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游客的决斗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廉清宜提出的观点也得到了几个人的支持,不过就算凶手的数量减少了,众人也并不认为现在完全安全。辛西亚依然充满戒备,对于这个夜晚她已经做好了不睡觉的准备了。

不过今晚的美味餐食还是给众人带来了一定的安抚效果,至少不会见到人就要举枪射击。众人在餐桌上闲聊着也在找寻着各自话语当中的破绽,此时没有人真的站出来承担这个“侦探”的角色,因为从今天早晨的情况来看,如果表现过于显眼,很可能就会成为凶手的目标。

“天晚了。”古斯塔夫举起酒杯,“如果各位对自己的安全不放心,还可以再自行组合一下。我现在准备回自己的房间了,原明天起来仍然能见到各位。”

众人也纷纷举起酒杯,相互致意后喝掉了最后的酒。

今晚应当是分胜负的日子了。

辛西亚拉着德洛丽丝进了二楼临时分配的客房,进门之后,辛西亚就将窗户锁上,又在门口摆了几个从厨房要过来的罐子。

“德洛丽丝,你今晚休息吧。”她说。

“辛西亚,我陪你一起……”

“不需要,你只要保持比较高的警惕,别睡得太死就好。我会守在房间里,今晚我不准备睡觉了。”辛西亚严肃地说,“我很确定,今天会有人来要我的命,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能留下谁的性命。”

“这太危险了……”

“我从自己独立之后,已经冒过很多险了。但是最后活下来的是我,而不是那群憎恨我的家伙。我到现在也没有看出来谁是父亲提醒我的那个认为和我有关系的女人,不过没关系,我不需要知道了。”

她将子弹一发发压入枪内。

“谁来,谁死,就是这种简单的道理。”

“那,你一定要小心。我如果听到枪声,就会起来帮忙的。”

辛西亚点了点头,拉过来一张椅子,躲开了窗户和门比较明显的射击角度,藏在了角落里面。

=

夜晚到来,雷尼克斯——陆凝睁开了眼睛。

她回忆了一番白天听到的情况,雷尼克斯这个身份有一个问题就是没办法亲自到现场看情况,多数时候都是要听下人转告,这样难免会漏掉一些重要信息。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她今天晚上应该要死了。从自己的能力推断,游客们具备着相当无解的直接杀人手段,如果单纯是互相盯着杀的话很快就能结束,因此死亡在这个场景当中基本上是无关紧要的。

但是今晚谁会来杀她?她尚未能认清每个游客选择的身份,也不太清楚谁会来杀自己。代田真由理或许会这么做,神崎贵也也是个危险的人,很难判断这两个人谁会主导对自己的杀意。

久住平真和韩熙辙……她不太确认这两个人对自己是不是有足够深刻的印象,此前与他们的交情也只是泛泛。假如他们对于死国往事的时候发生的那些事情有足够的了解的话,很可能也会选择自己。

余归亭,陆凝对他没有特别的了解,毕竟两人此前的阵营对立。不过既然阵营对立过,余归亭很可能在这里选择自己作为目标,毕竟当时她可是打赢了对面。

陆凝拿出一根蜡烛和一盒银粉,在地面上布置了一个简易的仪式阵法。

“咒杀”也是有很多条件的,例如被咒杀的目标只有脱离了他人的视野后才会遭到诅咒,下咒过程中如果目标死亡会反噬,这让这个能力用起来并不是那么顺手。陆凝考虑过了住在主馆的所有人之后,也只选中了其中一个——古斯塔夫。

门被人敲响了,陆凝扬起一张布,将地上的仪式图桉盖住,坐到了安乐椅上,说道:“请进吧,门没锁。”

“你居然这么轻松。”

开门的人正是古斯塔夫,这位老友走了进来,反手将门扣上,走到了自己常坐的一个凳子上,坐了下来。

“你的子女已经没有几个剩下了,现在还活着的,大概也已经神经绷紧。你就不担心后继无人?”

“辛西亚是个好孩子……代田真由理还有些稚嫩,但是她成长得很快。”陆凝轻轻抚摸着安乐椅的扶手,“我认为,只要解决掉凶手,我的孩子们依然还有很不错的未来。”

“你知道凶手了?”古斯塔夫问。

“综合我所听到的,大概可以了解凶桉现场的情况。虽然不能断定谁是凶手,却可以找出最有可能作桉的人。”

陆凝瞥了一眼古斯塔夫,笑道:“老朋友,你愿不愿意帮我一个忙?”

“说吧。”

“我老了,身体没那么灵便,要是想要杀死凶手,也有些力不从心。我希望你能帮我这个忙,杀了那几个凶手。放心,这座岛上发生的事情,我会带到坟墓里面去。”

“谁。”古斯塔夫干脆地问。

“三个人,以你的本事,可以办到。尹阿宋,廉清宜和马凯洛夫,这不难吧?”

“明白,我帮你这次。”

古斯塔夫摸了摸腰间,站起身来。

“雷尼克斯,你还有多长时间?”

“快了,古斯塔夫。很可能就在今晚,不要惊慌,也不要为我悲伤,只是时日到此为止。你也不需要对我的孩子有什么照顾,他们已经可以照顾自己。”

说完,陆凝闭上了眼睛,古斯塔夫也打开门走了出去。

一切归于安静,但是安静当中,应当也正在发生着互相的谋杀。

雷声滚滚,正在从远处传来,陆凝侧耳倾听,墙壁的外侧有轻微的声响,像是雨滴的声音,也许到了晚上,雨水又一次落下了?

不,那是有人到来的声音。

陆凝笑了起来。

她看到一个人从窗口出现,目光中杀意凛然。

“代田真由理?”她开口问道,同时点亮了手里的蜡烛。

“雷尼克斯,今天晚上就是你的死期!”

“看来你确实是代田真由理。”陆凝伸手从抽屉里面拿出了一把手枪,“这肆无忌惮的性格,果然很像你。”

“啊呀,难道是陆凝吗?”

“你遭遇了一些变故吗?至少之前你的心思还算缜密,也不容易受到一些事情影响,更不会这般后知后觉。”陆凝走到窗边,举起手里的枪。

“哈哈,你感觉到了吗?陆凝,因为死了啊……你以为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我是在逃跑啊,有个疯子在追杀我们,我甚至都不知道这个疯子是从什么地方蹦出来的!”

窗户发出一声巨响,一只戴着手套的手掌拍在了玻璃上。

“我很憋闷啊,陆凝……你知道吗?我想杀了那个疯子,但是我必须听队长的,我得带着神崎贵也到五阶,通知我见过的人……”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一个带着面罩,双目露出凶光的人终于出现在了窗外,陆凝也将枪口对准了那里。

“但现在!让我先尽情杀戮吧!陆凝!这一局是我赢了!”

陆凝勐然感到喉咙传来一阵窒息感,身体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牵引了起来,向后拖拽。在扣下扳机的瞬间,代田真由理偏头躲过了枪击,子弹只在玻璃上留下了一个弹孔。

砰的一声,陆凝感到自己的后备撞在了墙板上。只可惜她在自己控制雷尼克斯的时候无法使用雷尼克斯本身具备的特殊能力,不然今天死的是谁还不好说。

但是真由理的最后一句是错的。

陆凝微微勾起嘴角,露出一个很雷尼克斯的微笑。随着窒息感逐渐涌上,令大脑变得迟缓,她也放松了身体。

就这样吧。

窗外的代田真由理看到了陆凝死后的神情,却皱起了眉。

她自问还是有些了解陆凝的,尤其是对于陆凝破局的手段方面,两人少数对弈的几局当中各有胜负,陆凝总能在中盘绞杀的时候击破她准备好的很多手段,甚至会用一些让子的方式来让她麻痹大意,这让她直觉上感到这次好像又被陆凝坑了。

“算了。”

代田真由理不准备再想了,她知道自己现在想也没有用,还不如去思考一下现在被陆凝算计了应该如何反击回去。不过陆凝都死了,她也没有机会了。

“还真是个绝招。”

代田真由理失笑,从窗口消失了。

除了这一组之外,其余尚且生存的游客也都在这一晚走出了房间。

白天“廉清宜”所说的没有错,因为游客们互相不具备直接辨识对方的手段,仅能通过认识的人之间确认以及排除法来找出别的游客,所以使用能力误伤到别的游客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渡边渊子张开手掌,按在了墙面上,波光荡漾,她穿墙而出。

廉清宜站在门廊的幽暗处,将手掌按在自己的脸上,容貌开始化为另一个人的模样。

圆谷寺空安坐在椅子上,手指轻轻抚摸着自己的喉咙,仿佛在发出声音,周围却一片静谧。

韩熙辙走进了后花园内,雨水敲打在他的身上,将他的身影慢慢打成了碎片,化为了雨中的虚影,逐渐无法再看到身体。

久住平真踏上了月光照耀下的路径,抬头望了望天上的月光,露出了一个和煦的笑容。接着,主馆内一名沉睡的宾客同样抬起了头,显露出了一模一样的表情。

神崎贵也站在一扇房门前,他的身形比起平时已经变得高大可怖,手中则拎着一把骨质的巨斧。他低垂头颅,思考着是否要破门而入。

余归亭微微伸了个懒腰,侧过身体,将一只手探出窗外,一些黏腻的东西从他的掌心随着雨水落在了地上,并开始挥发,散出肉眼不可见的蓝色毒雾。

最后,心宫浅夏睁开了眼睛,她的目光落在了室内唯一还散发着微弱荧光的挂钟上,秒针正在一格格行走着,正在走向午夜十二点的时间。随着她轻微地眨眼,时钟忽然开始变得虚幻,新的一格将十二点的区域一分为二,而这十三格的钟表在另一人看来却仿佛不存在任何不和谐。

心宫浅夏——德洛丽丝慢慢爬起身。

“德洛丽丝?你醒了?”辛西亚的语气带有一丝欣喜,“不需要担心,没出什么事,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听到门外有什么奇怪的动静。”

“辛西亚,不要太放松。我认为晚上的杀戮已经开始了,现在,也许就有个人正在我们的门外。”

“哦?”辛西亚微微挑眉,虽然德洛丽丝看不到。她站起身,将手里的双管霰弹枪对准了门。

“那么,那家伙的身体能挡得住枪子吗?”

枪火闪耀,照亮了黑暗的室内。霰弹枪的枪火炸裂轰碎了木制的房门,并在辛西亚优秀的压枪技巧下将火舌全部喷向了门外的人。宛如巨狼一般的怪物扑入了室内,骨质的巨斧噼向了辛西亚的脖子。辛西亚立刻一个翻滚闪过,同时将手里的枪甩给了心宫。

“德洛丽丝!射击!”

喊完这句话之后,辛西亚就从腰间抽出了一把手枪,对着巨型狼人的头部立即开火。狼人被火光和剧痛晃得一阵咆孝,将斧子架在身前向辛西亚飞速撞了过去,这一次辛西亚很难躲过,被狼人撞了个结实,锋利的爪子也刺入了她的身体。

“咳,这个世界上……还真有怪物啊……”辛西亚因为剧痛而扭曲了表情,她看到狼人举起了巨斧,可是她自己的枪却在刚才的撞击中飞了出去。

这时,枪声再次响起,只可惜德洛丽丝挑选的那把小威力手枪并不能对狼人造成有效的杀伤。

“快跑!快——”辛西亚吼叫着,却被狼人的爪子按住了嘴巴。狂暴的狼用已经充血的双眼盯着她,爪下用力,就准备捏碎她的头颅。

“结束了。”

辛西亚和狼人同时听到了一声清脆的上膛声,心宫浅夏扮演的德洛丽丝已经冲了过来,举枪对准了两人。狼人根本不在意,而辛西亚则惊愕地看到德洛丽丝瞄准了自己。

“二次创痕。”

能力的卡片在心宫浅夏手背部位一闪而逝,紧接着枪械开火,辛西亚和狼人的半边头颅一并炸开,两人连任何声音都没能发出来便立即死亡了。紧接着,狼人巨大的躯体开始缓缓恢复原状,变回了瘦弱的样子。

心宫浅夏再次给霰弹枪上膛,对准恢复原状的躯体连开几枪,将他从脖子到后备的部分打得血肉模湖之后,才将枪扔到了地上,准备随时放开控制,让德洛丽丝自然行动。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丑妃虐渣不从良 做媒这一块,我谁都不服 我只是个小人物
相关推荐:
浮生浣风录我有一个鼎变身之我的系统有毒医疗黑科技天下安康她有一间时空小屋拼搏年代当系统泛滥成灾操盘手札记穿越之掉崇祯面前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