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五章白鹿仙翁!血醮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事实上,在帝都仙庭高功长老会结束当天,万众瞩目的离州都管人选的小道消息就传遍了大昌天朝高层,就连魔庭那边也蠢蠢欲动,四下打听。

楚尘近些日子为青颖护法,没有关注外界,岳父带着青颖回青州后,他才听到外面的风声。

据说在高功长老会上,玉楼真人推举了他,不过很可惜,被天师古通真人以及一众高功长老驳回了。

目前,盛传离州鬼神司都管的人选已经敲定——此人乃是现仙庭中枢长老院长老白鹿仙翁,大派仙宗仙露观太上长老,一手仙露救济众生,救死扶伤,是修行界赫赫有名的高功前辈。

白鹿仙翁德高望重、道法高深不说,仙露观看家神通“仙露琼浆”在拔除邪炁、煞炁、蛊炁上颇有建树,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都是“离州都管”再合适不过的人选。

楚尘对没能竞选上,倒是没有太意外。

他年纪轻,目前还没有实打实的履历证明自己,综合考虑之下,给他选,他也会求稳,选一个德高望重,值得信赖的老前辈执掌边疆重镇。

退一步说,离州都管位置微妙,乃是西南最前端,若是干得好,凭此履历,若是法力修为有所精进,便可冲击“左国重臣”,前途不可限量。

仙庭长老与大长老看似只差一步,实则是一个天一个地,双方差着好几个级别。

“离州都管”作为“天梯”,跃升的跳板,自然没有那么好拿下。

“我也有仙旨...也不知是调往哪里。”

楚尘心中隐隐有些猜测。

他“离州都管”没有选上,陪跑一路,自然不是白陪跑的,仙庭方面安抚他,给他安排了差事,这倒是没有超出他的预料。

片刻功夫,楚尘带着小鬼仔、徒弟,出了洞府,迎接仙使。

灵山派宴客厅。

“仙庭中枢长老院长老,云州灵山派少掌门楚尘,潜心修行,神通有成,可堪大用,经仙庭中枢院高功长老决议,授第十四阶修真箓,赐洞元法师封号(正三品),晋升为九天金阙上卿(正三品),行便宜事;升任离州监察院使,总管一州之风纪,监察百官鬼神......”

仙庭仙使行事匆匆,传了仙庭仙旨,赐下正三品符箓、监察令牌后,连茶都没喝,很快便匆匆离去。

“哇~正三品,师兄,你果然升官了。”

小鬼仔欢呼雀跃,当着众人的面,它忍住了内心的冲动,鼓掌叫好。

楚尘、许平道长等人笑了笑,脸上微微有些惊讶。

此番,楚尘的确是升官了,从三品晋升为正三品,并且,州监察使不算是什么闲散差事。

一州高官,正三品的官员仙吏鬼神一般也就四位。(某些灵脉兴盛,人才辈出之地,州道院山长也有可能是正三品)

州牧、州都管、州城皇神、州监察使。

前三位皆是手握重权,执掌一方的显赫差事,州监察掌握的实权远逊前三位,不过却有监督一州官员仙吏鬼神的权柄,在边疆之地的离州,更有“大事奏裁、小事立断”的特权,是天朝仙庭节制一州三巨头的微妙存在。

楚尘、许平师徒二人对仙庭让他升任“州监察使”不意外。

意外的是,竟调去了离州。

“徒儿,我方才飞符打听了一下,据说原来那位离州监察使调去了大九州某地任都管,正好空出了位置。”

许平道长说完。

一旁的符华道人意味深长,接着又道:

“据说,那位原离州监察使是玉皇派的,眼下,这位离州都管白鹿仙翁出身的清露观,也是玉皇观分支之一,是玉皇派赫赫有名的高道。”

楚尘一听师父和师祖你一言我一语,心中了然。

在大昌天朝内部,虽没有正儿八经的“党派”旗帜竖起来,不过“玉皇派”“紫微派”俨然成了事实。

山头派系就在那,不是想忽视,那就能忽视的。

楚尘出身灵山派,入仙庭时便是北极驱邪院,而后入帝都道院潜修,又成了天子门生,得了紫微派的大力提拔,成了根正苗红的“北帝派翘楚”。

弱小时,“玉皇北帝”派系之分影响并不大。

然而,到了楚尘如今的道行修为,派系山头问题就没法绕过去了。

眼下便是这么一个情况。

楚尘出任离州监察使,不仅是他个人出任,而是代表“紫微派”出任。

许平道长笑了笑:

“徒儿,你可想好了,该如何胜任这份差事?”

符华道人、符灵道人听闻此言,对楚尘的回答来了兴趣。

道门中人,澹泊名利,对于派系争斗颇为不喜,不过奈何天朝仙庭制度,想要飞升封神,无论是飞升名额,还是上好差事,都必须全力争取,参与到“玉皇紫微”派的争锋之中。

不过,若是一心投入到党争之中,那就有违道心,对修行圆满大为不利。

某种程度上,对于道人而言,让他们道心与现实生出了撕裂感,颇为让人苦恼。

这,某种程度上来说,也算是修行路上的一桩大考验。

三人对“开悟”的楚尘很是不由心生期待,想看看他如何应对这种局面。

楚尘见三位长辈看来,笑了笑,他阅历可能有所不如,不过两世为人的他,眼界却是不差,对此丝毫没有苦恼:

“佛门参禅有三重境界,看山是山,看山不是山,看山还是山,徒儿颇以为然!”

许平道长、符华道人一愣,很快就被这句话吸引了。

看山是山,看山不是山,看山还是山...

这话,看似与“玉皇紫微派”斗争无关,实则句句说的是“党争”。

甚至,包囊人生万事万物,不止是参禅的三重境,更是人生三重境界。

若是能参悟三重境,世间纷纷扰扰也无法乱起禅心道心。

“好一个看山不是山,看山还是山!”

许平道长、符华道人、符灵道人三人皆是道法高深的大神通修士,一听这话,许是被点拨了一波,大受启发,颇为激动。

“徒儿,我们怎么没有听过佛门有这句妙言?莫非是你自己参悟而来?”

“这...”

楚尘一愣,大昌世界佛道禅宗没有?

好家伙,无意间当了一回文抄公。

......

接到仙庭法旨后,楚尘没有在云州久呆,手持仙旨,腰佩【离州监察令】,腾云驾雾,当天就动身前往离州赴任。

说来也巧。

在路上,楚尘偶遇一位天朝高修同道,没有搭乘飞舟宝船,只身一人,施展神通赶路。

许是同一个方向,二人相互察觉打了一个招呼。

不打招呼不要紧,一打招呼,二人都颇为吃惊。

“原来是楚道友!”

天际云海,一位身穿玄色道袍,头发胡须花白,盘坐在仙鹤的老道飞驰而来。

来人,不是旁人,正是新任离州鬼神司都管白鹿仙翁。

白鹿仙翁火急火燎赶去离州上任,他不意外,离州都管之位空悬多日,新任都管赶着上任,掌控局面,实属正常。

放他,也坐不住,很理解白鹿仙翁的心境。

这位白鹿仙翁,寿一百八十有余,三品大后期法力修为,一身纯正道门玄功,深厚无比,放在修行界,算得上是“青壮”,年岁不大,身上的劫炁也不算浓郁,潜力不小,属于玉皇派内部最有实力冲击“左国重臣”的高修高功。

眼下,一旦能够坐稳离州都管之位,将离州治理的有模有样,为天朝“开疆拓土”,日后妥妥的仙庭大长老、左国重臣候选,前途不可限量。

楚尘见了“白鹿仙翁”,心中啧啧称奇。

另一边的白鹿仙翁心中不是惊奇,而是震惊了。

他听闻同道说,有一个“新晋上三品”的后生仔楚尘与他争夺“离州都管”,甚至还得到了上任天师的推举。

外界,关于“楚尘”的传闻不少,什么天赋出众,什么力压天心一脉,有宗师气象等等,传闻中,将这位“楚道友”捧的极高。

起初,他有些不以为然,然而,真正见到了“楚尘”,他内心的不以为然消失的无隐无踪,只剩下惊讶——传闻丝毫没有夸大,甚至,许多说法还是太过保守了。

别的不说,那浑厚的修为法力,就足以说明一切。

白鹿仙翁脸上闪过一抹惊艳。

若是对方早生几年,竞争离州都管,他恐怕没有什么机会。

一念至此,白鹿仙翁心中感慨,寒暄道:

“原本贫道打算路过云州时拜访道友,一听赴任,不过路上着急赶路,一时忘记了,不过万万没想到,你我在路上竟遇上了,缘分,当真是缘分。”

“见过白鹿道友!”

楚尘作揖一礼:“那正好,你我一同前去赴任。”

白鹿仙翁微微颔首:“大善!”

他们虽归属不同的派系,不过天朝内部派系的争斗并不是市井街头的地痞流氓斗殴,再怎么争斗,表面还是一团和气,关键时刻也能团结一致对外。

能做到仙庭中枢长老院长老的位置,基本没有喜形于色的愣头青。

二人初见面,显得颇为客气。

当下,二人联袂赶往离州城。

说起来,楚尘近些日子第二次前往离州,颇为熟悉路,加之二人遁法了得,不到一个时辰,二人远遁万里,抵达了离州城。

按照惯例,新任州鬼神司都管、州监察使上任,州牧以及一众地方官吏鬼神都会远远相迎,场面极为隆重。

不过,无论是白鹿仙翁,还是楚尘,都是务实干差的性子,没有提前透露行踪,只是临近了离州城,这才没有遮掩腰间身份令牌。

饶是如此,离州方面迎接的阵仗也极大。

数万阴兵开路,敲锣打鼓,旌旗招展,十里相迎,场面极其热闹。

就像与当年楚尘跟着师父许平上任县都管时一样,他们此行,不仅是上任,更是向全州百姓、各方势力宣告——离州都管、州监察使来了。

楚尘、白鹿仙翁很是坦然地接受了离州的隆重热闹地迎接。

只是,令二人意外的是,此番,离州方面迎接他们的主管,并不是离州牧孟路,而是离州城皇神断苍。

这让楚尘、白鹿仙翁大为意外。

前些日子,楚尘与慧心师太奉旨来离州办差,离州牧孟路都是亲自招待他们,更别说,眼下是离州两大新任主官上任,作为离州牧,没有不出面的道理。

白鹿仙翁进入离州都管的角色很快。

离州都管有总领离州全域妖魔鬼神事,节制全州城皇社令府兵之权,虽同为正三品,不过白鹿仙翁却是比州城皇神高半级,是他的直属上司。

与离州各方面招呼后,白鹿仙翁很快就占据了主动,冲着州城皇神问道:

“断苍道友,州牧孟道友去了何处?可是州里遇上了事?”

“启禀都管,离州确实临时遇上了一点麻烦,州牧大人前去处置了。”

离州城皇神断苍身穿一袭华丽官袍,气质儒雅潇洒,听了指数式白鹿仙翁的问话,他没有隐瞒,如实道:

“近日,离州又有一众巫族部落联合举办【巫神血醮】,将人族充当贡品献祭,州牧听闻心中震怒,当即带人出城而去。”

楚尘、白鹿仙翁闻言一凛,巫神血醮......

醮者,祭也。

所谓的【巫神大醮】说白了,就是祭祀鬼神的仪式。

在天朝仙庭,在道门中,斋祭天地祖师鬼神也是家常便饭,大到天朝,小到小家小派,时不时就要举办斋祭,作为道士,斋醮科仪之术更是重要考校的功课。

不过嘛,莽荒子弟的巫道祭祀就不一样了,很多时候,祭祀贡品不是瓜果蔬菜,五畜之类,而是人。

巫者,上天下地,中间以“人”字通之。

在某些巫法秘术中,以人为贡品的血祭是最上乘的法门,许多厉害法门都要通过“血祭”才能炼成。

在征伐四起莽荒之地,巫道修士对“血祭”此习以为常,颇为盛行。

不过,在大昌天朝,血祭早就被“禁止”,凡是涉及“血祭”,统统视之为旁门左道,乃至邪门歪道。

白鹿仙翁神情一缓,随后问道:

“原来如此,孟道友带了多少兵马,可需要老道与楚道友出手相助?”

“都管,这不是兵马的事。”

离州城皇神摇摇头:

“离州巫道之术盛行,各地百姓、修士统统都热衷乃至痴迷血祭......”

PS:今天总算好点了,不昏昏沉沉,恢复更新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做媒这一块,我谁都不服 我只是个小人物 死灵法师只想种树 丑妃虐渣不从良 巨星从港娱97开始
相关推荐:
我们白银都是这么玩的疯了吧,你管这叫检察官满唐红种田练武平天下你看我像不像仙我在诸天有角色这个医生不缺钱神话解析,知道剧情的我无敌了这个魔门混不下去了娱乐圈教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