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截肢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老二,你和这两位长官说说这次就算了吧,毕竟是你姐姐和姐夫啊!”

郭惠琴一看到这个时候了,也是顾不得其他,赶紧上来和汪素劝说着。

“姆妈,不早了,你带着小的回去休息吧。不然晚上温度低,受凉了就不好了。”

汪素已经下了决心,不为所动。不是她心狠薄情,姐姐和姐夫的态度她之前都看在眼里。而且郭惠琴之前的表现也让她看明白了很多事情。

任连生看汪素这个态度,心里已经有了数,不禁心中大定,朝着巡捕呶呶嘴,示意把人带走。

“任探长……我是真的冤枉啊,白挨了一顿打,怎么还要被关进去?我什么也没做啊!”

何兆清不停的在那里抱怨,哭嚎。其实今天这事确实也不能完全都怪他,他最多是到了这里以后临时起意,大部分的决定都是汪凤做的。

相比起来汪凤到是利落的多,显然汪家也不出孬种。此时连自己的孩子和老娘也没多看一眼,一句废话都没有,挺着个大肚子昂首就走出了门外。

汪素不露痕迹的走到任连生边上和他交代着汪凤有孕,别让她吃什么苦头。

“放心吧,我有数的。”

任连生不是没眼力见儿,毕竟是汪素的姐姐。他早就想好了,等会把汪凤往单人牢房里一放。然后一日三餐从外面送饭菜进去,亏不着她。

一旦等房契办好了,也不怕她到外面胡说八道,最后让她写个悔过书,让郭惠琴具结担保签字画押后就可以放她出去。

至于何兆清,那就对不起了。关着十几,几十个人的号房里把他丢进去,由得他自身自灭看他运气了。只是死是肯定死不掉的,苦头肯定要吃不少。

那里面的人个个都是凶神恶煞,江洋大盗都有着不少,像是何兆清这样细皮嫩肉的小白脸进去,对那些糙汉来说也是一种福利。

两个巡捕硬是架着何兆清出去以后,等何兆清哭嚎的声音远了一些,老洪和白曼彤也和汪素告辞,白曼彤一边安慰着汪素,让她想开一些,别往心里去,其实作为她也只是敷衍地安慰,实在是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

她今天来这里其实非常尴尬。自己和汪翻译又不是很熟悉,无意之间就介入了人家的家庭纷争,而且是非常不上台面的这种事情。

如果她一句话都不说,更是显得怪怪的,只是真要开口说了,又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确实,这应该怎么劝呢?

安慰她毕竟是一家人,姐妹关系过几天就好了?可现在分明就是汪素自己把家人送到巡捕房去的。

而且看她姐姐的架势,能把汪素送到牢房里她也不会手软。这一点,从她写状纸都劝不住上就看出来了。

可要是安慰她别当回事,这样的家人就该送到牢里去住几天?貌似也不合适。毕竟人家也不一定是这么想的……

所以白曼彤真心觉得今晚不该来,小心翼翼地和汪素说了几句就不敢再多说什么了。

而老洪则闭口不提这些,只当过去的就过去了,他这个态度反而要从容一些。不作任何评判,事情都搞到这一步了还说什么呢?

他只是在临走前要汪素关好门窗,让汪素时刻注意安全。到了门外,老洪又让任连生赶紧把手续办好,早点把人放出来。任连生则表示明天一早就开始办,不过怎么也要两三天的时间。

等到他们都出了弄堂,郭惠琴竟还在屋里没走,手里抱着孩子。“你别恨你姐姐,她现在这里不怎么清楚……”郭惠琴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我知道的,不早了,你快点走吧,路上要受凉的。我去拿个毯子给小的盖上。”

小侄子前面哭累了,现在在奶奶的怀里睡着了。要是今天以前,汪素肯定会让她们留宿,她原本就想让姆妈住在这里的。只不过今天闹了这一出,她是没这个心思了。

在她心里,自己和这个家庭已经再也回不到从前了。除非自己想变成和汪凤一样,甚至让妹妹也沦落成为那样的人。如果不想那样,只有想办法摆脱她们。

而今天这样虽然心里不愿意,但是也未尝不是个好会。

郭惠琴抱着孩子没有说话,之前安静了一会的汪兰现在上了楼,楼下并没有看到她。等汪素到了楼上准备拿毯子,却看到妹妹在房间里躲着哭。

“怎么了?”

汪素皱了皱眉头问道。

“没什么,就是觉得那个姓何的害了我们一家,大姐以前不是这样的……”

小姑娘一边抽泣一边说着汪凤原来还比较正常时的往事。

原先汪素和汪兰的想法差不多,以为自己的姐姐是被何兆清带坏的,毕竟姐姐毕竟是自己的姐姐,有什么不好的地方,肯定是外人的关系。可是从今天的表现来看,也未必全是那样。

何兆清这样的人其实是没有什么主见的人,也就是那种坏也坏的很没出息的那一类。而汪凤显然更豁的出去,更为泼辣。并且在抢房的过程里,确实是汪凤从头到尾更为主动和坚决。

之前长期依靠妹妹接济生活,不但让她没有产生出愧疚感激之心,反而驱使她的心理越发阴暗变态。

人的心态很难说的清楚,以前有一句话叫“斗米恩升米仇!”大概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好了,别多想了,洗洗脸,准备睡觉了!”

汪素找出了毯子和汪兰说着,自己又下了楼,将毯子披在侄子身上盖好,将姆妈送出弄堂口。看着郭惠琴瘦削的身体抱着孩子走在马路上,一边走着一边佝偻着咳嗽,远远地传来咳嗽声,汪素一度非常想将她叫住,今晚就睡在这里,只是考虑到以后的麻烦,她终究还是忍住了这个念头。

不光如此,她已经想好以后只会以给母亲赡养费的名义对郭惠琴进行接济。至于给郭惠琴的钱她愿意怎么安排,其实汪素想都不用想,肯定是拿去贴补汪凤了。

只不过她再也不会和汪凤这一家有什么来往。之前汪凤决绝地要写状纸控告这个表现,就足以让她心寒了。倘若对这种所谓亲情还抱有幻想,那她自己都会讨厌那样的自己。

原本她还想承担原来承担的经济负担,今天以后她也不会了。每月给郭惠琴一些大洋作为女儿的赡养费用,除此之外她不会和她们再有什么牵扯了。

虽然说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但是像她家这样的大姐和姐夫,确实也不多见。这么急吼吼吃相难看的事情,一般人就算想,也不见得做的出来。

今天让她的同事领教到了,也不算是坏事,以后家庭的包袱彻底没了。自己好好工作,培养妹妹,过好自己的日子也挺好。

想到这里汪素回了石库门,关好了大门,检查了门窗,上楼后和汪兰说了一些宽心话,姐妹两也就各种休息了。

……

虹口区一间日本商社的后堂里,井上正浑身打着哆嗦,浑身像是湿透了一样皱着眉头,满脸痛苦地睡在床上。

这间所谓商社,充其量是个专卖日货的杂货铺,井上躺在后屋堆放货物的一间屋子里,里面阴暗杂乱,充满着霉味。

商社其实并不是日式形式的房屋,只是典型的中式前店后宅的形式,房屋建筑和家具陈设都是纯中式的格局。

这家杂货铺是井上在上海发展的,迄今为止少数没有暴露的联络地点之一。前面店堂也就是二十多平方,摆放着从日本进来的日用品。

店铺老板是个老牌日本特务,但是一直以中国人的身份在这做着经营活动。说着一口流利的中国话,甚至上海话都说的很好,外面人都叫他王老板。

王老板的身份掩护的非常好,甚至还娶了一个地道的中国老婆。为了不被暴露,只能把井上和另外连个手下安排在了仓库里。

井上在运河胳膊上中了一镖之后,虽然手下快速顺水而下,撑着小舟逃离了现场,之后也没人跟上追捕。但是那只镖是毒镖,在运河里井上很快就陷入了昏迷。

两个手下虽然没有足够的医学知识,但是当时那个情况,整条胳膊都乌黑腥臭,而且黑线一直往上蔓延,他们不用多想也知道这是典型的中毒症状。

于是一个手下独自撑船,另一个不停地拿出一把匕首给井上放血,匕首戳进去的地方,如中败革,一点不像是戳进活人的肌体组织,而淌出来的一些黑血,则腥臭难闻,而且血液都似乎被毒液凝固,很难流出来。

井上的手下,忠心是毫无疑问的。先是拼命用手往外挤血,最后再用嘴巴凑上去吮吸,这种做法非常有效,只是也很拼命。很快,这个救治井上的特工自己一头栽倒在船舱不省人事。

好在他的努力也不是全无用处,井上脸上的黑气明显减缓了不少,到得趁夜进了上海,抬到日侨区由日本大夫救治时,居然到了那时井上虽然性命垂危奄奄一息,只是好歹还有一口气。

只不过,医生最终还是从井上的肩窝处对他进行了截肢,井上的右手整个被大夫锯了下来。虽然这样的一个处理,则还要看他的运气,如果得了败血症或者感染,最终还是会挺不过去。

当时的消炎药和抗生素非常低级,如此大的手术,而且手术后也没有一个安全的无菌环境,感染是非常正常的。只不过现在温度还算比较低,对井上来说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如果是夏天,几乎可以肯定必定会发炎感染。

就算这样,井上每晚都依然还要经历一次发烧,一会冷一会热,像极了中国人说的“打摆子”。其实只不过是他体内的病菌在进行争夺主导地位,在这个阶段井上可谓是身不如死。

一直处在昏迷中的他还并不知道自己已经失去了一条宝贵的右手,而且是齐肩而断。这对于惯用右手进行射击和各种操作的井上来说,无疑是无法接受的灾难。

现在他的两个手下在窗边给他擦拭着滚落的汗珠,一会给他物理降温,一会又给他盖上被子保暖,非常的尽职。

只是他们这次几乎是全军覆没,出去的那些人,柴田带领的人没有一个回来。显然也一样掉进了对方的陷阱,这么多天还没有人回来让他们意识到,只有他两全身而退,还有躺着的只剩半条性命的井上先生。

现在整个上海,他们也只有区区几个人。包括这家商社在内,全部的留守人员不超过五个。而且都是需要长期潜伏的报务人员,是搜集情报的技术人员。

井上原本就是孤注一掷,原本是争取毕其功于一役。得手后带上黄金坐船到天津,然后全员返回日本,重新招纳再返回上海重振旗鼓。

这个结局是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如果清醒过来的井上此时让他重新选择,他恐怕还是会义无反顾的原样执行计划,因为那是最好的方案和计划。

在此前被公共租界死缠烂打的追杀之下,他们在上海的实力已经大伤元气,而且由暗转明形式大大不利,已经基本失去了原本潜伏在幕后的作用。

只不过能够重新选择的情况下,他一定要弄明白那些人是哪些人。可悲的是被卸去了一条胳膊,他连对方是谁都没弄明白。

那帮穿着戏服神神秘秘的枪手,虽然诡异却显得训练有素,而且居然还有人会使用杀伤力非常巨大的冷兵器。

其实井上的运气不能说不好。如果单纯从性命上来说,他起码现在生还的可能性非常大。要不是他天生警觉,在运河边上来不及跳到船舱里大概就被撂倒了。

但是也实在是运气太坏。在做了黄雀眼看着就要成功了,却“黄雀延颈,欲啄螳螂,而不知弹丸在其下也!”

井上把自己当做黄雀,美美的设计着捕捉蒙索洛夫这只螳螂,而蒙索洛夫也不知死活的把那列火车当成了肥美的夏蝉。却不知道,不管是螳螂还是黄雀都在弹弓的注视之下,在即将得手的那一刹那出手,把他们原本的贪婪念想,一击粉碎。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做媒这一块,我谁都不服 丑妃虐渣不从良 我只是个小人物
相关推荐:
上医至明我在四合院有个家离婚后的我真的好强玄幻:我能捡属性变强从明星野外生存秀开始法师传奇史上最牛驸马爷夜色妖娆影帝:我在电影抽技能欢迎来到七日剧本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