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章至真至诚!财神爷的“一诺”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乍一听天下第一,天下第二归属,不管是楚尘,还是青颖,心中都大为惊讶。

任谁也没想过到,天下卧虎藏龙,千年老怪,隐世强者层出不穷,各地卧虎藏龙,最强者竟是明镜先生与万法魔帝。

并且,还是公认的。

就连地元龙君这等性情高傲的先天神灵也认可这个排名。

楚尘起初略感惊讶,不过细细琢磨一番后,他倒也不意外了。

十几年前,明镜先生继承大宝,气运祖龙加身,又执掌社稷神器【山河社稷剑】【九龙玉玺】,一跃从普通上三品大神通,跻身于世间顶级强者之列。

这些年,明镜先生执掌神器,长生道行有没有大的提升不好说,不过“超品法门”肯定迅勐精进,法力修为提升至一品法力也不令人意外。

明镜先生成为人间至强者,理所应当。

至于万法魔帝,与明镜先生的情况差不多,魔庭立,与大昌分庭抗礼,开辟社稷,气运加身......

“莫非,万法魔帝是上古神魔的分身?”

楚尘暗自滴咕。

若是猜测成立,万法魔帝作为域外神魔残魂,他如何能得魔庭气运...

“二郎,你为何突然问起此事?”

地元龙君瞧出了楚尘与青颖神色不对,皱了皱眉:

“你们怎会与天下前三的天下至强者有了交集?”

楚尘、青颖无奈笑了笑,将深入小巫山寻“蛰龙神虫”,无意间遇上瘟神郭亮与上古神魔的遭遇和盘托出。

“原来如此!”

地元龙君恍然大悟,幽幽一叹:

“万万没想到,万法魔帝竟是摩云魔神的化身,难怪能异军突起,一身魔道神通如此玄妙高深,果真是大有来头。”

楚尘微微一愣。

摩云魔神就是那位上古魔神的尊号之一,他听鸣鹤上仙法力化身提起过。

他见地元龙君如此笃定,不由心生好奇:

“岳父,万法魔帝既然是域外魔神残魂,那他如何执掌一方天地国朝气运,即便有众生念力加持,他恐怕也很难祭天地社稷...”

“这倒是不难。”

地元龙君摇摇头,解释道:

“魔道擅长夺舍还魂,更有上乘高深魔门神通,不入六道轮回就能转世延命,以摩云魔神残魂的手段,他多转世几次,就能消弭域外神魔残魂的影响,彻底化作大昌土着生灵,执掌魔庭社稷不是什么难事。”

“原来如此!”

楚尘听了岳父地元龙君的解释,心中越发肯定。

那“青羽子”口中天下前三的分身,恐怕就是“万法魔帝”无疑了。

难怪“青羽子”心生紧迫,果断与“瘟神郭亮”决裂,图谋“蛰龙神虫”的机缘。

压力太大了。

若是“青羽子”事情成了,不说力敌“万法魔帝”,至少也有了自保之力。

只可惜,被他坏了机缘造化。

如今,“青羽子”的遭遇恐怕没比“瘟神郭亮”好多少,没有千年老怪追杀,却有人间至强者惦记着。

抛开别的不说,“青羽子”倒像是拿了反派大主角剧本...

......

无论是万法魔帝的来历,还是“青羽子”的下场,虽说背后牵扯极大,不过知晓了情况,也无法进一步推进,无法有什么作为。

一番议论后,众人便暂且搁置,将注意力放回自身。

原本,地元龙君打算当场带着女儿青颖回青州潜修,一方面炼化“蛰龙神虫”,另一方面,为突破上三品积累一二。

此番,青颖游历多年,道心精进圆融,仅仅只是“大道感悟”差了一些,有了差点【蛰化成真】的“蛰龙”,她将会迎来一场蜕变,上三品可期。

不过嘛,青颖拒绝了父王的提议。

原因无他,青颖想和楚尘一同参悟“蛰龙神虫”。

参悟“蛰龙神虫躯壳”,对于修炼【蛰龙睡丹功】的楚尘而言,也是一桩难得的机缘。

地元龙君听闻解释,也不好强求。

山不就我,我来就山。

作为女儿奴,龙君早就习惯了,这尊仙道分身干脆就留在了云州灵山派,为女儿、女婿护法。

不过嘛,楚尘、青颖二人没有立马参悟、炼化“蛰龙神虫”。

青颖从小巫山虫祖禁地出来,身上还有些许“巫山蛊炁”没有消弭,她需要静修两天,顺便接受龙君指点,为后续参悟、突破积累经验。

楚尘没有跟着一同闭关。

他有【三光神水】护体,体内巫山蛊炁没多少,无需理会,二来,他手上还有要紧事,独自去了修行净室闭关。

一入净室,楚尘顺手从手环仙府中取出了两件宝贝。

一个巴掌大小,似铃铛的小钟,以及两柄神剑。

正是瘟神郭亮盗取的瘟部法宝【布瘟止瘟双剑】、【瘟癀钟】。

在雷击山谷,他以【秋瘟神令】,从“青羽子”手中夺回了这两件法宝,算是小有收获,只剩下一件化形法宝【发燥幡】流落在外。

楚尘又来到净室法坛前,摆上香灯、法水、纸马等等,踏罡步斗,以【地信印】通幽入冥,前往幽冥地府。

“轰!”

地门大开,楚尘化作遁光,没入鬼门之中。

......

酆都地府,秋瘟神府。

秋瘟赵元帅、酆都郎灵关元帅在庭院中相对而坐,品茗对弈,不时交谈,关系颇为融洽。

“公明兄,你最近似乎心事重重,可又是遇上事了?”

“诶,一言难尽,还是瘟鬼郭亮那事闹得。”

秋瘟赵元帅摇摇头,也没有隐瞒,悠悠道:“近日我掐诀推演,碰碰运气,原本没抱什么希望,谁成想,随手一试,竟真察觉到了郭亮的气机。”

“哦~这是好事!”

酆都郎灵关元帅知晓他受此困扰多年,当即追问道:

“可发现什么?”

“哪是什么好事!”

秋瘟赵元帅连连摇头:“我隐隐窥得,他似乎得了一桩大机缘,气运如虹,这两天,他气息又消失了,我丝毫窥看不到...”

酆都郎灵关元帅:“也许是好事,他无意间身死道消了...”

“这恐怕不是。”

秋瘟赵元帅摇头:“他冥冥中还有一丝气息隐约可见,依我看,他恐怕是得了机缘造化,道行神通突飞勐进了...”

“这...”

酆都郎灵关元帅丹凤眼微微一沉,也明白秋瘟神赵公明忧心忡忡了。

让郭亮成了气候,在下界兴风作浪,无法制约,酿成了滔天大祸,即便赵公明背景再硬,再深厚,他也得受天条惩处,为此事负责,谁也保不住他。

一时间,酆都郎灵关元帅也不好说什么了。

也就在二人有一搭,没一搭对弈之际,庭院外有仙官匆匆而来,呈上一张青词折子。

青词,便是青辞,是人间道士上奏天庭地府的符箓。

秋瘟赵元帅这会心中烦躁,见有府中仙官不开眼送来人间上奏青词来打扰他,心中微怒,刚想开口呵斥仙官没眼力劲,不过呵斥之话还没有说出来,他很快被青词所吸引。

大昌世界的青词!

秋瘟赵元帅来了兴趣,伸手摄来青词,神识一扫。

下一刻,他脸上的神情一下子大变模样,紧锁的眉头一下子舒展开了,愁容也化作了春风拂面,隐隐间浑身散发着畅快、轻松之色。

酆都郎灵关元帅见状,顿时心生好奇:

“公明兄,遇上喜事了?”

“不错!”

秋瘟赵元帅大笑一声:“哈哈哈~本帅看走眼了,那郭亮不是得了机缘,而是身死道消。”

“恭喜恭喜!”

酆都郎灵关元帅拱手祝贺,他性子颇为高傲,凡人时如此,成神成仙时也如此,朋友不多,眼下见好友脱难,由衷为他高兴,欣喜之余不由又有些好奇:

“不知是谁斩了郭亮?”

“还能有谁!”

秋瘟赵元帅微微一笑:

“云长兄,他来了。”

酆都郎灵关元帅有些意外,刚想说什么,很快就有神府兵马来报,有客人上门了。

不多时,一尊背负仙剑的青衣道人来到了神府庭院,见到了两位元帅。

“见过帝君、真君。”

来人,正是通幽入冥的楚尘。

“楚小友,快快请坐,来人,赐座!”

秋瘟赵元帅朗声一笑:

“多亏了云长兄指点,让楚小友出手,才短短不到半年,他就干掉了郭亮,妙哉,当真是妙哉!”

赵公明一句话既感谢了关圣帝君,又夸赞了楚尘,让场面一下子热闹起来。

酆都郎灵关元帅早就隐隐有所猜测,一见真是楚尘的手笔,饶是他性子高傲,这会也露出了由衷的笑容,面上有光:

“公明兄,本帅就说楚小友有缘法,你看看,果然如此...”

楚尘听两位大神对他赞不绝口,摇摇头,拱手一礼道。

“真君,瘟神郭亮不是我杀的。”

说完,楚尘一脸惋惜。

斩杀瘟神郭亮,那就意味着与财神爷赵公明的债务一笔勾销,一口气大赚三亿玉钱,别人斩杀,只能免一半...

当然了,他倒是可以对财神爷赵公明谎称,瘟神郭亮是他所杀,真君先入为主如此认为,又有【布瘟止瘟双剑】【瘟癀钟】为证,此事基本上是板上钉钉的事。

不过嘛,这个念头只是一闪即逝,很快就被他否决了。

修行到这等境界,他道心坚定,至真至诚,不屑于干这种苟且之事,有一是一,忌讳弄虚作假。

财神爷赵公明是天庭正神,又不是妖魔鬼怪,与他为人处世的方式就是遵从道心。

楚尘见秋瘟赵元帅,酆都郎灵关元帅诧异,当即他连忙解释,将瘟神郭亮陨落之事娓娓道来。

“事情便是这样,那瘟神郭亮死在了体内上古魔神残魂手中,我捡了一个漏,出手夺回了【布瘟止瘟双剑】【瘟癀钟】。”

“只可惜,那上古魔神手段莫测,让他跑了,还有一件瘟部法宝【发燥幡】没有追缴回来...”

楚尘说完,有点不好意思,:

“真君,这瘟神郭亮虽不是我杀得,不过【布瘟止瘟双剑】【瘟癀钟】我追缴回来了,您看这对赌,债务您能不能少一点,或者多宽限几年,我养兵耗费极大,囊中羞涩...”

秋瘟赵元帅、酆都郎灵关元帅见楚尘讨价还价,不由会心一笑。

方才,楚尘高风亮节否认斩杀瘟神是自己的功劳,视亿万玉钱为粪土,转眼间,又颇为市侩地神仙讨价还价,与市井小民无异...

这番表现,落在了财神爷赵元帅眼中,却是不由眼前一亮。

一时间,他隐隐明白为何云长兄对这位楚小友另眼相看了。

修真求道,所求乃是追寻至诚至真之道。

纵是亿万之金,也抵不过心金不朽。

眼下,这位楚小友俨然入真道矣!

“哈哈哈~”

秋瘟赵元帅朗声一笑,道:

“楚小友,你有所不知,本神对郭亮死不死,并不在意,主要是追回瘟部法宝,你夺回的【布瘟止瘟双剑】能发动瘟灾,极为重要,至于【发燥幡】,遗落也就遗落了,不会引发什么后患。”

楚尘也是心思活络之人。

事实上,他与财神爷赵公明的对赌,并不严谨,双方随口提起,全看信用二字。

很多时候,解释权在赵公明手中。

一听这话,立马就明白了什么,神色一喜。

“真君,您的意思是?”

秋瘟赵元帅微微一笑,心情大好:

“不错,你我的债务一笔购销,那十万兵马算是本帅答谢之赠。”

楚尘大喜过望:

“多谢真君赏赐!”

“楚小友,你先别急着谢。”

许是心中担忧尽无,财神爷赵公明浑身轻松,心情大好,当即又道:

“你此次助我铲除叛将,解了我一桩心事,本真君这次要好好答谢你。”

楚尘一愣,方才自称“本帅”,眼下竟是“本真君”。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财神爷赵公明本尊降临了,并且,他打算另外赐予他厚赏。

果不其然,财神爷赵公明开口了,大手一挥,豪气万丈:

“楚小友,除了这十万兵马,你还想要什么,说吧!”

楚尘一怔,心中不由怦然直跳。

世人一诺值千金,那财神爷赵公明的一诺呢?

到了楚尘这个道行境界,很少有什么东西能让他激动。

这一刻,他心却是有些纷乱了。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我只是个小人物 丑妃虐渣不从良 死灵法师只想种树 巨星从港娱97开始 做媒这一块,我谁都不服
相关推荐:
我们白银都是这么玩的疯了吧,你管这叫检察官满唐红种田练武平天下你看我像不像仙我在诸天有角色这个医生不缺钱神话解析,知道剧情的我无敌了这个魔门混不下去了娱乐圈教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