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星界真神本尊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弥罗怀疑这两位神祇也是有一定的道理。

从他降临此方天宇之后,就同魔法女神密斯特奇和天灾之神塔洛斯结下了一点缘分,并且随着弥罗的进步,双方的缘分也是越结越深。

加上弥罗对于道途的推算和推进,更是让双方的关系越发复杂。

照这架势下去,迟早要大战一场,确定双方主次地位才行。

因此,这两位插手受龙之土附近的变化,可能性不低。

其次光明之神洛丹也有可能,毕竟这一位很有可能继承了穆尔霍兰德神系的神王荷鲁斯-雷的力量和神职,算是西方大陆最不希望穆尔霍兰德神系归来的神祇之一。

当然,这些神祇直接插手的可能性也不高,毕竟这片沙漠之中穆尔霍兰德神系残留的信仰能够保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此地靠近受龙之土,一旦西方诸神的力量过分降下,特别是强大神力的力量降下,必然引起皇天后土的干扰和影响。

否则这么多年西方诸神当中也不会只有天灾之神塔洛斯一直头铁的对受龙之土沿海发起冲击,而是几大神祇各方面狙击受龙之土才对。

因此,这次同犸拉的争斗,弥罗这边并非毫无胜算。

玄黄玉笏在弥罗手中凝聚,轻轻一挥,三清气息之中垂下缕缕气息,落入处在【血腥之欲】仪式之中的阿努比斯虚影体内。

【奥西里斯】、【奈芙蒂斯】、【赛特】、【尹西斯】、【炼狱复仇之神】和最重要的【长生天苍狼圣灵】内部分信息依次下,依次以玄黄玉笏将这六个名字敲碎,以三清气息洗涤后,确保没有原本痕迹后,才缓慢融入【阿努比斯】这个名字之中。

极大地强化了这个六品名字,将其推到了五品层次。

【外道/冥道/神道·正五品太乙境穆尔霍兰德神系半神阿努比斯之影】

‘果然……’

弥罗看着那个名字,心中升起些许明悟,他早就怀疑穆尔霍兰德神系的诸神还活得好好的,如今这【阿努比斯之影】也算是为弥罗解开了一个疑惑。

同时,伴随着【阿努比斯之影】的凝聚,这尊拥有神性和类神力的虚影也是达到了半神的程度,弥罗瞬间感受到冥冥之中有一道视线落下,在探查【阿努比斯之影】的诞生痕迹。

玄黄玉笏再次抬起,三清气息流转,那道视线虽然看到了沙漠之中的【阿努比斯之影】,却未曾看到隐藏在暗处的弥罗。

反倒是弥罗借着视角看到了视线的主人,穆尔霍兰德神系之中的阿努比斯,这位神祇处在一片虚空之中守卫着一座座悬浮于虚空的巨大岛屿。

那些岛屿之上凝聚着微弱的神性和力量,昭示着其本质乃是古老神圣死后留下的尸体。

‘果然,他们的本尊从未进入天宇之中吗?看来此方天地封神仪式还有一些我不清楚的地方,需要再多探究一二才行。’

弥罗一直清楚此方天宇之中的真神存在问题,诸多真神按道理上都拥有着对应道则法理的最高解释权,那么为什么诸神会受到人间信仰的影响?

虽然这种影响不是主要原因,但真神竟然会随着信徒和自身影响范围的降低而逐渐跌落原本的位格,完全不符合弥罗对于真神概念的理解。

毕竟真神对应的可是炼虚合道的境界,弥罗接触过的几位真神,其神力也有着炼虚合道境界的特性,那种高于一般信仰愿力的能量等级,或许会受到长久愿力的影响,进而被信仰愿力逐步影响自身情绪和掌握的领域,但因为失去信仰而跌落神位,这种情况让弥罗完全无法理解。

这种疑惑,在弥罗知晓冰霜少女和北极之神乌楼提鲁后,有所缓解。

据弥罗所知,狂怒神系第三号人物冰霜少女一直在摄取北极之神乌楼提鲁的力量,这位因为巨人族群的没落,导致力量出现明显衰弱的北极之神,已经陷入了长久的沉睡之中。

很有意思的是,北极之神乌楼提鲁虽然在不断衰弱,但冰霜少女却依旧不敢过分盗取他的力量,唯恐将他惊醒。

这样一位曾经一度登临中等神力,并且依靠盗取乌楼提鲁的力量维持着临近中等神力程度的女神,竟然会唯恐被自己压榨和盗取神力,如今只剩下微弱神力位格的神祇醒来。

弥罗将这部分信息结合这一方天宇刚刚开辟之初,两位女神召唤来外神的信息,再对照西方诸神之中除去农业女神席丝尔之外,所有强大神力都非本土神祇的情况,基本上就可以得出对应的答桉。

降临于此方天宇的真神,没有一位是降下真身的,他们的本质并没有降临到天宇内部。

过去弥罗还怀疑对方的本质是否是位于天宇外侧的神国之中,但现在看看阿努比斯的状态,再看看那些浮空岛,弥罗可以确定,许多神祇恐怕在星界之中也有着对应的神国,而诸多天宇内的神国和神祇面相,恐怕只是他们影响对应天宇的一种方法。

‘不计算三清之气和妙有天的加持,我的力量大致等同于微弱神力到弱等神力之间,因此按照太乙九重天的计算方法,微弱神力到弱等神力大约是一二三重天,弱等神力到中等神力甚至强大神力应该是四五六重天,而耶各那种近乎于伟大神性状态已经有一些帝君等人的气象,差不多可以对应七八九重天。’

弥罗心中初步确定了一个名单,但很快又是察觉到不对,他现在的感触是基于此方天宇的状态,而非那些真神星界之中的状态,未必能够作数,再加上皇天后土两位存在显然不能视作一般强大神力,但二者又很明显不具有太乙四五六重天的特性,倒是搞得弥罗有些迷迷湖湖。

最后,弥罗只能将这份对比视作是自己现在的感受,具体情况还需要等待后续的接触才行。

‘现在,最重要的是看看阿努比斯怎么想。’

弥罗遥遥感知着星界的阿努比斯,出乎弥罗的预料,这位神祇在投下视线,观察一下【阿努比斯之影】的状态后,便收回了目光,没有过多理会那个显然和他有关系的虚影,而是继续关注着身前的神祇骸骨。

一直留心观察的弥罗发现在这位阿努比斯的注视之下,那些神祇尸骸的石化速度比他将目光落下【阿努比斯之影】的时候,快了一线。

直到二者联系彻底断去,弥罗才将目光转回到【阿努比斯之影】身上,他先是仔细感知【阿努比斯之影】的变化,甚至还以三清气息过滤了一次,确定没有其他力量残留之后,才重新降下力量,掌控这【阿努比斯之影】。

感受体内增强不少的力量,弥罗仔细回忆先前阿努比斯的目光变化,以及阿努比斯身上的气息和神祇尸骸的变化。

‘完全不在意吗?是因为降临下来的力量会有什么影响?还是因为关注那些尸骸更重要?而且,这个宇宙的阿努比斯的气息,我似乎在这方天宇的哪里见到过……’

弥罗心中浮现出一丝丝奇怪的感觉,按道理而言,到了他这种境界,不应该存在这类的错觉,真的出现只可能二者的类似并非明面上,而是另一种神秘学层面上的概念重合,在其灵觉感应下产生的奇妙感应。

也正如凡人很难回忆起自己的这种感觉,弥罗此刻也无法确定自己到底在哪里见到过阿努比斯的气息,他不由将目光转移到沙漠边缘犸拉的祭坛上。

‘算了,神祇真身以及阿努比斯的问题暂且放在一边,还是先从犸拉入手,进行一些简单的试探为好,只是此次战斗不能单单局限于收割一个犸拉的面相,更需要试探一下他神职在领域内的解释权的问题,最好是能够探查一下狩猎、猎杀这个领域到底有多少人占据了解释权……’

弥罗心中浮现出这样的想法之后,便是开始远远的观察犸拉祭坛,以及整个血腥之欲仪式的细微变化。

越是观察,弥罗越是觉得其中有个别的运转方式非常眼熟。

‘这部分似乎和苍狼身上获得的部分狩猎概念有所重合,所以这家伙对于仪式的布置是这么的粗糙的吗?’弥罗察觉到眼熟的地方后,不由感慨犸拉的粗暴做法,但也正是犸拉这种直白的选择,让他修改起来轻松许多。

一道道蕴含死亡气息的类神力从【阿努比斯之影】内流淌而出,死亡领域开始融入了血腥之欲仪式,并以此为根基,开始影响整个仪式的运转。

此刻的弥罗就是仗着犸拉的力量在受龙之土附近受限,外加自己从苍狼半神身上获得了部分犸拉【猎人】神职中对应狩猎部分的信息,才动手修改仪式,当然他能修改的方面也不是很多,哪怕将死亡领域融入其中,弥罗能做的也只是放大了其中欲望方面的概念,狩猎、猎杀领域并无变化。

但死亡领域的加入,造成的结局却是整个血腥之欲仪式变成了大乱斗。

所有参与其中的个体都会被仪式影响,所有人完成猎杀之后都能够得到一部分的狩猎和猎杀领域的加持,以及死亡领域带来的丰厚生命、灵魂力量。作为仪式核心的犸拉虽然依旧能够从中每一次的狩猎和猎杀活动中获得一部分力量,但真正的大头却被约束在了仪式的最后,唯有最后的生还者方能得到这场猎杀盛会的最大成果。

仪式的变化,犸拉自然有所察觉,甚至他手中还保留着一部分的仪式主导权,但他更能够感受到仪式更改之后带来的好处。

‘无规则大乱斗吗?有意思,想不到在这片沙漠之中还有其他的猎手,是受龙之土中的那头苍狼半神,还是索罗诺尔·杉岚德瑞?如果是那头苍狼还好,若是索罗诺尔那边……’

犸拉眼中浮现出猩红的光辉,思索着得失。

作为一位混乱邪恶阵营的神祇,犸拉和绝大多数自然侧善良和秩序阵营的神祇保持着相互敌对的关系。

其中精灵族的狩猎、箭术,以及在荒野和恶劣之地生存之神索罗诺尔·杉岚德瑞是犸拉最忌惮的神祇之一,这位执掌箭术、狩猎和荒野生存神职的神祇在精灵族占据主导的时代,一度登临中等神力的程度,虽然随着精灵族的没落,神力等级也是逐渐下降,在此方天宇之中只能保持弱等神力的等级,但犸拉不得不承认对方在狩猎领域的研究,还要略高于他。

若是这一位动手,扭曲他的血腥之欲仪式是十拿九稳的事情。

毕竟双方的争斗可不局限于这方天宇,在其他的天宇之中,这位精灵族神祇也是同他交锋过多次。

作为并不擅长魔法仪式的神祇,犸拉很清楚专属于自己的仪式基本已经被他的几个对头研究透彻,只是犸拉早早做了限制,不到半神一级,根本无力撼动这个仪式的运转方式。而过去的时候,干扰血腥之欲仪式并不会对他造成太大的影响,也没有神祇想着对血腥之欲仪式进行干扰,半神一流更不会傻乎乎地插手,落得被其盯上,最终被猎杀的结局。

但现在不一样,这次血腥之欲仪式如果出现问题,犸拉前期的投入都将打水漂,这个时候再有人来撼动他的位格,或者受到什么创伤,他必然会跌落现有的神格等级,成为微弱神力的一员。

这种情况下,索罗诺尔一定乐意插上一手。

同样的道理,苍狼半神在受龙战役之中撕裂了犸拉的部分领域,从他猎人神职之中夺取了部分信息,也是有能力修改他的仪式。最重要的是苍狼半神的背后有着受龙之土大量精魄半神的辅左,甚至还有夫子这类知识侧,智慧侧此方天宇内的中等神力撑腰,想要从血腥之欲仪式当中找出一些漏洞,并不是什么难事。

想到这里,犸拉又是气得牙痒痒。

‘若非当初那头苍狼,我在此方天宇如何会落到如此地步,若是能够在此登临中等神力,或许我也有机会摆脱那位的影响……’

想到这里,犸拉看向被扭曲的血腥之欲仪式神情顿时变了。

‘若是将此次仪式完成,我的神格等级大概能够提升一级,稳定如今的弱等神力…罢了,死亡领域都来了,那么还要秩序做什么,大乱斗不久应该越混乱越好吗……’

猩红的光辉在犸拉的眼中浮现,属于犸拉的领域和神力随着血光的浮现,融入到仪式之中,以自己手中的掌控权,将混乱领域也是引入了仪式之中,并向四周发起通告。

‘来厮杀吧,在血腥的欢宴之中,选出最强大的猎手!’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死灵法师只想种树 我只是个小人物 巨星从港娱97开始 做媒这一块,我谁都不服 丑妃虐渣不从良
相关推荐:
最强亡灵进化系统大明完美暴君我在木叶说书,白牙泪目了全民诸天:我能一键满级洪荒:灌江口说书,嫦娥泪目地球时停的我只能去探索洪荒国运:开局扮演张三丰,队友小妲己女扮男装,宿主又奶又A校草不是女扮男装吗夫人中举后,女扮男装惊爆朝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