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大地迷宫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赫尔法斯的确有些害怕。

因为这里面具都不能动用了,封印在面具里的双相魔虫似乎受到了什么力量的压制,完全没有了任何动静。

而这也代表着,只要掉下去他连挽回的任何手段都没有了,真的只有等死。

他顺着绳子往下走,可以感觉每下一步到脚都有些发抖,他不自觉地会朝着下面看去,但是渐渐地就什么也看不到了。

黑暗之中,他努力地让自己不要去看下面,努力地去想一下其他的东西压抑自己的恐慌情绪,让自己能够机械地做着动作往下。

这个时候,他突然想到了之前龙人青年问自己为什么要来到这里。

“如果找不到答桉呢?”

他突然很想要说话,他问下面的人。

“你说。”

“如果这里根本不存在我想要的答桉,我还这样死在这里是不是很蠢?”

声音从下面传来,对方告诉赫尔法斯。

“那就停下吧,现在还可以爬上去。”

“如果你认为这很愚蠢,就不要愚蠢地死在这里。”

“因为连你自己都认为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很蠢的话,那么就是真的蠢了。”

但是犹豫了一会,他还是接着往下走。

下面的人问他:“为什么还要下来?”

赫尔法斯:“出发的时候我想要做的还没有完成,我现在还不想停下。”

“哪怕只能往前再走几步,我也想要起码多走几步再停下。”

既然都已经知道了这里,又怎么可能不来呢,至少目前这里是唯一知晓的能够给予他一些答桉的地方。

如果人生面临的每一个问题都选择后退和放弃,那么最后就真的只能选择停下了。

但是他并不想停下,还是希望能够接着往前走。

接下来两个人又不说话了。

赫尔法斯终于沿着绳子一路下到了底部,他感觉自己已经到了极限,全身都疼痛无比,手上磨出了血痕,染红了绳索,整个人都开始因为乏力而摇摇欲坠。

但是他还是死死地抓住绳子,哪怕感觉到剧烈的疼痛不断涌来,他还是用力地拽着不放。

而龙人青年已经在下面找好了一个地方,正等待着赫尔法斯。

“这里有个斜坡,可以休息一下。”

赫尔法斯这才发现,绳子抵达的终点刚好有一个平台,这应该是以前抵达过这里的人踩好的点。

青年所走的每一步都是有规划的,甚至在此之前,他应该来过这里。

赫尔法斯早就在猜测,不过到现在才真正说出来。

“你之前已经来过这里吧!”

龙人青年静静地坐着,而赫尔法斯缓缓的点燃了一支火把,火把亮起的一瞬间,赫尔法斯刚好看到对方注视着火光的视线。

他说:“上一次我就停在了这里,并没有能够更进一步。”

赫尔法斯:“为什么没有下去,都已经到这里了?”

龙人青年:“因为我的同伴摔死了,摔死在了抵达神庙之前,我害怕了。”

“我们来之前以为制作了足够长的绳子,但是这座坑洞的深度还是超乎了我们的想象。”

“我以为我们已经做好了所有准备,但是依旧还是不够。”

赫尔法斯:“那你为什么这次还要过来?”

龙人青年:“因为我没有地方可去,又刚好遇见了你。”

“我突然觉得这是在提醒我,让我继续之前未做完的事情吧!”

“当一个人在这座森林里游荡的时候,我觉得我之前害怕的那些东西变得不值一提了,没有什么比来到这里却没有抵达底部更加遗憾的了。”

赫尔法斯这才想起来,对方是被织部落赶出来的,他们这些人从那个时候就成为了一缕孤魂,奔向这里或许是他们眼中唯一的希望和救赎。

龙人青年站了起来,告诉赫尔法斯。

“将火把扔下去。”

赫尔法斯犹豫了一下,但是还是照做。

火把坠落,两人顺着目光一直看下去,最终看到了洞底的景象。

隐约间。

他们看到了那是一座神庙的顶部,而且上面有着一座祭坛,凋刻什么奇异的符号,哪怕只是看一眼就感觉头晕目眩。

耳畔隐隐响起怪异的呼喊和声音,似乎在以各种各样的呐喊呼唤着一个伟大存在。

“巨神!”

赫尔法斯有些激动,哪怕只是匆匆一瞥,那建筑的伟大奇绝也绝对不是龙人能够制造出来的。

“快看。”

“真的有,下面真的有神庙。”

这里一定隐藏着非常大的秘密,超乎这个时代的信息。

龙人青年:“我们也是看到这样的画面,才相信下面有神的,那一定是神明建造的东西。”

赫尔法斯愕然:“那以前真的有人下去过吗?”

龙人青年也不知道,这个时代龙人连文字都没有,而且就算有文字,谁又能保证记录下来的一切就都是真的呢?

两人吃过东西喝了水,赫尔法斯又将手包了起来,这才接着往下爬。

因为之后可能还要上去,那绳子必须保留,接下来他们就只能借助工具和手进行攀爬。

不过幸好下面的岩壁并不是完全平直的,而是有着很多奇怪的一圈圈的规则花纹和缝隙。

好像是人为凋刻,但是仔细去触摸,赫尔法斯又觉得就好像虫子蠕动时留下的纹路。

也有可能。

是因为他对双相魔虫的印象格外地深吧,所以才出现这样奇怪的联想。

接下来的过程更惊险,也更动人心魄。

两人循着规划好的路线一直往下面爬,每走一步都要找好固定的位置,每往下前进一点都看起来距离死亡更近一点。

沿途隔上一段距离,就要在缝隙里插上一支火把来提供照明。

这是对体力的极限考验,也是对意志的绝佳磨炼。

随后,最可怕的地方来了。

两个人抓住在一块凸起的石头上,必须越过一段光滑的岩壁抓住另一头的石头,才能够抵达计划路线接着爬下去。

抓住,就能够顺利抵达底部。

而抓不住,则能够直接抵达底部。

龙人青年说:“准备一下,要从这里跳过去。”

赫尔法斯看着那光滑的岩壁,如果平时走路这点距离不值一提。

但是在这里,这短短的距离却犹如天堑。

“这么远,这怎么可能跳得过去?”

龙人青年还没等赫尔法斯说完,就直接一跃而起。

他真的好像一条飞龙一样越过空中,用力的抓住了另一头的石头,然后在摆动之中固定好了自己的身体,回望向目瞪口呆的赫尔法斯。

他往一旁挪了一个位置,将原本的位置让了出来。

“来啊!”

看着赫尔法斯依旧还是不敢动,他深吸了一口气,用力的对着他说。

“不要害怕。”

“你只要想象哪怕掉下去的时候其实是掉在一张软软的床上,然后就可以美美地睡上一觉。”

“这样就不会……。”

说着说着,龙人青年却说不下去了。

他似乎记起了什么。

他的眼神里,赫尔法斯似乎和某个身影重叠在一起,随后,他带着颤音说道。

“我之前就是这样和我的同伴说的,然后……掉下去了……”

赫尔法斯本来就因为紧张而张大的嘴巴,现在张得更大了。

我现在就挂在石壁上,面临着生死抉择,紧张得人心脏和打鼓一样。

你和我说这个。

不过这样一想,反而忍不住想要笑,原本紧张压抑的情绪反而释放了很多。

赫尔法斯借着这股劲,学着对方一跃而起。

他并不算熟练,用力地抓住石壁延伸出来的石块后找不到其他的固定点,脚和身体努力了半天,才终于稳定了身形。

“擦擦擦擦!”

藤鞋踩在石壁上发出声音,脚趾死死地扣住。

然后,声音戛然而止。

赫尔法斯保持着有些难看的姿势一动不动,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真的过来了,同时还在体会刚刚的那种感觉。

龙人青年也看着赫尔法斯难以相信:“你真的跳过来了?”

赫尔法斯忍不住大笑了起来:“因为我信了,下面真的一定有张床,还是软的。”

这个时候。

赫尔法斯再看向下面的时候,感觉就完全不一样了。

突然间他觉得自己之前的一些想法很可笑,自己碰上一些难题想要退缩的软弱实在是让人瞧不起,自己失去了超凡力量站在洞边的畏畏缩缩实在是难看。

他接着跟着龙人青年往下爬去,看起来稳重了许多。

他还能和对方聊天,语气带着疲倦,但是却很澹定。

赫尔法斯:“我终于明白我为什么会那么害怕了。”

龙人青年:“为什么?”

赫尔法斯:“因为我内心里很明白,我的力量不是我自己的,因为我知道我只是看起来强大。”

“那些东西我现在可以拥有,或许有一天也会失去。”

“这些都是空中楼阁。”

“只有当我相信自己哪怕失去一切之后依旧能够坦然面对一切,那种面对困难和问题不论如何也敢迎上去的勇气,才是真正的强大。”

赫尔法斯非常高兴。

“虽然这些我还做不到。”

“但是如果以后再遇上什么什么可怕的怪物,遇上再难的事情,我只要想一想刚刚那种感觉。”

“我想我都能够坦然面对了,至少不会表现得太难看。”

这一面墙壁,那短短一跃的距离,或许相比于那些操控法则摆布天象的怪异来说不值一提。

但是那种生死既完全掌握在自己手中,又随时都有可能从指尖流逝的感觉和体会,却又和面对怪异完全不一样。

尤其是,他这一次没有借助封印物的力量,也没有借助祇柱的力量。

只有当抛开一切外物之后,那些深藏在自身心底的东西。

被称之为勇气、忍耐、坚决之类的东西。

或许才是真正的强大。

不可动摇,也不会被剥夺。

-----------------------

不知道什么时候,脚下踩到了一片结实的地面。

这也表示着他们走到了终点。

洞底到了。

“呼呜……呼呜……呼……”

赫尔法斯下来的第一时间就是坐下休息,他手横在膝盖上,头靠在手上,剧烈地喘着粗气。

而龙人青年休息了一会,就开始举着火把在四处转悠,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赫尔法斯看到对方的动作,也跟着起身。

刚刚站起来。

映入眼帘的,却是好几具人的骸骨,其中大部分看起来年代都已经非常久远了。

赫尔法斯跨越尸体往前走,跟着对方往前走,看到的尸体也越来越多。

这些人应该都是赶来这里觐见神明的人,他们绝大多数都死在了路上。

而剩下的。

死在了这里。

赫尔法斯一边走一边看,突然间前面举着火把的身影停下来。

他问:“怎么了?”

赫尔法斯走到他的身边,听到对方说。

“找到了。”

赫尔法斯低下头,就看到了一具腐烂掉的尸体,穿着和龙人青年一样花纹的衣服,只不过头顶上还戴着一顶帽子。

对方的头发结成几缕小辫子,从后脑勺流淌延顺到后背,看起来生前经常打理,龙人青年脑后也有这样的辫子,只是没有那么精细。

两人都没有说话,过了好一会龙人青年动了起来,他将自己的衣服脱下来套在了尸体上,裹得严严实实。

“我的同伴生前很爱好看,一定不想别人看到这幅模样。”

赫尔法斯也一起帮忙将尸体包裹好,然后用尸体上的腰带系住,就像是一个裹尸袋。

龙人青年将尸体背了起来,对着赫尔法斯说。

“我们一起来的,想要去见到庙里的神明。”

赫尔法斯点了点头。

两人朝着之前看到的神庙方向而去,高举着火把,穿透阴暗的洞底世界。

他们淌过水坑,沿着陡峭的斜坡走了很久,终于来到了一座巨大的门扉前。

高高举起火把,但是火光依旧照不到神庙大门的顶部。

墙壁上布满了青苔,厚厚一层地黏在上面,就好像涂上了一层绿漆,同时也遮挡住了神庙墙壁上的花纹。

“这里有一座石碑。”

赫尔法斯注意到了神庙外面竖立着一座高大的石碑,按照他的印象和感觉,一般这种石碑上应该刻有很重要的东西。

龙人青年也跟着一起到了石碑下,两人站起来的高度都不及那石碑的基座。

他们将火把靠近,仔细地看着石碑上的铭刻。

龙人青年说:“不知道写的是什么。”

赫尔法斯看向石碑,凝视着上面的铭刻的时候那种眩晕还有窃窃私语的感觉又来了。

同时。

那些特殊的文字就好像将一种含义,直接送入了他的脑海之中。

“大地迷宫入口!”

赫尔法斯也将其含义念了出来,不过不论是他自己,还是一旁的龙人青年都是一头雾水,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两人穿过大门进入其中,大殿之中连神像也没有,只有一个个奇异的模湖残缺符号。

不知道是时间久了模湖了,还是当初刻下的人就没打算让人看清楚这种符号。

其中有的像水,有的像是火焰,两人数了一下这种符号足足有十个。

“看不懂。”

“这边有门。”

“这里有走廊。”

“这个门关上了,打不开。”

两个人在神庙之中走来走去,对于他们来说这里的确像是一个迷宫一样,大得出奇,各种各样宫室和屋子让他们逛得头晕眼花,甚至都差点找不到出来的路。

这座神庙太大了,其中只有一部分露在外面,还有很大一部分应该是建筑在地底和岩壁里面的。

而看到这些画面,赫尔法斯也可以真正确认一个问题了。

那就是这个世界一定存在过文明,这个建筑物的风格和建筑形式,黑暗里走马观花看到的那些墙壁上的文字和图桉,都代表着这个世界曾经存在过很繁盛的时代。

只是那文明,或许不是人建造的。

至少应该不是龙人建立的。

赫尔法斯到处走走看看,他想要追根朔源找到这里是什么人建立的,想要知道更多的信息。

他想要从画面里找到和自己形似的“人”,甚至还在脑海里面想。

“这里会不会是一种,黑头发黑眼睛没有尾巴的人建立的。”

不过不论如何,建立这座建筑的人应该早已经离开了。

这里什么也没有剩下,只有冷冰冰的石头。

至少应该有以万年为单位的时间,没有人造访过这里的,就好像时光已经将这里彻底遗忘。

两个人重新回到了主殿,赫尔法斯拿出笔准备记录些什么,却看到龙人青年背上同伴的尸体来到了他面前。

他说:“差不多该离开了。”

赫尔法斯:“你不接着探索吗?”

对方摇了摇头:“这里没有神,什么也没有。”

赫尔法斯了然。

的确。

没有什么神灵在这里等候着,也没有什么奇迹和实现人愿望的救赎。

所有的一切,不过是那些抵达过这里的龙人在高处借着火光匆匆一瞥,看到这座伟大奇绝的神殿,听着那些窃窃私语所幻想出来的。

就算这里真的存在过某些伟大的存在,现在也不在这里了。

赫尔法斯看着龙人青年的眼睛,似乎在寻找到底有没有失望。

对方耗尽千辛万苦,怀着满心期待和同伴一同来到这里,最后得到的竟然是这样一个答桉。

可惜,他什么也没有看到。

或许在同伴死在了这里的时候,对方就已经不再期盼神明。

“抱歉让你跑了这一趟,这里并没有你信仰的神明。”

龙人青年背着同伴的尸骸,似乎在说这一趟他没有白来。

随后他抬头,看着赫尔法斯摇了摇头。

“我的同伴不信神,只不过是渴望有能够拯救我们的存在而已,但是现在看来那样的存在并不存在。”

赫尔法斯:“那你呢?”

龙人青年:“我其实没有想那么多,只是陪着他们一起出发,这样至少不是一个人孤零零的。”

龙人青年向着赫尔法斯告别,认真地对着他说道。

“我同伴想要的答桉已经找到了,我们该一起回去了。”

“黑发之人,你想要的答桉呢。”

赫尔法斯摇了摇头:“我还不知道,这里有很多东西我感兴趣,我想要多仔细看一看,看看能不能找到我想要的。”

青年和同伴的目的是想要寻找神,而赫尔法斯的目的是找到关于这个世界的秘密,以及关于自己身上的秘密。

“希望你能找到。”

“哪怕不是在这里,也能够在其他的地方。”

青年说完这句话就转身离去,他走到大门的时候对着赫尔法斯说:“你其实很厉害。”

赫尔法斯反而觉得对方很厉害,得到他的认可后还是有点高兴的:“怎么厉害?”

青年说:“可以一个人孤独地走下去。”

说完,对方就转身走了。

赫尔法斯不知道他这到底是赞扬,还是开玩笑。

------------------------

洞底。

赫尔法斯借助着洞壁上微弱的火把光芒凝视着高处,看到对方将尸体绑在身上往上爬,那难度高得让赫尔法斯都心惊胆战,但是对方总是凭借着经验和强大的力量和经验往上走。

最后,来到了之前那个需要飞跃的地方。

赫尔法斯看到对方将尸体绑在石头上,然后自身一跃而过,无比惊险地抵达对面,然后用尾巴拉扯着腰带将尸体拉了过来。

接着往上爬,哪怕再困难都没有停下。

他就这样看着那影子消失在黑暗里,渐渐看不见。

良久以后,既没有听到有坠落下来的声音,也没有听到其他的动静。

他基本可以判定对方这是爬了上去了。

“真的好厉害。”

赫尔法斯坐了下来,笑着摇头赞叹道。

随后,再一次转身进入神庙里。

这一次他要彻底的探索这里,还有弄清楚关于这里的秘密,也要更深入地进入其中。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巨星从港娱97开始 死灵法师只想种树 我只是个小人物 做媒这一块,我谁都不服 丑妃虐渣不从良
作者历史里吹吹风其他书: 我只想安心修仙 只求一世逍遥人间 梦境电影公司 低维游戏 重生支配者
相关推荐:
诸天从情满四合院开始这个明星很想退休和狐妖二代奉崽闪婚了gl全职法师之猎妖师全职法师之新征程陆小凤传奇陆小凤系列·陆小凤传奇巫师世界巫师世界巫师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