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八章【转厌解厄宝符】【豹眼南星草】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上你个头...”

“师兄,你打我干嘛,我可都是为了你好...”

“好你个头,有些话,哪能随便说出口,师兄没想过争夺都管之位,另外,你莫要乱来,胡乱给白鹿道友降灾,勿谓言之不预也!”

“我...”

“今日你在府衙胡说八道,让师兄丢尽脸面,先罚一个月灵香,以示惩戒!”

“啊~师兄,你还是打我吧,往冒烟里打,别罚我香...”

......

在一声撕心裂肺的求饶中,楚尘罚没灵香,一把将小鬼仔塞进葫芦中,脸上泛起无奈之色。

以前他还诟病师父对小鬼仔太凶了,眼下他却是越发理解自家师父了。

有时候,小鬼仔的确要好好教训一番。

它没啥是非观念,内心世界只有身边人,好坏判定看亲疏关系,故而有时候说话、做事,就会胡乱来。

若它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耳报仙童,那也就算了,只是过过嘴瘾,可小鬼仔的嘴可是“金口”,恐怖的很,他不得不提前警告预防。

事实上,他是真心全力配合都管白鹿仙翁。

“玉皇紫微”两派之争,他自有分寸,分得清什么是“大道之争”,什么是“党争”。

白鹿仙翁许下“剿灭离天巫神”,治理离州的宏愿,于国于民都是大好事,他若是以“离州监察使”的权利,站在白鹿的对立面,不配合他的差事,甚至从中作梗,那无疑是误入歧途,陷入相互扯皮、相互使绊子的党争之中。

修道之人,陷入“党争”是大忌,没了大局是非观,有损道心。

当然了,他的相助肯定是有限度的,在其位谋其事,肯定不会像帮助青颖一样,舍生忘死。

至于小鬼仔“腹黑”的鬼主意,他压根没生过这个念头。

毕竟,他可没有顶级雷部神印【紫光丹天印】庇护,单靠【三光神水】护体,想必是不够的。

他的【都天大法主印】有神通【福寿来臻】,冤灵不能近,恶业不能侵,令人延寿,不患蛊毒,不生九虫。

佩戴此印,不生九虫,不患蛊毒,镇压恶业劫数,在延年益寿妙有玄奇,可在护身报命,抵御“厌胜诅咒”上,妙用就远远不如【紫光丹天印】了。

若“白鹿仙翁”被离天巫神咒死了,事情可就大发了,“离州都管”就是一块烫手山芋,无人接手了,到时候仙庭没有合适人选,随意指派一人,恐怕是第二个“青羽子”,混混日子,离州都管之位鸡肋的很。

他此前虽与白鹿仙翁竞争过“离州都管”,不过,深入离州了解情况后,细细琢磨下来,他隐约明白,玉楼前辈推荐他为“离州都管”,并不是真要硬推他上位,而是为他“铺路”,混资历。

在仙庭高功长老大会被“大长老”提名,就是最好的“资历”,多驳回一两次,后面资历就不是问题了,他跻身封疆大吏顺水推舟,轻而易举。

......

正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

几天下来,新任都管白鹿仙翁捋清离州鬼神司局面,又从旧部调来心腹,初步掌控局面后,一个震惊离州官场、修行界的消息传了出来——新任都管欲伐山破庙剿灭离天神系,一举扫荡离州魑魅魍魉,移风易俗,彻底根治“血祭”乱象!

原本,谁也没有太重视,只当白鹿仙翁说说场面话。

不过,万万没想到的是,白鹿仙翁竖起“伐山破庙”旗帜后,向离州各郡郡守、郡都管以及所有大神通修士分发了一道神符【转厌解厄宝符】。

这道【转厌解厄符】顾名思义,有转移厌炁,巫蛊、诅咒的妙用。

神符有“子母”之分。

母符一张,子符若干。

人若是腰佩“子符”,一旦受到“诅咒”,最高八成“诅咒之力”会转移到“母符”,由白鹿仙翁佩戴者承受。

换而言之,这是白鹿仙翁给离州所有人一颗定心丸,让他们放开手脚干,出了事,巫神报复诅咒,由他州都管白鹿仙翁顶着。

这消息一出,整个离州高层为之震动。

此前,“青羽子”受到仙庭训斥“懒政怠政”,实际上也是颇为委屈的。

即便他不怕离天巫神诅咒,手底下的人却是怕,遇上了离天神系的鬼神,顶多驱逐,也敢下狠手,更不敢伐山破庙。

毕竟,离天巫神深谙“擒贼先擒王”之道,不过,下手伐山破庙之人,肯定也是跑不了的,即便不是离天巫神出手,也是他麾下鬼神诅咒,威力非凡。

这导致离州本地的官员仙吏对离天神系忌讳莫深。

底下人唯唯诺诺,一州都管想干成事,那也是天方夜谭,根本不现实。

白鹿仙翁的这一手【转厌解厄符】,一下子打消了所有人的顾虑,迅速团结了一大批力量。

毕竟,谁也不想当“窝囊废”,有机会伐山破庙,斩妖除魔,谁愿意窝在城中,唯唯诺诺,忍气吞声,有人承担“八成诅咒之力”,敢出手伐山破庙的人大有人在。

毕竟,离天巫神不可能出手对付小人物,能值得离天巫神出手,卸去了大半诅咒之力,应付起来也就不麻烦了。

离州监察司,院使书房。

“好家伙,白鹿仙翁好大手笔,一下子撒出去这么多【转厌解厄符】,为了这一天,他恐怕谋划许久。”

楚尘把玩着手中白鹿仙翁差人送上门的宝符,不由感慨连连。

【转厌解厄符】他听说过,仙庭宝库就能兑换,不过,鲜少有人修炼这门符法神通,顶多有些强者,为了给后辈防身,这才会涉猎一二。

用在离州治理“血祭”上,一般人恐怕想都不敢想。

从这方面来看,白鹿仙翁是艺高人大胆,对自己极有信心,拿“离天巫神”当做了成道之路上的试炼场,当“离州都管之行”视作修行上的生死关。

要么身死道消,一命呜呼,要么伐山破庙,扫荡魔氛,踏着离天巫神的尸体成道...

这份破釜沉舟,气吞山河的气魄,饶是楚尘,心中也忍不住赞一声。

“见过监察使!”

左副监察司郁宝泉,右副监察使曹海贵联袂而来,一进书房,二人恭恭敬敬作揖行礼,静候吩咐。

“两位道友不必客气,坐吧!”

楚尘招呼着二人在书桉前的会客厅坐下,笑着指了指手中把玩的【转厌解厄符】,道:

“白鹿都管欲破山伐庙,扫荡离州魔氛,贫道颇为动容,为他气魄折服,今日唤二位过来,没有别的事,就是传达都管之命,咱们离州监察司,日后的主要差事就是辅左都管干成这件大事,全力配合,不得懈怠。”

“是!谨遵监察使法旨”

郁宝泉、曹海贵连忙拱手一礼,一副听命行事的模样。

不过嘛,二人拱手时,却是不经意间眼神交流,心中古怪。

若是上一任离州监察使说这话,他们不会多想,可是...这位新任楚监察使,他们就不得不多想了。

仙庭调走了“玉皇派”的前任监察使,派来了这位“紫微派”翘楚,怎么看事情都不简单...

莫非......

楚尘如今身怀【火眼雷眸】,看破虚妄,一眼就看出了二人的异样,心中颇为无语:

“你们二人,真听明白了?”

“监察使,吾等听明白了。”

郁宝泉、曹海贵这下真明白了,信誓旦旦,拍胸脯保证。

楚尘:“......”

等人走后,小鬼仔小声问道:

“师兄,他们真听明白了吗?”

楚尘一双慧眼微微绽放火光,雷光闪烁,语气悠悠:

“恐怕是误会了。”

......

接下来三个月,离州显得很是热闹。

州鬼神司以及下辖一众郡鬼神司开始了轰轰烈烈“伐山破庙”,讨伐“血祭”鬼神的大业,一旦发现鬼神欲求“血祭”,离州鬼神司便会雷霆出击,伐山破庙,连连出手。

不过嘛,收获并不大,只是扫荡了一些淫祀野庙,草头野神,离天神系的神庙斩获不大。

最大的斩获就是干掉了两座离天第八代“云孙庙”,灭了三头最高不过五品的鬼神,对离天巫神没有多大影响。

事实证明,郁宝泉、曹海贵还真是误会了。

基本上,但凡州监察司,有涉及“离天巫神”的情报消息,左右两位副监察使都会第一时间向他禀报,让他拿主意。

即便,每次楚尘都让二人及时转交州鬼神司,也没让二人“明白”他的意思。

原本许多小事,以二人的职务,完全可以当机立断,便宜行事,不过,一旦涉及“巫神”的情报,二人统统事无巨细向他汇报请示,由他裁决。

“我本将心向明月,无奈明月照沟渠。”

州监察司后院,修行净室,楚尘摇头,心中颇为无奈,他都懒得提点了,越提点,也容易让属下会错意。

唯有事实才能证明他的真实立场。

这些日子,楚尘倒是认认真真投入差事,不仅发动州监察司搜查线索,他暗中掌握的【金龙卫】【洛归乡先锋军】的力量也发动。

只可惜,没能搜查到离天神系的重大线索。

当然了,万事开头难。

离天巫神行事谨慎,对核心祖庙、子庙以及孙庙甚至看重,自然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找到伐灭,需要徐徐图之。

相比起白鹿仙翁上任后的大刀阔斧,诸事缠身,忙得不可开交,身为州监察使的楚尘就清闲多了。

除了日常存思炼气,太虚炼神养性,他着手重练【天髓灵文十二神印】,【湘祖鹤牌草牌】、【阴阳神偶】等,将其统统换成了一品雷击神木,一众法宝脱胎换骨。

不仅法宝中的灵印童子灵性大涨,威力更进一步,更为重要的是,法宝潜力越发出众了,统统都有了“顶级法宝”之姿。

除此之外,楚尘在财神爷赵真君赐下的【火龙万胜神药】法门上下了很大一番功夫。

不过,参悟法门上颇为不顺。

一来,【天垣二十八宿雷火法药神丹】修炼法门极为深奥,涉及丹道、雷法诸般法门,他在这方面还差了一些火候,。

二来,二十八宿雷火神丹所需要的二十八味神药极其难寻。

天有角木蛟、亢金龙、心月狐、尾火虎等二十八宿,每一星宿都对应一位神草。

这些日子,楚尘发动背后的一切资源,地元龙宫、仙庭宝库,商会...他也就仅仅只搜罗到了五种神草。

这其中,有四种神草来自地元龙宫。

据送神草上门的地元龙君说,青颖炼化了“蛰龙神虫”,觉醒真龙血脉,跟着他回青州后,第一时间不是闭关潜修,而是搜遍龙宫宝库,就为了帮他搜罗神草...

楚尘当时见龙君语气幽怨,让他哭笑不得之余,心中颇为温暖。

“师兄~你出关没有?我进来了!”

修行净室外,小鬼仔估摸着自家师兄差不多结束日常功课,摸着梦石,神识传音呼唤。

“进来吧!”

楚尘招呼着小鬼仔进来,摇摇头,颇为无语:

“出了什么事,咋咋呼呼,没点正形。”

“嘿嘿嘿~”

小鬼仔无视自家师兄的训斥,咧嘴一笑:

“师兄,老六来离州了!”

“我知晓!”

楚尘摇摇头,老六来离州,他丝毫不意外。

原因无他,撺掇老六来离州的人,不是旁人,正是他。

老六正好也有走出玉琴山,将【互助会】发扬光大的想法,二人一拍即合,立即付诸行动了。

三个月前,楚尘前脚来离州,后脚老六就来了。

只是,老六正带领着“兄弟们”埋头发育,颇为忙碌。

“似乎方才在梦乡找我...”

楚尘隐隐有所察觉,当即望向小鬼仔:

“我方才在闭关,老六找你,说了什么?”

“喜事,师兄,老六和我说了一桩大喜事。”

小鬼仔颇为卖弄,还想着吊一下师兄胃口,不过见师兄脸色不悦,他嘿嘿一笑:

“老六说,他发现了【豹眼南星草】的线索。”

楚尘闻言,喜出外望。

【豹眼南星草】正是【火龙万胜神药】中,东方第七宿箕水豹所对应的神草。

他眼下搜罗的宝物之一。

“老六当真是我的福星。”

小鬼仔闻言,顿时心生好奇:“师兄,我呢,我呢,我是什么星。”

“你是什么星,你是小灾星!”

小鬼仔:“o(╥﹏╥)o”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做媒这一块,我谁都不服 我只是个小人物 死灵法师只想种树 丑妃虐渣不从良 巨星从港娱97开始
相关推荐:
我们白银都是这么玩的疯了吧,你管这叫检察官满唐红种田练武平天下你看我像不像仙我在诸天有角色这个医生不缺钱神话解析,知道剧情的我无敌了这个魔门混不下去了娱乐圈教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