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北少林之行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咪咪阅读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达善上师并未让林芒等太久。

仅仅过去了一日的时间,达善上师便又派人送来了请帖。

看着手中的请帖,林芒笑了笑,倒是有点出乎他的意料。

本以为达善上师还会纠结一两日的。

此人能够领着密宗来中原传道,果然不简单,魄力非凡。

林芒收起请帖,正打算离开,堂外突然走进来一道身影。

看见来人,林芒微微皱眉,诧异道:“有事?”

来人正是自秘库九层解封的那位。

对方自从入宫以后,便再未回归镇抚司。

如今突然上门,又是何意?

而到目前为止,自己还不知晓对方的真实身份。

朱显生笑了笑,随意道:“林大人,陛下已下旨,命我为锦衣卫指挥佥事,以后大家就算是同朝为官了。”

“免贵姓朱,朱显生。”

看似无意,但当他说出自己的名字时,语气却微微重了几分。

林芒眼敛微抬,平澹道:“见过朱大人。”

“恭喜朱大人了。”

表面看似平静,但心中他何尝不是憋了一肚子火。

他辛辛苦苦拼了三年,除了一些虚荣外,也才混到锦衣卫指挥佥事,这从棺材里蹦出的家伙,一来就与他平起平坐。

不过他也清楚,此人既然姓朱,若不是皇室义子,就必然是皇族旁系。

何况此人还是一位大宗师,皇帝自然会大加封赏。

虽说锦衣卫都是天子亲军,但在皇帝心中,亦是亲疏有别。

但能被皇帝如此赏赐,看来此人的身份相当不简单。

朱显生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端起桌上的茶缓缓品着,笑问道:“林大人可是有要事离开?”

不等林芒答话,朱显生便继续道:“不知林大人关于密宗一事,打算如何处理?”

“还是别让陛下等太久的好。”

说着,朱显生抬起头,目光耐人寻味。

林芒暼了他一眼,语气微冷:“这件事就不劳朱大人关心了,本官自有打算。”

“其中计划,本官也已禀明陛下!”

说着,直接迈步离开。

目送着林芒离开,朱显生缓缓放下茶盏,脸上的笑容也逐渐消失。

“最年轻的大宗师……”

“年轻人……”

“果然还是太年轻气盛啊。”

朱显生意味深长的感慨了一句,起身向外走去。

“这椅子坐着有点不舒服。”

……

镇抚司外,

林芒登上马车,转头看向身后的唐琦,吩咐道:“去查查各处衙门档桉记载,还有西厂档桉,朱显生究竟是何人。”

“是。”唐琦恭敬应下。

林芒放下车帘,神情冰冷。

马车一路来到天香楼外。

此时的天香楼格外的安静,连大厅都是空荡荡的。

达善上师站在门口,见到林芒走下马车,上前双手合十,微微躬身:“见过林大人。”

林芒看了眼天香楼,笑道:“达善上师,今日为何就你一人?”

达善上师叹息一声,伸手坐了个请的动作,道:“我怕他们冲撞了林大人。”

事实也正如他所说,他不想耶摩的惨剧再发生一次。

这位一言不合就动手,让他颇为无奈。

林芒笑着向楼内走去,澹澹道:“达善上师选的这地方倒是不错。”

两人来到包厢,跟随在林芒身后的锦衣卫则是守在了门口。

“达善上师,今日既然请本官来,想必是考虑好了吧?”

刚一落坐,林芒就直接询问起来。

达善上师叹息一声,看着林芒,无奈道:“林大人,我密宗此次前来中原的人并不多。”

“以我们的力量,并不是少林的对手。”

林芒抬手打断了他,平静道:“达善上师,本官也没想覆灭少林,那不现实。”

“本官只不过是前往少林抓捕罪犯。”

少林根基深厚,想彻底覆灭谈何容易。

若非元庭之时少林遭到朝廷,密宗合力打压,少林的底蕴怕是比如今更深。

林芒端起桌上的酒一饮而尽,开口道:“本官不喜欢绕弯子。”

“密宗若想在中原传道,与少林的纷争是不可避免。”

“来到中原这么久,你也应该清楚,如今提起佛门,所有人首先想到的是少林,而不是你密宗。”

“传道?”

“少林不同意,莫非你真以为你们能够成功。”

“别忘了,你们如今在中原毫无根基!”

达善上师一时沉默了。

林芒所说,他无法反驳。

在中原,如今根本没多少人信密宗。

甚至许多人都不清楚佛门还有密宗一派。

林芒看了达善上师一眼,缓缓道:“此次前往少林,本官乃是抓捕玄明同伙,而借助此事,可向少林施压,令少林妥协,亦或者,让天下的江湖人见到密宗的实力。”

名声,在江湖上有时候很重要。

密宗传道为何艰难,除了诸多因素之外,很重要的一点,便是密宗的实力。

许多人对密宗是持怀疑态度的。

对于底层的江湖人来说,若是密宗真能令他们强大,多数人其实并不会排斥加入密宗。

连魔教都有人加入,何况是密宗。

可密宗初至中原,又有少林在,谁敢冒然加入?

说不定哪天密宗就会被少林赶回西域,届时,而他们这些人又该如何?

他们可不愿意跟着密宗前往西域之地,但不离开,就必然会遭到少林的打压。

达善上师陷入了沉思。

林芒的一番话让他觉得颇有道理。

恍忽间,有种拨开云雾之感。

林芒看了达善上师一眼,趁热打铁,沉声道:“江湖,终归是拳头说了算!”

“传道,自然要有传道的底气!”

“你们需要告诉天下的江湖人,你们密宗有这个底气!”

“唯有如此,你们才能吸引到江湖人加入密宗。”

虽然他有忽悠的成分在里面,但事实便是如此。

若非武当招弟子特殊严苛,如今弟子怕是早已经过万。

这便是名声带来的好处。

达善上师沉默片刻,双手合十,起身向着林芒微微一躬身。

“贫僧受教了。”

他并非愚笨之人。

只是如今的中原与西域差异太大了,再加上传道频频受阻,令他忽视了一些问题。

当然,他也知晓,此次前往少林,他们密宗是被这位镇抚使当做枪使了,但这件事本就没有选择的余地。

林芒倒了杯酒,举杯笑道:“合作愉快!”

“阿弥陀佛!”达善上师轻诵了声佛号,微微颔首。

“多谢林大人了。”

……

两日后,

北镇抚司大堂内。

“大人。”唐琦拱手道:“我从西厂查到一些事。”

关于皇族的档桉,反而是东西二厂更为详实一点。

曾经锦衣卫势弱,多数档桉移交东西二厂。

“说吧。”

林芒给自己倒了杯茶,起身站在窗前,深邃的目光望向乌云汇聚的天空。

“轰隆……”

云层深处,似有雷声涌动。

“大人,朱显生是世宗年间人,皇族旁系,永福公主所出,后被赐于朱姓。”

“根据记载,朱显生曾在蜀山剑阁,以及武当修练过,在江湖上有过化名,但具体不详。”

“永福公主……”林芒眉头微皱。

若是按照正史,这位永福公主与嘉靖同父同母,在关系上,还是万历的祖辈。

这种人的确只能忠于皇族。

因为他们没有继承皇位的资格,而又与皇族息息相关,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不是死士,却更似死士!

“下雨了。”

林芒轻笑一声,伸手接住一滴雨水,平静道:“下去吧。”

唐琦迟疑道:“大人,属下还有件事。”

“何事?”

“最近有人反映,那位……与多位千户有过交流。”

“还触过许多百户,指点过许多人修行。”

林芒转身放下茶杯,笑道:“看来这位也是一位不甘寂寞的人啊。”

“有意思!”

唐琦虽然没有言明,但有些话不需要说的太明白。

“知道了。”林芒随意的摆了摆手:“若是他给好处就接着吧。”

“不必顾虑太多。”

“还有,告诉各个百户与千户,别表现的太忠心,你们也别阻拦其他人发财。”

唐琦微微一怔,错愕道:“大人,这是何意……”

“你以后会明白的。”

唐琦不再多问,转身退了出去。

林芒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若是镇抚司的人对他表现的太过忠心,可并非是一件好事。

如今的镇抚司早已经历了一番大换血,这些人跟随他走南闯北,历经厮杀,说句不客气的话,若是他真的振臂一呼,不敢说全部,起码一半人还是有的。

也好,借此事再筛选一次。

他每次外出灭门,死的人可不仅是敌人。

既然不听话,留着也是无用。

就是不知,这件事是宫中那位的意思,还是此人擅作主张。

不过不重要了。

林芒微微一笑,自语道:“反正也是将死之人了。”

……

三日后,

北镇抚司练武场上。

三千锦衣卫集合完毕,策马而立,神色肃杀。

这几日的等待,便是在等各地锦衣卫前来。

林芒骑着貔貅缓缓而来。

虽不曾开口,但所有锦衣卫的目中已透露出火热。

众人的气机仿佛连成了一体,浓浓的煞气宛如凝成实质。

朱显生站在一旁,穿着一身飞鱼服,神情冷漠。

见到林芒前来,微微颔首致意。

但眼前的这一幕,还是令他脸上的神情有些异样。

威望!

他脑海中浮现出这个词。

没有什么波澜壮阔的演讲,更没有什么出征前的誓死宣言。

林芒只是随意的扫了众人一眼,然后驾驭着貔貅走向北镇抚司之外。

这一刻,一股难以言喻的磅礴气势冲天而起,似搅动漫天风云,令风云变色。

锦衣卫齐齐冲出北镇抚司,威势浩荡。

“轰隆隆!”

沉寂许久的街道上,再一次响起了轰鸣如雷的马蹄声。

马蹄踩踏在青石地板之上,雨水飞溅。

天空中,大雨未停。

酒楼,茶馆内,无数双目光望向自街道上奔袭离开的锦衣卫。

“这群杀神不会又要去灭哪一派吧?”

旁边有人插话道:“根据我的经验,肯定又有江湖势力遭殃了。”

“只是最近没听说有人得罪过这杀神啊。”

“谁知道呢。”

“等着吧,相信很快就会有消息传来的。”

“唉。”

“江湖之祸啊。”

众人议论纷纷,心中又感到郁闷与无奈。

每一次锦衣卫大规模离京,准没好事。

随着林芒离京,京中一只只信鸽也迅速冲天而起,飞向各处。

城门之外,

上千密宗番僧汇聚在此,一人牵着一匹马。

一些番僧更是神情不满。

听见耳畔的轰鸣声,一众番僧齐齐望去。

望着自远处奔袭而来的洪流,许多宗师心中都忍不住掀起一丝波澜。

最近在京中他们时时听起锦衣卫之名,但今日方才真正认识到“天子亲军”这四个字带来的分量。

那一瞬间掀起的威势,惊人无比,隐隐有种感觉,仿佛宗师都会在铁蹄下踏碎。

达善上师轻轻叹息一声。

幸好,这些人修为并不强,若是皆有天罡境的实力,怕是宗师也得引恨。

但这也令他清晰的认识到了差距。

若是真的遭遇大规模厮杀,同等情况下,他们必败。

林芒骑着貔貅来到达善上师面前,看了眼跟在其身后的番僧,平静道:“达善上师,出发吧。”

“阿弥陀佛。”

达善上师轻诵了一声佛号,单手竖于胸前,微微颔首。

众人启程,直奔北少林!

……

两日后,

北直隶江湖上很快便有一则消息传来。

锦衣卫的目标是少林寺!

此事从锦衣卫的行进方向便可大致推算而出。

而这也在江湖上瞬间掀起了轩然大波。

南少林被逼的解散,莫非北少林也要如此?

一时间,许多江湖人直接动身,打算前往北少林。

如此惊心动魄的一幕,许多江湖人都不愿意错过。

尤其是听说此次还有密宗一脉。

紧接着,锦衣卫的消息也迅速传遍各省。

南少林玄明同伙藏匿不出,锦衣卫清查各门各派,同时前往北少林抓捕嫌犯。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一只只信鸽在各处游走,不断传播着消息。

这一路上,注定是场厮杀。

许多少林俗家弟子被抓捕,更有一些原属于南少林的僧人。

并非所有僧人都前往了北少林,还有许多僧人前往各地,以及投靠俗家弟子的。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咪咪阅读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我只是个小人物 做媒这一块,我谁都不服 丑妃虐渣不从良
相关推荐:
我在和平精英捡福娃刚被悔婚超级天后带娃堵门娱乐之从制作那兔开始从那兔开始,震惊世界!开局制作那兔,曝光国士事迹全球废土:我能为物品附魔祖宗显灵:开局给天启托梦萌宝宅急送:叔叔,妈咪要相亲相亲99次,开局捡到月老接单相亲,美女总裁赖上我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