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二章 好大儿,独一份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咪咪阅读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王宫里,约莫有六七个白袍人影。首位的,便应该是那位上官堂主了,气度有些不凡。按着规矩,并没有负剑入宫,但一只手,有意无意地垂着。

约莫是藏着暗器?

司虎立在一边,扛着巨斧,瞪着一双牛眼,死死瞪着几个侠儿。瞪谁谁怀孕的司虎,想法很简单,你若不是敌人,为何这一副扯扯呼呼的模样啊。

“司虎,出去吃馒头。”徐牧稳稳坐上王座。心底里,并没有任何打一架的意思。

“上官述……拜见蜀王。”犹豫了番,为首的上官述,终究先开了口。

“无需多礼。”徐牧笑道,“不过,上官堂主这拜名不对,莫要忘了,我如今,是帮侠子扶剑的三十州总舵主。”

并非是下马威,而是在接下来,他要用的,不是蜀王的身份,而是实打实的舵主身份。

小逍遥在一旁,急急走过来,在上官述耳边讲了几句。

上官述犹豫了番,领着几个侠儿,再度起手抱拳。

“我等见过总舵主。”

“好说,请入座。”

上官述沉默点头,带着几个侠儿,稳稳在王宫里落座。

“孙勋,让人掌茶。”

实话说,对于侠儿的这条线,徐牧一直很看重。侠儿们的江湖,何尝不是乱世里的一道清明。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www.yeguoyuedu.com 】

而他,有意无意的,似乎是真如贾周所言,将庙堂与江湖,攒到一起了。

“总舵主可会武功?”上官述沉默了番,抬头发问。

徐牧知道,这是要来了。三十州侠儿总舵主,若是位无缚鸡之力的人,不管怎样,总归有些耻辱的意味。

但这些东西,对于上一世,在某个高校辩论会上,能辩哭八个学生会鉒席的徐牧来说,并没有太大的杀伤力。

“上官堂主,何为武功?”徐牧笑道。

“武功,乃是匡扶正义,惩恶扬善的本事。”上官述认真想了想开口。

“匡扶正义,惩恶扬善……本舵主当年随侯爷斩了奸相,又北上带军,堵了北狄,算不算匡扶正义,算不算惩恶扬善?不若这样,上官堂主去蜀地再问一问,我徐牧入蜀州之后,有无大义之举?”

上官述的脸庞,有些苦涩。

“我的意思,蜀王贵为总舵主,若无武功,恐无法服众。”

徐牧摇头,“上官堂主,你学武为了什么?”

“杀狗官,救百姓。”

“那便是了,这些东西,我都做过。上官堂主杀狗官,用的是剑器,而我徐牧,用的是兵卒,用的是胆魄和谋略,又有何不可呢。”

一步一步走来,从入内城开始,徐牧遇到的侠儿,数不胜数。赠酒的两个乡民,马六,陈家桥,老瘸腿……这些人都是侠儿,自此,他也明白,侠儿们诉求的东西,虽然有小异,但实则是大同的。

便如贾周所言,庙堂争仁,江湖争义,既是仁义,为何不能拧成一股绳子。

上官述捧起茶盏,小心呷了两口,润了老嗓之后,又再度开口。

“总舵主,容我多讲一句。庙堂与江湖,自古往今,都是不同的路子。”

“上官堂主此言,乃是自误。若是路子不同,先人李知秋舵主,又为何执着于三十州聚义,攻打暮云州。莫非是说,上官堂主对于李舵主的决策,有了质疑之心?”

上官述听着,一时哑口无言。

在上官述的旁边,另一位老侠儿,急急开口帮腔。

“总舵主,李舵主乃是聚义,莫要忘了,我等侠儿的天下誓词——”

“江山雾笼烟雨摇,十年一剑斩皇朝。”徐牧完美抢答,继而又认真开口,“李知秋舵主,受奸人所害。我查出来,是沧州皇室下的离间之计,使暮云州落入皇室之手。我蜀州大军出征,攻打皇室的暮云州,莫非算不得斩皇朝?”

帮腔的老侠儿,被噎了一嗓子,开始捧茶不语。

“徐舵主大义凛然,我等佩服得紧。但徐舵主或许不知,天下三十州侠儿,以资历排辈分,徐舵主前些时候才拜入堂口,便高坐舵主之位,恐有人不服气。万事,皆有要规矩。”又是一个中年侠儿,抱拳开口。

“这位是?”徐牧指了指。

“离州香主元修。”

“元香主此话,便如黄口小儿大言不惭。”徐牧摇头叹息。

香主元修脸色惊变,“请总舵主指教。”

“资历规矩?莫要忘,我等可活在一场乱世。若按资历辈分,我徐牧杀的狗官,可比在场的诸位,都要多上不少。还有规矩,什么规矩?莫非是说,整个天下都要墨守成规,袁侯爷不该清君侧,我徐牧不该入蜀,这满天下的热血儿郎,都该老老实实地听从君臣之礼,得过且过?”

“元香主,还请即刻离开蜀州。如此规矩儿郎,早些时候,便不该说什么斩皇朝了。”

元修脸色羞愧,一时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总舵主……元香主一时语失,还请总舵主见谅。”上官述艰难地咽了口唾液,起手抱拳。

“我徐牧并非无理之人,也知元香主是说走了嘴,见个不是。”徐牧叹息一声,同样起手抱拳。

这一下,王宫里的数个侠儿,都不敢胡乱开口了。他们忽然明白,面前的蜀王舵主,似乎不好对付。

“上官崽子,上官崽子!”

这时,徐牧忽然听到了一道熟悉的声音。等他抬头,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诸葛范拖着一条老瘸腿,恼怒地走入了王宫。

偏偏王宫里的上官述,脸色又惊又喜,急急起了身,要去扶住诸葛瘸。

“诸葛前辈!”

“你娘的上官崽子!”老瘸腿毫不客气,一巴掌扇得上官述摇摇晃晃,继而又抬了手,指着徐牧的方向。

“你要个卵的资历!老子资历够不够?你家以前的总舵主见了我,都得客客气气,你算根鸡毛,老子当年,就不该救你这狗夫!”

“我儿,那是我儿!够不够资历!”

“诸葛前辈,徐、徐舵主是你儿?”

“好大儿,独一份!我儿,喊个爹,给他们瞧瞧。”

坐在王座上,徐牧怔了怔,抬头看着喋喋不休的诸葛范。他原先就猜得出,老瘸腿在三十州侠儿里,名头可不小。却不曾想,好像还有些大。

“我儿,快快喊个爹。”

徐牧咬牙。

“爹,你怎么来了!外头风大,小心别冻死了啊!”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咪咪阅读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丑妃虐渣不从良 我只是个小人物 做媒这一块,我谁都不服
相关推荐:
人在洪荒,开局龙凤战场当炮灰柯南之警校第六人柯学恋爱的正确姿势柯学:混在蜡笔小新的假酒从武侠世界开始种道大唐第一军火商九州军火商裂土封疆从伯爵开始斗罗之红莲哥斯拉火影:我觉醒了哥斯拉!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