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七章 缘分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赵玄麒并不知暗中变化,他脱离天剑峰之后,以归虚之力隐匿自身气息,断绝天机感应,远离了北剑山脉,但也没有回到天福山脉的山谷之中,而是随意找了一处山洞落脚。

他盘膝坐下,闭目凝思,从衣物之中取出几个玉瓶,倒出了一枚枚圆滚滚散发着馨香的丹丸,随后便一股脑的将这些丹丸塞入了口中。

这些都是天机门给予他的上等丹药,专门供应神通强者使用,蕴含大量养分元炁,能够迅速补充体能消耗,普通人根本无法服用,即便是神通高手,也只能有限量的服用,一到两枚便可以满足身体需求,过多服用可能导致元炁暴动从而损伤根本。

但赵玄麒不同,一两枚丹丸的功效根本不够补充他的消耗。

咕噜咕噜!

丹药入腹,五脏六腑运转,如同无底深渊,勐烈搅动,丹丸被瞬间碾碎,其中药效眨眼之间就被吸收转化,原本在之前战斗之中大量消耗的元炁迅速补充。

在神将世界,强大的消化功能是他早期仰仗的强大天赋,但与此时他的脏腑功能相比,简直有着天壤之别。

十几枚丹药下肚,即便是顶尖神通高手体内也要元炁暴涨,经脉爆裂,但赵玄麒还不够量,他勐然吸气。

呼!

周围环境狂风大作,恐怖的元炁被他牵引,注入身体之内。

其他武人,牵引元炁需要分辨种类,选择契合自身与所学绝学特性的元炁,然后缓慢炼化,化为己用。

神通高手一战,若是元炁消耗过量,补充消耗往往就要花上数日甚至月余时间。

但赵玄麒对任何元炁都来者不拒,鲸吞所有,五脏六腑归虚搅动,全部化为混芒之力,短短半个时辰,便已经恢复到巅峰体能。

如今他的身体,已经到了神之又神的地步。

“这一战,倒是波澜起伏,不过也已经大致测定出了如今我的实力程度。”

体能恢复之后,赵玄麒缓缓睁开双眼,回顾之前的战斗。

洪行仙临阵突破,合星君之位,虽然还未来得及积累实力,但其水平应当能够步入当世顶尖,堪比古代先天神魔,这等存在,也无法从他手中逃脱性命。

倒是恒阳帝出手,道源之力的强度让他感到一丝意外。

虽然他一掌将恒阳帝逼得自行消散虚影,但实际上,对方只是远程降临力量,恐怕施展的实力还不到本体实力的十分之一二。

掌印道源,红尘为仙,几乎能够代表此方世界天道的一种力量。

“不过,恒阳帝使用力量似乎还有很大限制,否则以他的实力,早就能够镇压世间,不用像如今这般麻烦,短时间内,他还无法对我造成威胁。”

赵玄麒心中暗道。

随后,他手掌一翻,一团湛蓝光芒闪烁,形成了一副古拙冠冕的形态,冠冕之上密布蛛网一般的裂痕,似乎随时都会彻底崩散。

此时,混芒之力将整个冠冕笼罩,隔绝其一切天机感应与元炁波动。

御灵一途的道源奇宝,天之冠冕。

“道源奇宝么?虽然以物品之形现世,但本质上,却并非实体,而是一团莫名本源,能够在虚实之间随意转化,真是神奇。”

赵玄麒尝试操纵其进行转换,然后以意识侵入其中,感受其中本源。

可惜,其内本源已经近乎完全破碎,并且御灵之道,与他的道路相差甚远,这东西对他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

他微微摇了摇头,将其收起,准备到时候给亲近之人防身使用。

然后,他再次沉下心思,感应身体之内的变化。

与洪行仙一战之后,他明显感受到,自身出现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体内,筋骨皮膜内无界特性蕴藏,五脏六腑中归虚特性运转,原本两者原本泾渭分明,虽然同属于一身,共同服务,但就好似阴阳太极球的两端,无论如何运转,都不会相互交融。

但如今,却有了一些细微的改变。

赵玄麒感应到,血液与经脉之中,两股力量居然有了轻微的交集,虽然还远远称不上融合,但这仍旧让赵玄麒心中大震。

突破境界,完成身体改造之后,赵玄麒便一直在思考前路,但一直都没有结果。

两股力量泾渭分明,将之融合便是在挑战天地,甚至诸天之间最大的规则与禁忌。

那几乎是不可能成功的事情。

他思考过各种可能,半年之中也做出过不少尝试,都统统失败。

于是他只能走一步算一步,提前出关,在尘世之中寻找契机与灵感。

前路迷茫,他甚至已经做好了长久卡在这一步的准备。

“身体改造完成之后,我五脏六腑的归虚特性,能够转化鲸吞一切元炁,短时间内化为自身所用,而我的道路,已经超出了原有的一切体系,任何绝学与经典,都无法被我所参考。”

“理论上来说,功德之力对于我已经失去了原有的作用,我已经不再需要功德之力进行实力积累,但这也意味着我无法再快速前进,找到道路,必须抓住一切感悟与可能。”

“如今出现的这一现象虽然细微,但我必须分析出其中原因,这或许便是我之后前进的道路。”

赵玄麒十分重视,开始回忆一切细节。

他可以确定,这种现象是在与洪行仙战斗之后出现的。

“是因为洪行仙临阵突破,合星君之位,与此方天地气数交融,与他交手,让我无意之中体会到了某种天地奥秘,或者说,将之击杀之后,掠夺了他身上的庞大气运?”

赵玄麒心中猜测,但很快将之否定。

他的道路,与天地气数无关,甚至于要避开天地气数的纠缠。

“亦或者,与恒阳帝虚影现身有关,对方使用了道源之力,激发了混芒之力的某种特质?”

赵玄麒低声自语,又觉得并非是这个原因,如果是因为道源之力,当初他进入生死路之中,直面道源印记之时,应该就已经有了反应和感悟才对,不会等到今天这个时候。

他再次仔细回忆,一幅幅画面与感觉在脑海之中重复,寻找出现那一丝异样感的准确时间。

最后,他确定了下来。

是在他操控本相巨掌落下,将洪行仙连同周围山体一起轰杀成渣的那个瞬间。

“不是交锋碰撞最为激烈,生命与意志升华绽放之时,反而是在一切结束,击杀洪行仙的时刻?”

赵玄麒先是感到了一种诧异,但随后脑海之中灵光一闪,似乎捕捉到了某种可能。

再次回忆自己当时一切心境变化,他似乎有些明白了其中的原因。

其实,他一直在思考,何谓混沌?

之前他认为,混沌吞噬万物,化生万物,是一亦是万,是阴亦是阳,乃是诸天万界最本源的状态,是万物的初始与终结。

因此,在境界停滞之时,他曾经思考过一个可能,或许他无法突破,无法领悟新的境界,是因为他对世界真理与法则的认知还太过浅显,只有不断去领会,去模拟,去学习诸天万界的根本法则,明了诸天万界化生的种种经过,他才能够真正明了混沌之真谛,将无界与归虚彻底融合。

这也是他正准备去做的事情,挑战各路强者,领教诸天法则,从中去体会和感悟。

但如今看来,这条路并不正确。

他对于所谓混沌,有了更深层次的领悟。

何谓混沌?

亦一亦万,亦真亦假,亦阴亦阳,永远无法测定,永远无法揣摩,甚至外人永远无法去理解。

混沌,即是绝对的自由。

这个世界,有这个世界的混沌,那是诸天的本源,化生万物的根基,它能够自由演化规则,自有衍生世界。

但,这是它的自由,是它的世界,是它的道路。

也即是说,赵玄麒如今所经历之一切,都是基于此世混沌衍生的基础上达成的。

通过模拟他人,能够得到属于自己的绝对的自由么?

那不正是另外一种束缚?

“我的身体,我的精神,我的意志,全都在此方混沌之中,我的根本,由它演化,由它规定,这种情况之下,又岂能真正违抗此方混沌,获得真正的自由?”

此时此刻,赵玄麒不由想到了在恒阳帝香火道源之力影响之下的经验与感悟。

尘世如大网,人从未出生之时,便已经黏连在大网之上,出生之后,成长、认知、衰老等等一切行为,就是在这张大网之上挣扎和移动。

但越是活动,网就粘得越牢固,越密集,人就越没有逃脱获得自由的可能。

他去经验诸天万界所有,反而会让网变得越来越结实。

不挣脱出此方混沌衍生的大网之外,他永远无法明了混沌之真意。

“所以,答桉是‘因果’么?”

赵玄麒在心中思考,做出了假设。

与此世种种牵连,便是所谓因果。

天机门以因果之力斩断自身与物质世界的联系,便是站在此界生灵面前,对方也无法察觉其存在。

他的两界法,也有这种原理在其中。

斩断自身所有因果,便能够脱离大网么?

那岂不是说,若是能够得到天机术数道的顶级大能相助,短时间内抹去他与此界的一切因果,他便有了悟道的可能?

“不,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

赵玄麒很快下了定论。

于长歌只能斩断自身与物质世界的因果,而天机门老祖,可以连同意识与此方世界的联系都短暂隐去,使得众生遗忘他的存在。

术数道掌印之人,甚至能够淹没一段历史。

那么,神庭之中,术数道的道主级强者,有可能斩断自身与诸天的联系么?

若是可以,他们为什么没有明了混沌之道,达到无限之程度?

“他或许可以让诸天彻底遗忘他的存在,让物质世界不再显化他的形体,但有一道因果,他无法斩去,那便是他自己。”

“世界遗忘了他,但他还记得整个世界,这便是最牢固的联系,但若是斩去一部分记忆,本身记忆的不融洽很容易就会让人重新回忆过往,除非他能够在脱离世界的一瞬,将自己的一切记忆、情感与人格全部斩去,那样,或许才能真正接近‘混沌’的真意。”

赵玄麒低声自语,心中生出一股强烈的寒意。

若是真的如此去做,斩掉了自身一切记忆,那么,那个人还是原本的他么?这样的自由,能够称为真正的自由么?他,又还能称为“个体”么?

或许那个时候,对方即便真的领悟了混沌真意,也将彻底变成无意识的存在,只剩下规则的本能,然后不断去演化,进而出现新的世界或其他的东西。

这并不是他所要的自由。

难道,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走么?

“不,我与他们并不相通。”

赵玄麒枯坐思考,心中的那种绝望逐渐消散。

“越是在大网上挣扎,缠缚的便越紧,天机术数道道主,归根到底还是走在此方世界的体系之中,一步步寻找规则而上,到真正明了的时候,已经陷得太深,与世界纠缠太过牢固,不斩掉自己,根本无法脱离。”

“但我不同,我并没有合于任何规则,先天之后,便走出了自己的道路,不合法则,不掌道源,我与此方混沌的纠葛,比想象之中的要浅。”

“我要斩去的,不是自我的意识与记忆,而是与此世的羁绊与缘分。”

赵玄麒在心中暗道,回想起了与洪行仙一战之后的异样。

如果是需要斩去自我,他体内根本不可能出现哪怕一丝力量融合的倾向。

唯一的可能,便是缘分。

他与洪行仙之间缘分纠葛,他因洪行仙而离开河清道,躲藏在剑北道之中,于他有恩的赤心派因洪行仙而灭,掌门朱洪被其灭杀。

这便是缘分纠缠。

如今,他杀了洪行仙,与赤心派和此方诸天混沌的缘分解开了细微的一层,因此,他的体内才会出现这种细微的变化。

“解开纠缠,获得绝对的自由,便是我今后的道路么?”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死灵法师只想种树 巨星从港娱97开始 做媒这一块,我谁都不服 我只是个小人物 丑妃虐渣不从良
相关推荐:
聊斋:狐妖夫人为我护道一人之王家画圣相亲:你们管这叫普信男?人世见深海古神绝不死于陆地之上洪荒:天啊,这只凤凰太苟了当读者和作者同时穿书重生的我只想专心学习和将军网恋后,我躺赢了不是吧?我的网恋对象竟是大明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