无法学习半点,如今想来,应当也是一门极为强大的旁门道统。”

风冰瑶好奇道:“什么功法让你都自认不如?”

玉面鼠修炼的功法,铁棠在雷劫之地遇见过,也是少数几种他见到了,依旧无法学会一点的法门。

“我可没自认不如,只是当时见到这门旷世奇功的我,还没有开创道统,修为也非常弱。

这门功法修炼起来极为复杂,有十转三十三世百年千劫万难的历练,是我见过最为繁杂、艰难,且风险最大的功法。”

铁棠说到这里,被堵住嘴的玉面鼠急到跳脚,蹦到他眼前不断挥手,却始终说不出话来。

“这会知道急了?嘴皮子还贱不?”铁棠打趣道。

玉面鼠头颅摇得跟泼浪鼓一样。

啪哒~

铁棠打了个响指,解开了他的嘴巴封印。

“别说了,别说了,这个真不能说,你说了你也可能会死,你死了其实也无所谓,关键是你还会连累到我。”

玉面鼠是真急了,满头大汗,脸色涨红,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不安地来回踱步。

“什么叫我死了无所谓?我管你背后是天王老子,真要杀过来,我第一个拿你当人质。”

“可拉倒吧,我在他心中,恐怕连蝼蚁都算不上,拿我当人质屁用没有,无非是大家一起死罢了。”

风冰瑶此时也听出了一点眉目,想到了一门传闻中的功法。

“莫非是《生生不死经》?”

玉面鼠一呆,铁棠一喜:“哦?你也知道?”

“听我师尊点评天下功法之时,这个法门在我心中印象很深,只是我没想到会有人去修炼这个功法。”

三个人在那打哑谜,听得龙榆、应柔瑾四小抓心挠肺,就是不得真相。

“大人,这功法到底有何神妙?”

玉面鼠一把伸手堵住了龙榆嘴巴,又看向铁棠:“你不许问,你不许说!”

“说一下不会死,你这么怕干什么?”

铁棠不管不顾,就地盘坐下来,让其他人也坐下,慢慢给他们解释。

“生生不死经,法如其名,炼成之后,想死都难,不死印记在这门功法之前,也只是小巫见大巫。

它最奇特之处,便是可以分出数十上百,如果自身需要,甚至可以分出上千、上万分身。

这些分身可不是我们修炼的分身,他们可以修炼,也不受本尊限制,他其实都可以算是真身。

而且只要有一个分身存活,哪怕是其他化身,包含本尊都死了,他照样能活。

你们体会到这门功法的恐怖之处没有?”

李遥算是四小当中比较愚笨的了,但此刻一听,也下意识叹道:“这岂不是真正的不死之躯?

这么多化身,谁能杀得完,等于是永远不死,这不符合常理吧?

若是真有如此强大的功法……世人哪里会修炼其他法门,连我都想试一下了。”

铁棠点点头:“我第一次看见,也是这么想的!不过世间又哪有真正的无敌法。

这门功法有着很大的缺陷!

前面说过,这门功法有十转三十三世百年千劫万难之称。

十转,则是要修炼此法成功十次,意为十全十美,超出了天道设立的九为大道之极的限制。

可以说这门功法一开始,就已经是逆天而行。

三十三世,则是代表至少需要分出三十二个分身,包含本尊在内,共有三十三世身的磨难。

百年则是最为艰难的限制,代表前面十转的每一转,都需要在百年之内修炼成功。

这一条,几乎就堵死了世间九成九的人。

千劫万难好理解,完成起来也不算难,甚至可以说是最简单的一项了。

如果舍得下狠心,分出上万分身,每个分身渡过一次灾难,就可轻松达成。”

应柔瑾捋了捋秀发:“听起来……好像也不是完全没有机会,除了百年限制太过苛刻,其他几条都还好吧?”

“嗬,你这么一听,自是还好,不过应姐姐有一点不知……”

风冰瑶加入了战场,还以颜色之后,朦胧的凤眼第一次流出了罕见的畏惧之色。

“这门功法最大的缺陷……就是本尊分出来的每一个分身……都有自己独立的意识!

本尊,也只是名号好听,其实也就是第一个分身。

其他分身,也可以成为本尊!”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我只是个小人物 丑妃虐渣不从良 做媒这一块,我谁都不服 巨星从港娱97开始 死灵法师只想种树
相关推荐:
我编的假预言竟然都成真了?诸天科技之路卡牌:我的纸片人新娘养成计划我在大晋超度亡灵一百年惊悚求生:开局嫁衣新娘来敲门手机修仙游戏被我具现了九叔:开局买制裁,僵尸整不会了洪荒:我食铁兽,被后土偷听心声贞观悍婿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