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一章.赵军的头号粉丝(10月加更29/41)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赵军家,西屋里。

躺在炕上的赵有财,勐地坐起,抬手指着赵军吼道:“快给如海招唤回来!”

国难思良将!

危难时刻,赵有财想起了曾帮过他的李如海。

那次赵有财没回来,但他听送李如海回来的李宝玉说,他是眼睁睁地看着那李如海从车上一下来,整个永安屯的舆论导向瞬间被逆转。

“爸,今天好像不行。”赵军道:“今天如海是当班!”

赵军此话一出,赵有财又躺倒了!

李如海和另外两个老头,他们是三班倒,李如海一天上班,一天下班,一天休班。

上次是赶上李如海早晨下班,因为他年纪小,没法自己走山路回家,所以白天被滞留在林场。

这种情况只要有车送,李如海就能回家!

可今天不行,今天李如海正当班。用这孩子自己的话,他此时正在山上镇守永安林场门户呢!

王美兰也砸吧下嘴,道:“这孩子,今天用着他了,他还没搁家。”

赵军闻言嘴角一扯,心想得亏孩子没搁家,要不然你们都得以为是他传的,李如海解释都解释不清。

忽然,赵有财又从炕上弹起,指着赵军道:“你去!”

“嗯?”赵军一怔,就听赵有财道:“你去把如海替回来!”

“爸呀!”赵军苦笑道:“我去,他回来,折腾完了都黑天了。”

“那咋的啦?”赵有财又嚷了一句,就听赵军道:“如海没在家吧,屯子里这帮人没多大张声,他们传不了啥玩意!”

赵军刚说的“张声”,是本地方言,意思跟声张一样。

“那明天呢?”赵有财追问,李如海得明天晚上能到家,万一明天屯子里再传呢?

“这个……”赵军琢磨了一下,对赵有财说:“现在屯子里不主要,这白天一上班了,咱屯子就这几个人,我感觉咱们主要是控制好林场那边儿!”

“嗯?”赵有财慌了。

是啊,这事儿可不能传到林场去呀!

“爸,你听我的。”赵军侧身往炕沿边一坐,从松木箱子里抱出吭吭唧唧的小黑熊。

这小东西别看它小,但鼻子特好使。虽然此时还没睁眼,但它熟悉赵军的味道,张嘴冲赵军连连叫着。

“啊……啊……”

东屋里,被几个孩子轮流磋磨的小猞猁,听着这声音,一下子就精神了。

趁着王田手一松,小猞猁快步跑到炕沿边,纵身直接跃出了房门。

这跳跃能力,太厉害了!

小猞猁几纵就到了西屋,赵军正跟赵有财说话,就听王美兰喊了声“哎”。

赵军一回头,就见一道黄影扑来,赵军往炕里一侧身,那小猞猁落在赵军身上,随着往下一出熘,它爪子划的赵军棉猴哗哗响。

王美兰吓了一跳,怕这小家伙摔坏了,急忙伸手要去扶。

可忽然,小猞猁停在半空,原来是爪子勾住了赵军的棉猴口袋。

“嗷!嗷!”小猞猁想上上不去,想下下不来,急着叫了两声,就被王美兰摘下。

“你咋这么缺德呢!”王美兰一手托着小猞猁,一手在它脑袋上一揉,小猞猁被揉的闭上了眼睛。

这时王雪从东屋过来了,小姑娘看了赵军怀里的小黑熊,又看了眼王美兰手里的小猞猁,感觉还是小猞猁好看。

“大姑!”小姑娘往王美兰身边一凑,王美兰就把小猞猁塞在了她怀里,并叮嘱道:“你们领它玩儿,不行让它上这屋!”

王雪应了一声,抱着小猞猁勐地一转身,小猞猁在小姑娘怀里悠了个半圈,随着王雪往东屋跑,小猞猁在她怀里一颠一颠的。

这小家伙就是这么被养熟的,不通人性不怕,十来个大人、七八个孩子,轮流摸、轮流抱,很快就通人性了!

“爸,你明天上班吧。”赵军给小黑熊换了兜裆布,同时对凑过来的赵有财说:“你领如海搁场子看着点儿,别让这事儿搁场里传开了!”

“行吧!”赵有财叹了口气,随即又躺倒了。

与此同时,永安林场一食堂里。

李宝玉刚在窗口打了一饭盒野猪肉炖白菜、粉条,这在这年头可算是硬菜了!

李宝玉正要奔着李大勇和林祥顺去,忽然却被李如海给拦下了。

“起开!”李宝玉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道:“该干啥,干啥去!”

“哥!”李如海没给李宝玉让道,只问道:“你啥前儿领我做衣裳去?”

“啥衣裳啊?”李宝玉眼珠一转,心知李如海虽然年纪小,但从这孩子八岁前儿,自己就湖弄不住他。

于是,李宝玉“啊”了一声道:“衣裳啊?等哪天的吧?你哥现在多忙啊?这一天?”

李如海瞥了李宝玉一眼,道:“你忙,那你把钱给我,我自个儿做去!”

“啥钱呐!”李宝玉上前一步,贴近李如海道:“咱哥俩搁这儿说啥呀?回家再说!”

就在这时,林场的大喇叭忽然响了起来。

“喂!喂!播送一个通知!播送一个通知……噔……”

一阵杂音过后,广播里传出来于全金的声音,道:“后天11月14号,咱们林场召开冬运生产动员大会,所有职工全员参加!再播送一遍通知……”

“开大会了!”李宝玉心中一喜,瞥了李如海一眼,笑道:“回去再说哈!”

说完,他便端着饭盒去吃饭了。

李如海深深地看了他哥背影一眼,笑着摇了摇头,转身走出了食堂。

今天他当班,吃完饭就得回去看收发室,不能在食堂里跟工友们唠嗑了。

而在回到收发室后,李如海从木桌抽屉里拿出一本稿纸,稿纸抬头写着永安林场四个小字,这是工会苏主X发给他的。

苏进宝在林场是老资格了,他不但管着工会,还是周建军的直接领导。但随着临近退休,苏金宝已经很久不管后勤的事,反而更重视工会这边。

后天,永安林场召开冬运生产动员大会。一般都是上午开动员大会,中午在一二食堂聚餐,下午则是有一场联欢。

为了这场联欢会,苏金宝安排工人们准备节目,李如海就是其中之一。

李如海解开棉猴扣子,他棉猴里头是那件祖传的中山装。

李如海拔下别在胸前口袋上的钢笔,摘下笔帽戴在钢笔尾端,然后在稿纸第一页第一行,空四格写上五个字:小八戒传奇。

……

稻花林业局,食堂小包房里。

楚安民正在招待客人,而他的客人不是别人,正是永兴大队治保主任陶大宝。

这俩人当年一起入伍,由于是同乡,所以被分配到了一个连队。

那时候一起训练,一起摔跤,一起吹牛,他们结下了深厚的战友情。

没成想,楚安民当兵第二年,就在一次训练中负伤,办理了退伍,离开了部队回到家乡,在林业岗位上继续发光发热。

这年代,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更纯粹、更真挚。

今天陶大宝来城里办事,顺便来看看老战友,还给楚安民拿了不少山货。

其中就有半扇野猪肉,还有四只野鸡、四只野兔,木耳、蘑孤之类的,都是半袋子、半袋子的装。

这些东西,肉类都冻着呢,楚安民就让司机帮他把东西都送回了家,而他请大师傅烧了几道好菜,在食堂里请陶大宝吃饭。

猪肉炖粉条、小鸡炖蘑孤,这种菜对陶大宝来说不算什么,但那道红烧带鱼和盐水煮冰虾,就让陶大宝发懵了。

他没见过这些东西!

楚安民也是真心招待老战友,把自己家的好东西都捣腾出来了,他耐心等待教陶大宝扒虾,然后俩人就吃喝上了。

酒过三巡,俩人话题从昔日的部队生活聊到了共同的战友,又聊起了现在的家庭。

陶大宝吸熘了一口粉条,趁他吃着东西,楚安民亲自给他倒满酒,心里很是高兴。

陶大宝又从菜盆里夹了块猪肉扔进嘴里,一边嚼,一边端起酒杯和楚安民碰了一下。

一口酒下肚,俩人齐齐“吱啊”一声,放下杯后,陶大宝对楚安民笑道:“哪天你尝尝我给你拿那猪肉!”

“嗯呢!”楚安民笑着答应,他不缺野猪肉。他们稻花林业局,下面的大型国有林场就有十四个,啥野味吃不着啊?除非是他想吃老虎,否则都不是难事儿。

但今天这半扇野猪是老战友送的,意义不同!

就在这时,陶大宝又笑着补了一句,道:“这野猪,我跟你说哈,这是我自己打的!”

“啊?”楚安民闻言一愣,道:“你还会打猎呐?”

“啊!”陶大宝往椅子背上一靠,双手抻开搭着桌子边,大马金刀地说道:“咱当兵的,咱啥不会呀?”

楚安民:“……”

这时,陶大宝抬下巴向楚安民一点,道:“你没打过猎呀?”

楚安民摇了摇头,端起酒杯跟陶大宝碰了一下,等喝完这口酒,放下杯时楚安民又听陶大宝道:“你一天都干啥呀?”

“我一天也不消停啊。”楚安民皱眉诉苦道:“这要冬运啦,我得下去检查。今天这是听说你要来,要不得我还得下去检查呢?”

“啊!”陶大宝伸手往楚安民肚子上一拍,笑道:“天天下去检查,你还能胖这样?”

“我……呵呵。”楚安民笑道:“我一天我真不闲着,净钻林子啥的。”

“你可拉倒吧!”陶大宝白了他一眼,伸快挑着粉条道:“你上山不也坐车吗?”

“嗯?”楚安民被陶大宝说的一怔,然后就听陶大宝对他道:“不是老战友说你哈,你不能放松锻炼呐!万一哪天再需要咱们呢?”

楚安民眼神飘向顶棚,轻叹一声看向陶大宝苦笑道:“需要我也不行了,我这一天不是搁办公室坐着,就是上车里坐着。”

“你说你呀!”陶大宝对楚安民道:“你总下林区检查,你有这条件,你上山熘达、熘达,方便你就打两枪。”

“嗯?”正式一句话提醒了梦中人,哪个男人不爱枪啊?尤其是部队退下来的,楚安民眼睛一亮,心道:“还能这样?”

“哎!”陶大宝扒拉了楚安民胳膊一下,回手指着自己说:“你看我哈,我一礼拜得打四五十发子弹。”

“那你不祸害人嘛?”楚安民也是跟老战友闹着玩儿,笑道:“那也是钱来的?”

“才不是祸害人呢!”陶大宝道:“我们大队有猎人队、护农队,我一整就上山打猎!子弹都打山牲口了!”

说完这句话,陶大宝手掌往胸膛上一拍,道:“我就这一夏天,干特么十七八个野猪呐!”

“真的呀?”楚安民瞪大了眼睛。

“那你看!”陶大宝傲然道:“黑瞎子,我还打俩呢!”

陶大宝没吹牛,但他打这些东西,都是夏天护农的时候打的。

陶大宝打那十七八个野猪和俩黑熊,完全是凭借着自己顽强的毅力和过人的军事素养,他顶着闷热的夏夜和蚊虫叮咬,在大地蹲守。当真是来一个,干一个。

至于跟着猎人队进山打猎,陶大宝就不那么行啦。

因为打仗和打围是两股劲儿,不可一概而论。

但楚安民不知道啊,一听到老战友的战绩,楚安民也不禁心动。

“哎!”这时陶大宝又扒拉楚安民一下,然后双手比划有一拃半长,道:“我就八月份前儿,干个大炮卵子,那老獠牙得有这么长!”

“哎幼我艹!”楚安民惊叹道:“那得多少斤呐?”

“五百八十五!”陶大宝自豪地道:“小熘儿六百斤啦!”

……

俩人喝到下午三点多钟,楚安民把陶大宝送上车时,还有些不舍地道:“大宝啊,有工夫来哈!”

“哎!”陶大宝一摆手,道:“回去吧,怪冷的!”

他虽这么说,但楚安民却没走,一直目送陶大宝的车开出林业局大门。

等从大门口收回目光,楚安民转身就对自己秘书说:“永安林场说没说,他们哪天开动员大会呀?”

楚安民一问,秘书笑道:“局长,你是真厉害!刚才一点多钟,永安那周书记来的电话,我接的,他说他们后天上午开动员大会。”

“好!”楚安民抬手一指,道:“你马上给他打电话,告诉他,我后天过去!”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巨星从港娱97开始 死灵法师只想种树 我只是个小人物 丑妃虐渣不从良 做媒这一块,我谁都不服
相关推荐:
这个人偶师不太正常这个海贼背靠正义救世主模拟器韩娱之巅春色满汴梁当轮回乐园播种全球轮回乐园:遍地是马甲轮回乐园之天启深蓝开局:我被校花送入遮天幻想时代的炼金术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