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章 252:捉月为灯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第253章 252:捉月为灯

楼近辰自认为自己从来不是一个喜欢惹事的人。

会做下一些大事,主要是别人先招惹了自己。

在他看来,招惹到他不是因为招惹了他的肉身,而是犯了他在另一个世界形成的三观。

不过,就像是一开始那样,他对于这样一个奇诡的法术世界,充满了好奇与向往。

身在此间这么多年,他从一开始的无知,到现在成了别人眼中传奇般的人物,但此时却发现自己依然有许多不知道。

对于这个世界,对于自身,对于这里的人,依然所知有限。

“你这样说,那我兴趣就来了。”楼近辰说道:“阴世我去过,阴晦,诡异,莫名,若真有秘密藏于其中,倒也不奇怪,若能剥见其中之秘,也是一大幸喜之事。”

他想起了自己曾被带到阴世之中,见过的那几个太学山长尸体封印的庄园。

那些‘山长’一个个,在自己死后,让自己的尸体留在那里,为的就是有一天能够复生。

阴世,多诡秘。

“我们秋蝉学宫乃正宗羽化道修行,但是,你可知道,我们秋蝉学宫之中还有另一门道传。”陈瑾说道。

“哦,什么道传?”楼近辰想到了‘阎罗道’,他是从太学山长那里知道,秋蝉学宫是知道‘阎罗道’的,但是他不知道陈瑾是不是要说这个。

“阎罗道,我们秋蝉学宫,还有一门奇特的传承,便是阎罗道,这一道传,奇诡无比,修行之人,可出入阴阳两界,虽品级不高,但是这么多年来,经过历代山长的研修,或已有新的突破。”陈瑾说道。

“那我们这一次去阴世,可有目标?”楼近辰目光闪烁的问道。

“我在藏书楼里读了一本上任山长留下的寻幽笔记,其上面记载着一个地方,我觉得,那里可能就是我们秋蝉学宫在阴世的驻地。”陈瑾说道。

“哦,怎么说,阴世无路径,极易迷路,你可有把握找到?”楼近辰说道。

“想来应该不会有问题。”陈瑾说道:“阴世之中,或会有‘人’能够知道,六境之后的修行方向。”

“之前,你说要等到月末,现在还有三天,可有想到如何去?”楼近辰之前去过一次,是肉身入阴世。

那一次去的时间短,但依然感觉到阴气对于肉身的伤害,肉身入阴世,不可长久,久必有害,除非是那种走上了绝路的人,肉身入阴世,在阴世之中洗涤肉身,从此由阳入阴。

比如转修那个‘阎罗道’。

“肉身入阴世,禁忌颇多,此次进入的地方,凶险无比,我们肉身之中阳气充足,怕会招惹到一些大凶之物。”陈瑾说道。

楼近辰知道,阴世之中诡异之物很多,怕被一些东西缠上。

“你会入阴吗?”楼近辰问道。

“我也研修了一番‘阎罗道’,自然是会入阴的。”陈瑾说道。

“好,那我们在哪里会合?”楼近辰问道。

“三日后,子夜,在三阴河口会合,我带你从那里入阴。”陈瑾说道:“只是我们阴神、念意出游,肉身一定要藏好,要不然的话,被人坏了肉身,那就是大麻烦。”

楼近辰当然知道这些,以前的那个世界之中,就有不少神话传说里,有人意识出游后,肉身被人坏了,不得己去占了个新死乞丐的身子。

“三弟可有安全的地方藏匿肉身?”陈瑾问道。

“暂未想好,不过想来应该没有问题。”楼近辰说道:“不过,你说的三阴河在哪里?”

“往西,三百里左右,有一座三阴山,在三阴山的东北面有一条河自山中流出,名叫三阴河。”陈瑾说道。

“好,三日后子夜,我们在那里会合。”楼近辰说道。

两人约定好了之后,陈瑾便离去。

楼近辰依然坐在那里,他在想着如何藏自己的肉身。

这也是一个问题,很多人都热衷于建立自己的道场,收授门徒,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在道场之中,神念出游,肉身在道场里会有门下弟子保护。

一个安身立命之所,总归是比这样的荒山野岭来得要让人放心的。

天色渐明,楼近辰起身,他觉得自己现在身上有问题,而想要藏好肉身,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事。

他起身,在太阳出来之后,于山中行走,既是感悟自然,又是在寻找一处合适的地方来藏肉身。

在山中,有时食些山泉,饮些阴露,又或者是再摘些野果吃。

他突然有一种发烧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奇怪,自从修行以来,何曾听说过发烧,但是楼近辰现在自己就有这种感觉,感觉自己的身体异于常人的热。

“阴阳失衡?”楼近辰心中想着,跳入一潭山泉之中浸泡,感觉舒服了不少。

“或者是妄念加身?”

他就坐在这寒潭之中,一泡便是两天,最终,他决定将自己的身体藏在这潭下的石缝之中去。

他先是施了一个‘门字法’,然后再就是施一个大小如意术,钻入了那小的石缝深处,身体缩到拳头大小,盘坐在那里。

这一片冰寒清凉之中,他觉得很舒服。

于是神念出游,裹着‘合金’剑,出了那石缝,朝着这寒潭深处而去,他要去看看这里有没有什么凶鱼之类的。

这一神念出游,便见一团法光如太阳的光辉照入潭中,直入深处,然后他便感觉到寒潭的幽深,又接着,从那幽暗深处,他感觉到了一股凶意。

水黑则渊。

这寒潭上面的口子并不大,但是下面却深不可测,不知通向哪里,尤其是当感觉到这寒潭的深处似有凶物,于是神念回归肉身,又从石缝之中出来。

他又来到了一座山的山顶,又想将自己的肉身藏在那一处石缝之中,然而却又感觉,山上有鹰,怕被对方扣食,又怕自己的肉身被来往的人发现,或者是一些追逐着自己肉身而来的人寻到了自己。

他还担心一点,万一自己主意识离开之后,潜意识带着自己肉身到处乱跑呢?

于是,他最终在心中叹息一声,来到山间一座悬崖边,那里有一道小小的门缝,楼近辰以剑画门,然后一步迈入那悬崖的缝隙之中。

缝隙闪耀着神秘玄光,那细细的缝隙在这一刻像是通往无尽的神秘之处。

而在遥远的江州府城的府衙的后宅之中,那天井的水中,突然有一人从中跨了出来,带起一片水花。

水花在虚空里飞散,落回天井之中,而其中的人一步落在地面上。

不一会儿,燕川出现在这屋子里,看到楼近辰,他松了一口气,说道:“能回来便好,有问题,大家一起想办法。”

“观主却是憔悴了不少。”楼近辰笑着说道。

“你甩手将整个江州扔下,却坑得为师与你师弟为你操劳。”燕川说道。

“师父莫气,我修行在先,为你趟路,如此劳神,可不是去哪里玩了。”楼近辰说道。

“正是如此,我才在此处,你此次回来,可是要静修?”燕川问道。

“不是。”楼近辰将自己将与陈瑾前往阴世的事解释了一番,并说因为无处安放肉身,所以才回到这里。

燕川叹息一声,说道:“你居然这么多天才想到回这里来,你虽然未建道场,但这江州府衙就是你的道场,有我与归安在,你的肉身不会有事。”

楼近辰的心中闪过一丝的暖意。

在前两天,他在那废弃的山庙之中,才刚刚感觉到了孤寂,现在却是感觉到了安心与温暖。

“那就麻烦师父了。”楼近辰说道。

“你我虽名为师徒,实为道友,何来麻烦之说。”燕川说到这里,商归安也来了。

他知道楼近辰欲前往阴世之后,他也让楼近辰尽管安心的去,肉身他会守护。

于是,楼近辰不再耽搁,神念出游,裹着‘合金’,没入了那天井之中。

在他的神念离开之后,燕川立即拿出五面各色的小旗,插在了房间的五个方位,不一会儿,五行之气在屋里翻涌,光华流转,将一切都淹没。

楼近辰的肉身也淹没在这五色的光华之中。

慢慢的,五色的光华平澹下去,这里就再也看不到楼近辰的肉身。

“归安,你日夜在此守护,哪也不要去。”燕川说道。

“是。”商归安说道。

“不仅是要注意有没有外敌来,还要注意你师兄的肉身,以防其肉身异变,之前你师兄神念出游,你可看到了什么?”燕川问道。

商归安有些迟疑的说道:“我看师兄的神念,似一个鸟头人身之象。”

“没错,你师兄是观想日月的,其神念之象只会是其本我之象,可是现在居然是鸟头人身之象,而他自己却似不自知,所以我们不但要防外敌,还要防其肉身生异。”燕川认真的说道。

“好的,师父我会注意的。”商归安说到这里,又担心的说道:“师父,师兄他,此去阴世,会不会有事?”

“他现在的情况,只有两个法子,要么静修自悟,要么寻找前人的法子,即使是前人留下的错误的法子,对于他来说也是经验。”燕川说道。

燕川说到这里,抬头看着夜空,夜空里星辰闪烁,他很清楚,修行便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退则有翻覆的危险。

尤其是楼近辰修行太快,难免积累不够,若是他能够在第五境积累个百八十年,燕川相信楼近辰一定不会比现在糟糕。

楼近辰钻入天井之中,天井里翻起朦胧的光华,然后便平静了下来,而那一抹红光消失了。

在那一处悬崖的缝隙之处,有一抹红影从中走出。

这影子一身的红袍,如火焰一般,其头是鸟头,鸟头的头顶竟是生有金冠。

其右手持一柄黑柄冷钢纹的小剑。

楼近辰觉得自己像是火一样,在焚烧。

他意识到自己可能阴阳失衡了。

看着那无月的天空,一晃便已经到了山顶,感觉那阴夜冷风吹在身上,依然无法让自己的神念之身凉下来。

他想着,这可能就是那一天,自己请召‘太阳神’的后果,放纵了自己神念之中的‘太阳神’,所以阴阳失衡了。

他沉默了一会儿,右手突然挥剑划过虚空,这晦暗的天空像是被剖开了一般,又见他左手急探,朝着那剑剖开之处探进去。

又听他嘴里说道:“皎皎明月,却藏于这晦暗之中,既不照天下,便来为我照路。”

随着他的话落,他的手收回之时,却有一团银辉光芒随着他的手一起出来。

像是一盏银光灯笼,被他从阴晦的幕布后面拿了出来。

那是一盏灯笼,那也不是一盏灯笼,是一轮明月所化的灯笼。

这是意象法。

这意象法在这一刻,被楼近辰应用到了极致。

他觉得自己需要使阴阳再平衡。

此时自己身上如火烧,所以需要太阴之气来平衡一下,所以他就想到了这种方式,抓月亮化灯笼于手。

那一团银月灯笼,自然也是他自己分出的念头所化。

此时提月在手,一股阴寒自左手传开,整个人都舒服了不少。

他没有再停留,一晃,便已经到了十多里外,若有人见,只会看到一抹红白交织的光华飘忽而去。

他看到了一座大山分三个山头,看到了一条河流自山中流出。

河水并不急,很平缓。

楼近辰一晃身,便已经出现在了这三阴河的出山口之处。

时间差不多正好。

这时,一个影子从一棵树的树洞之中钻了出来。

这个人影撑着一把黑色的伞,身上的衣服到鞋子都似法器,有着强大的保护作用,可免受阴风侵袭。

其面目清晰,腰间还挂着一个宝囊,隐隐生光。

“三弟,你来了。”陈瑾看到楼近辰这个样子,心中暗自的心惊。

刚才他在那树洞之中看到楼近辰的样子,心中还想着这是不是楼近辰,想着这个样子的楼近辰,是否能够走阴?

“让你久等了,我们入阴吧。”楼近辰说道。

“三弟,身体可无碍?”陈瑾说道。

“没事,至少现在不会有事。”楼近辰举了举手中的散发着银辉的灯,笑着说道。

陈瑾只觉得有一股冷辉扑面而来,而楼近辰这鸟头人身的样子,更有种神秘可怕的凶意,让他的心不由的纠了起来。

但是想到此行凶险,楼近辰虽然看上去有问题,但也强大,便也觉得可行。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我只是个小人物 丑妃虐渣不从良 死灵法师只想种树 做媒这一块,我谁都不服
相关推荐:
[无限恐怖]阴差阳错无限恐怖之英雄联盟一品女天师穿进无限恐怖副本后无限恐怖之道法自然恐怖世界之我玩坏了好感度LOL:这个上单太强了血脉录从一气决开始肝进度大秦:我靠读书入圣,开局召唤大雪龙骑!末世之开局召唤八岐大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