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带走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汪大小姐,跟我们走一趟吧!去巡捕房说说清楚!”

任连生让两个巡捕上去一人押着一个,让汪凤夫妻去巡捕房。

“凭什么?还有没有王法了?我要告到公董局,你们上下勾结,诱拐涉世未深的女青年,我要告到上面去,我要到报馆找记者!”

汪凤当即咆哮,唯一的理智就是继续威胁,唯有如此恐怕才能保得周全。

按理说她的想法没错,一般的探员确实没那么大财力,汪素不管采取什么手段弄来的这套宅子,肯定都不清不楚。这事情只要一曝光,牵连出的后果必定很严重。

只是她没想到,正因为如此,才让任连生和老洪包括汪素在内忌惮不已。原本以为恐吓一番就能吓退,没想到何兆清是很快认了怂,但是汪素的这个姐姐着实不是个省油的灯。

究其原因也很好理解,别看她表现的好像歇斯底里浑然不顾,其实心里有底。毕竟自己是二妹的姐姐,这事情从头到尾都和她有牵连,房子是名义上她的,巡捕房的人是她喊来的,只要二妹一句话,自己肯定啥事都没有。

所以她心里有依仗,觉得妹妹完全不敢拿自己怎么样。所以用非常英勇的姿态进行着抵抗,其实换个场合,当事人里没有她的妹妹,她的表现不会比何兆清强到哪去。

但是她实际上还是弄巧成拙了。蒙索洛夫手里的这些房产,因为时间关系,任连生还没来得及做好过户手续,比如房契地契这些手续还没办好。

民国时期的房产交易手续也是比较繁琐的,需要先立契约,注明房产地段和计开,比如:坐落:xx路,房宅间数:xx间,地亩弓步(假设):南北阔十一岔四寸七,东西阔二十步,四至:东至xxx,南至xxx,西至xxx,北至xxx。

中人:xxx,证人:xxx,如果有见证代笔还需要注明代笔:xxx,然后各方签字画然后再去缴纳税费等等才可以完成这整个步骤。

任连生要办这种事,接着他以前包打听出身,现在又在巡捕房,自然是非常顺利的,转到刀疤名下一点问题没有。只不过就这两天的功夫还没来得及去办理。

如果汪凤出去真把这事闹大了,捅到报馆或者公董局,这事情不是他能捂得住的。所以任连生和老洪看了看,又看了眼汪素。

其实原本就是吓唬吓唬汪凤就算了,只要她服个软以后不骚扰她妹妹也就自然没事了。但是汪凤这一番话说出来,就由不得他们马虎。

几个人谋划的事情,如果被汪凤这么一捅而败露,几个人都要倒霉。而且肯定顾楫是首当其冲,作为他们的直接上司,起码要领受一个驭下不严的干系。

以他们看汪凤的泼辣表现和何兆清的拆烂程度,并不是做不出来这种事的人。

汪素也是知道这事情的严重程度,看到他们转过头来看自己,显然是需要自己表态了。毕竟他们是顾忌着自己是他们的妹妹,而不好意思直接下狠手。

私心里来说,她也觉得把自己姐姐拉到巡捕房里这手段过于严厉,单单是何兆清也就罢了,尤还有自己的姐姐,而且还怀着孕,这就让她更是觉得下不了手。

但是万一汪凤出去一顿胡说,跑去报馆用上租界探员勾引年轻文员,重金顶下豪宅包养女下属等等噱头,报馆那些记者肯定犹如闻到了血腥气的鲨鱼般蜂拥而至,把他们的事情夸大渲染,然后他们刚开始谋划的事情肯定要被曝光,从而败露。

她也是个果断的人,不能因为自己的心慈手软而坑害了积极帮助她的同事。原本就是出于善意给了她一套房子,改善居住环境,然后今晚又是为了她来解决处理家务事,如果最后是因为自己的原因而导致事情败露,让大家遭受牵连,她是无论如何交代不过去的。

所以,很快她就看着任连生和老洪点了点头。一边一直在观察着他们之间面色的郭惠琴,一看到自己二女儿点了头,立刻觉得不好,带着哭腔说:“老二啊,你大姐就是这个脾气,你不能和她计较呀,你还有两个侄子,她肚子里还怀着……”

郭惠琴作为一个活了一把岁数的妇人,经历了人生各个阶段,眼力见儿还是有点的。虽然不知道接下来会怎么样,但是她看到任连生和老洪跟自己的二女儿眼神的交流,知道他们是要什么决定,肯定是对大女儿不利的。

“带走!如若反抗即刻锁拿!”

任连生挥了挥手,下了命令。

其实带回去单独关押,也不会拿她们怎么样。只不过在这关押的两天里,他要赶紧把房契重新做好。到了那时再把这对夫妻放出来,到时候,如果这对夫妻还想着去举报也就随便他们去胡说八道了。

巡捕上来押着何兆清要出去的时候,何兆清躺在地上就像是条癞皮狗,抽了骨头一样死活不肯起来。真要是进过牢房的,也就觉得是那么回事。而一点江湖经验没有的也不至于怕成他这样。

偏偏何兆清也算是混过的人,听以前道上混过的兄弟说起过牢房里的可怕。听闻过种种牢头狱霸在号房里的野蛮规矩,以及对待小白脸的恐怖手段……

何兆清一想到那些就腿肚子抽筋,宁愿在这里丢尽脸面也没有勇气站起来跟着巡捕出去。

汪凤表现到是比他强了许多,主要还是仗着自己怀着身孕,料想也不敢拿她怎么样。看着何兆清的姿态实在是难堪,还好心好意的绕过楼梯想要去把他从地上拉起来。

“死开!你这个臭婆娘!”

没想到瘫软的像是一滩烂泥的何兆清看到汪凤要来拉扯自己,居然狠狠地把她的手甩到一边。

“任探员,这事不怪我,都是这个臭婆娘要拉我来抢房子的……”

“原本来了,我也想要么就住到楼下算了,她非要抢上面两间……”

“二妹夫,打了我,也是我自己不好,这事就算了,巡捕房就不去了,我们马上回去……”

何兆清是彻底怂了,不光是把自己媳妇出卖了,而且识相的承认自己那顿打找打。

“兆清,你怕他们做什么?谁都跑的了,二妹能跑的了吗?她敢拿我们怎么样。哼!”

“来,起来,我们跟他们走,看他们敢怎么样!”

汪凤一看自己男人吓破了胆,挺着个大肚子,弯下身子继续去拉何兆清。

“啪!”

谁都没想到一个大耳光抽到汪凤的脸上。打的汪凤差点没站住,还好郭惠琴在她边上扶住了她。

“你这个死女人,想害死人啊?要去你自己去,我要回去,这房子原本就是你要抢的,拉着我和你一起去巡捕房坐牢?去你妈的!”

何兆清躺在地上眼睛圆睁,指着汪凤鼻子怒骂。

“哎呀,你这小子,你丈母娘就在边上你也骂的出口?”

任连生都觉得听不下去了。不过他看郭惠琴那个样子,好像也没啥所谓。不禁心里也暗暗奇怪,心想汪翻译家到底是什么什么情况?

汪素其实此前一直是想在巡捕房隐瞒自己家里的情况。只不过后来也是想开了,隐瞒那些对自己并没有什么好处,反而活得很累。

自己的巡捕房做事,靠的也是本事,而不是什么家世。和同事的相处,如果因为她的家庭而看不看得起她,她也无所谓。

成天朝夕相处的同事之间,必要的来往不可避免。如果自己总是遮遮掩掩,未免在别人眼里很不真诚。假如自己一贯是那个样子,也很难得到同事的信任。

如果是那样的话,自己翻译这个职位根本得不到,也不可能被调到政治部,得到顾楫的器重,现在成为心腹。

所以很多事情她已经看开了,家庭环境就是如此,这是她无法避免的。她也知道这样的家庭对自己以及妹妹的未来影响都非常大,所以她才想着尽量摆脱。

她在自己有能力的情况下,并不是要对大姐一家袖手旁观。力所能及的提供援助是她早就计划好的。否则的话,也不至于她之前拿着文秘的薪水,还要出去兼职赚钱来养家。

她一个人,或者只带着妹妹,租个房子,完全可以过的不至于那么窘迫。

按照她原先的设想,如果姆妈不愿意搬过来,而是要在原来的亭子间照顾大姐,那么除了每月缴纳房租,再给她们贴补一些原来标准的生活费。

也就是从她现在的薪水里拿出一部分养着她们,剩下的钱让妹妹接受教育,自己也相应的改善一下比如服装这些出门的行头。

作为一个妙龄大姑娘,现在在巡捕房跟着同事和上级抛头露面,自己原先的衣服早就不适合穿出去了。尤其是上海这个地步,对衣着服饰的讲究程度不是其他地方人可以理解的。

这么说吧,一般的上海家庭,哪怕穷的家里揭不开锅,吃糠咽菜,只要走出家门,总是穿的像模像样,这一点和我们看黑白电影里的欧美国家类似。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感觉,同样是穷人,欧美老电影里那些穷的一样是无法形容的家庭,照样穿的比较体面,不像是我们黑白电影里,几乎都是蓬头垢面破衣烂衫。

这倒不是说咱们的就反应就是真实,人家的就是摆拍。这真的是和想法有关,有的人穷就啥都不顾了,有弄一身干净衣服的钱,不如吃两顿饱饭。有的人觉得再穷也要有点脸面,哪怕饿几顿也要活得像样。

很难说哪种心态更先进,这里只说这么一种现象,而且是客观存在的。

汪素当然不是愚忠愚孝的女人,自己赚100都全拿出来交给母亲分配。郭惠琴是什么样的人,她心里也清楚。

女孩子总是要为自己打算的,而且她还要对妹妹汪兰负责。她自己现在已经参加工作,上学这些事已经绝了念想,只是她不希望妹妹也和她一样。

通过在巡捕房工作,目前她几乎就是凭借一己之力,让汪家重新又看到了希望。让小妹可以摆脱原生家庭的困扰,进入贵族学校念书。

所以无论如何她是不可能让大姐带着何兆清再和她们住在一起,平常的骚扰就不说了,万一出点什么可怕的事情,是她想都不敢想的。

大姐已经是无可救药了,她不希望把自己和妹妹再搭进去。

至于母亲郭惠琴,她让她自己选择。她很希望郭惠琴能和她一起生活,自己可以更好的照顾到她。但是当郭惠琴考虑到大女儿以及她的孙子而决定和她们一起生活的时候,汪素也非常理解。

汪素从第一次让老洪带自己去打浦路拿字典开始,就已经打定了主意,在同事面前不做隐瞒。现在的一切虽然让她万分尴尬,但也是必须要面对的。

如果这都过不去,自己看不起自己,以后这辈子都不会有机会抬起头。

在不知底细的外人看来,她温文有礼,待人谦和,一看就是个接受过良好教育的女孩子。尤其是她的英语几乎等同于母语般流利,这不是一般的人家可以培养出来的。

所以大多巡捕房的同事都认为她出身不俗,只是又都疑惑大户人家的女儿怎么会来巡捕房工作。所以各种猜测都有,但是无论怎么猜,之前都没人想到过她的家庭会是这么个样子。

其实汪家能够在衰落后破落的如此迅速,和大姐汪凤真的不无关系。起先她撺掇郭惠琴把剩下能典卖的细软和老家的田契典当,确实是想着让何兆清做生意能让家里翻身。

只不过她眼睛瞎,不知道烂泥扶不上墙的道理。到得后来,弄的家里日子都过不下去后,她自己又开始破罐子破摔,从开始的负疚到了蛮横不负责的态度。

汪素如果带着妹妹继续和她们生活在一起,必定要被她们活活耗死,而且会有各种不可推测的灾难会发生。

“任探员,还是请你赶紧把他们带走吧,不管带到哪去,别让他们在我这里了。不早了,我们还要早点休息,明天上班呢!”

汪素面无表情对着任连生说道。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做媒这一块,我谁都不服 丑妃虐渣不从良 我只是个小人物
相关推荐:
上医至明我在四合院有个家离婚后的我真的好强玄幻:我能捡属性变强从明星野外生存秀开始法师传奇史上最牛驸马爷夜色妖娆影帝:我在电影抽技能欢迎来到七日剧本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