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 来自东方的神秘力量【求全定】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咪咪阅读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各种各样的炼金术和巫师们,几乎耗尽了所有的脑力,也都没有想明白这事。

其实,最为关键的问题是欧洲的热力炉技术一直非常的拉稀,他们的炉温远远达不到烧制瓷器的标准,所以无论那些工匠和炼金师们如何反复实验,是不可能做出东方的瓷器。

这种现象,一直要到十八世纪的英格兰利用牛骨头粉末烧出了欧洲瓷器,才算是让他们窥到了烧制瓷器的门路。

在十四世纪的威尼斯人彼得罗眼中,眼前这个喝水的茶杯就是一个无价之宝。

他甚至一度怀疑,这个宝物是朱瀚用来考验自己的人品。

所以他满怀信心的拿着这个茶杯出门询问翻译,想要来证明自己高尚的品格。

但是那个出生在南洋的大明翻译,却用看傻子的表情,告诉彼得罗这仅仅是他喝水的杯子而已。

彼得罗听到这个消息之后,顿时激动的泪流满面。

他上手捧着这个茶杯,回到自己的船舱当中,用床上的棉布把茶杯仔仔细细包了起来,唯恐在颠簸的海上,让这个瓷器有任何的闪失。

不得不说,彼得罗的眼光还是不错的,朱瀚战舰上的这些水杯,虽然仅仅是用来喝水,但做工精细考究,全部都是出自景德镇的上等官窑,哪怕是在大明售卖,这一个茶杯也能卖到一两银子。

除了这个茶杯之外,船舱当中的其他许多物品也都被彼得罗当成了珍贵无比的宝物。

比如放在床头的一面巴掌大小的玻璃镜,再一次让彼得罗惊讶无比,如此平整的玻璃镜,在此时的欧洲还没有被发明出来。

而在大明的船只上,几乎每一个房间都有这么一面镜子。

这就说明大明的技术不仅炉火纯青,而且还能够把成本压低到非常惊人的程度。

否则,在颠簸的海洋上,根本没有必要安装非常昂贵的玻璃镜。

除此之外。

彼得罗还发现船舱的柜子当中放有两个罐子。

一个罐子盛放着白色的晶体,一个罐子盛放着黑色的颗粒物。

那些黑色的颗粒物是茶叶,彼得罗只需要轻轻一闻就能够知道。

这些茶叶闻起来芬香扑鼻,虽然仅仅只有一小罐子,但是在威尼斯城却能够轻易卖到一个金币的价格。

至于另外一个罐子里盛放的是什么东西,彼得罗闻了半天也没有闻出来。

在好奇心的驱使之下,彼得罗狠下心来,尝了一口。

几乎是一瞬间。

一股令人愉悦的甜蜜感从舌尖直冲大脑。

“这是什么东西?”

彼德罗开始的时候简直不敢相信。

这些竟然是糖!?

要知道欧洲并不能种植甘蔗,普遍种植的甜菜也不是近代社会用来制糖的精选品种,所以欧洲人想要吃上一口砂糖,那就必须用真金白银跟阿拉伯商人交换。

哪怕是付出如此高昂的价格,欧洲人买到手的砂糖也往往是一些杂质非常多的货色。

而朱瀚早已经让大明走上了制取精纯白砂糖的道路。

大明生产的白砂糖不仅口感纯正,而且没有一丝的杂质,看起来真的如洁白的雪花一样。

彼得罗吃的这一口白砂糖,瞬间让他明白了大明是一个何等神奇的存在。

他仅仅是一个从奴隶提拔上来的小官员,竟然就享受到了独立的船舱,还有专属的珍贵瓷器,东方的神奇树叶,还有这洁白胜雪的白糖。

这仅仅是一个普通的大明官员的待遇,彼得罗简直不敢相信,那位尊贵的大明亲王会享受到何等奢华的生活。

其实彼得罗并不知道。

朱瀚此时真实的生活是多么的朴实无华,而又无趣。

大明的舰队航行在海上,虽然有储量丰富的水果和蔬菜罐头,但这些玩意儿吃久了之后就会让人闻着就恶心。

哪怕朱瀚是地位最高的大明亲王,在这茫茫无际的海洋上,也没有更好的其他选择。

更加令朱瀚感到无聊的事,那就是这船舶之上没有女人。

不得不说,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每一艘船上最少有数百名男人,而且全都是正当年的男人。

如果船上有一个女人,那就不知道要惹出多少妒火和酸醋,整条船只也就别想安生了。

在这种情况下,朱瀚朱只希望能够快一点儿到达目的地。

段功所在的天竺地区,属于最靠近云南的孟加拉一带,那里的天竺土着人虽然普遍偏黑,但是当地的上层贵族还是有一些皮肤白皙的高种性存在。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www.yeguoyuedu.com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忍耐,朱瀚已经有些迫不及待想要去体验一下印度风情了。

正在这个时候。

朱瀚的舰队忽然从路过的商船当中获得了一个重要消息。

“什么?段功节节败退,已经只剩一座新大理城了?!”

朱瀚得到这个消息之后,不禁有些感到惊讶。

段功之前率领残兵败将一路砍瓜切菜,杀的那些天竺军队如同丧家之犬。

怎么才过了这么点时间,段功就变得如此被动了!?

在又经过一番询问后,朱瀚才知道,德里苏丹国几乎是倾尽全国之力,向段功发起了进攻。

德里苏丹国不仅调集了十万大军,而且还从河中地区雇佣了两万多天方教骑兵作战。

统帅这些天方教雇佣军的人,竟然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瘸子帖木儿。

朱瀚这才明白过来。

怪不得段功一路退守,只剩下一座新大理城了。

瘸子帖木儿,毕竟是在历史上留下赫赫威名的一代勐人。

段功现在不仅人数上不占优势,在统兵作战上也未必是瘸子贴木尔的对手。

段功现在的情况有些危急。

朱瀚立刻下令,舰队全速前进。

他绝对不能容忍失去段功这个进入天竺大陆的跳板。

大明的舰队立刻行动起来。

数十艘大大小小的战舰和商船,有条不紊地驶出停泊的海岸。

一艘一艘的战舰,如同在海上移动的城堡。

彼得罗站在甲板上,眼前的一切让他再一次感到无比的震惊。

他之前是奴隶,只能呆在最底层的甲板,并不知道外面的任何情况。

前几天,在修补两艘破损战船的时候,彼得罗才看到了一些大明舰队的情况。

但是。

当时看到的一切,远远不如现在看到的真切和震撼。

经过两天的航行,彼得罗终于从无数的震惊当中,稍稍回过了一些神。

朱瀚派给他的两个翻译,跟彼得罗相互教授与学习。

不得不说,彼得罗这个家伙真的是一个语言天才。

短短几天功夫,就让他摸到了学习大明官话的一些窍门。

为了锻炼自己的书写能力,同时也为了记录自己这神奇的经历。

彼得罗专门向朱瀚请求,索要了一些墨笔和纸张。

“你要那些东西干什么?”朱瀚有些疑惑的问道。

在大明的舰队当中,为了防止别有用心的人记录沿途的航道,除了书记官和船长等人,任何人不能随意记载日志文书。

毕竟,在这个年代,一条畅通无阻的海路就是一条财路。

“我不会记在相关的航海情况,我只是想要记载一些见闻,希望有朝一日回到威尼斯的时候能够让我的朋友们知道东方大明是何等的样子!”彼得罗说道。

“好吧,那我就同意你的要求。”朱瀚笑着答应了比德罗的要求。

大明舰队航行的这一些海路,对于欧洲人来说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存在。

彼得罗就算记载了详细的航海日志和坐标,对于威尼斯人也是一点用处都没有。

更何况,这一条海路上都是大明的属国,任何外来势力都翻不起什么风浪。

在得到朱瀚的允许之后,彼得罗变在船上记载每天的见闻和听到的关于大明的知识。

彼德罗通过与自己搭档的两个翻译之口,知道了东方大明王朝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

欧洲的威尼斯人和热纳亚人都与金帐汗国有相当多的贸易往来,所以他们都知道统治东方的人是与金帐汗国同出一脉的蒙古人。

彼得罗本来以为,大明王朝就是由蒙古人建立的一个王朝。

但是经过这些天的了解,彼德罗这才发现,大明王朝竟然才建立没有几年。

原本统治东方的蒙古帝国,已经在大明王朝的进攻之下土崩瓦解。

而且如今的大明王朝依旧在四处征战。

彼得罗的内心立刻又遭受了一次极大的震撼。

一百年前的蒙古人对于欧洲人曾经造成了极大的震撼,他们占据了辽阔的土地,一度垄断了所有通往东方的商路。

而如今。

在蒙古人曾经崛起的东方,又诞生了另外一个更加强大的大明王朝。

这个大明王朝不仅在陆地上所向披靡,战无不胜。

更加可怕的是。

大明王朝在海洋上展露出来的军事实力,让彼德罗这个出身威尼斯的青年贵族,早已经是彻底畏服。

彼得罗在心中隐隐觉得,大明王朝将来的扩张步伐和力度,恐怕将会超越曾经的蒙古人。

蒙古人仅仅是凶残的征服者。

而经过这么多天的了解,彼得罗清楚的认识到,大明不仅是一个征服者,更是一个开天辟地的创造者。

无论是谁一旦成为大明的敌人,不仅要承受肉体上的被征服,而且在精神上也一定会被大明所征服。

反正,彼得罗觉得自己是一个虔诚的天主教徒,但是当看到那些珍贵的瓷器,神奇的东方树叶和甜蜜的砂糖之后,彼得罗就觉得耶稣描绘的天堂,恐怕不在蓝天白云之上,而是在这东方的大明。

这对于曾经虔诚的彼得罗来说,简直就是精神上的一次堕落。

神明许下的国度,怎么可能在一个异教徒过家呢?

但是这么离奇的心里变化,却偏偏发生在了彼得罗这个虔诚的天主教徒身上。

所以彼得罗在每天的日记当中不停的记录和描绘,自己听到的关于大明的一切见闻。

他的日记不仅是写给自己看,也想要写给将来回到威尼斯的朋友,更是想要写给上帝来看。

他要让上帝知道,自己对于大明是人间天国的想法,并不是堕落,而仅仅是客观的评判。

彼得罗罗列丹的好奇心,让他在与船员的交流当中把语言天赋发挥的淋漓尽致。

几天时间,彼得罗这个卷毛的色目人,就与船上的明军将士们打成一片。

在与这些出身各不相同的明军将士交流的过程当中,彼得罗了解到了更多关于大明这个神秘国度的具体细节。

“罗列丹行记,海上航行的第七天。

这两天遭遇了海上的逆风,航行的速度并不快,大明亲王殿下想要的航行速度并没有达到,但是我却发现了一个非常神奇的现象,大明战舰的风帆在逆风剪刀航行的时候,速度竟然是我们威尼斯船只的一倍还要多,真是搞不懂他们那些神奇的风帆和索具,到底是如何发挥这么神奇的作用的?”

“航行第七天,下午。

在两个翻译的帮助下,我终于学会了那些明军士兵们喜好玩的一种赌博游戏,虽然我每次都会输得很惨,但其中的乐趣却让我无法自拔,当然在我输光了身上最后一个铜板之后,其他人就会帮我离开赌桌,正是在离开赌桌之后,我又发现了一个神奇的现象,那就是这些东方人明明是不信教的,但是在他们口中,却经常礼拜着各个宗教的神明,无论是佛祖,太上老君,真神,海神,甚至是狐狸妖怪,都会成为他们在赌桌上祈求运气时候的祷告对象!不过这些东方人对于神明的尊敬,往往是一闪而过,只要神明不能让他们如愿,他们下一句话就会直接问候神明的母亲,可怜,实在是太可怜了!我不是说这些东方人可怜,而是说做这些东方人的神明可怜,对于东方人来说,神明不是神圣不可侵犯,而更像是一种交易关系,他们对神明输送了虔诚,神明就必须给予他们想要的结果,否则这些人下一秒就会就嚷着神明是瞎子聋子,愿意有朝一日上帝可以让这些东方人知道什么是真正的信仰!”

“罗列丹行记,海上航行的第八天。

今天上午,在与这些明军士兵的交谈当中,我感到昨天的记载有些严重的错误,这些东方人并不是没有信仰,只不过他们信仰的神明不是上帝,也不是哪里的神仙,他们信仰的神明是自己的祖先!在与他们的交谈当中听到了许多关于祖先的神话故事,这些东方人的祖先也曾经历过大洪水,只不过他们没有建造什么诺亚方舟去拯救那些幸存者,而是开山挖河,把洪水疏通到了大海之上,然后带领他们治水的人就成了上古的神明,同时也是一位知名的帝王,名字叫做“禹”。

这些士兵几乎人人都知道自己祖先曾经是多么的辉煌和伟大,在与他们的交谈当中,我知道他们的祖先都曾经是某一位帝王,要么就是某一位相当于枢机主教的掌权者。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咪咪阅读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我只是个小人物 做媒这一块,我谁都不服 丑妃虐渣不从良
相关推荐:
惊悚游戏:开局吻醒女鬼王我被困在惊悚游戏一百年全球惊悚时代一切从变形金刚开始华夏远征军之我的团长三国之终极进化吞噬星空之赛亚人皇宫里的妖精好上头草清从贞子开始制作怪谈游戏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