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一十一章:墓道迷踪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哈哈,瞧你们一个个吓的。”摆出幅大大咧咧的姿态,何飞笑了,他笑的很随意,先是成功引来包括空灵在内的诸多目光,接着便神色轻松淡定说道:“空灵你这丫头先别吓大家,还有彭哥你和大伙儿也不必紧张,虽说这是咱们首次执行深渊级任务,但也请不要忘了诅咒那永恒不变的一个规则,那就是从不发布无解任务!只要有生路在,咱们就没必要害怕,绝望什么的就更加无从谈起了。”

还别说,被何飞这么一提醒,又见青年那信心满满的样子,刚刚还提心吊胆的众人登时醒了,纷纷恍然回神明白过来,随着众人幡然醒悟,早先还满是紧张压抑的现场气氛亦顷刻间恢复轻松,而彭虎也果然在何飞言罢的下一刻摸着下巴点头说道:“嗯,有道理,除非诅咒真想让弄死咱们,否则它便不会发布无解任务,其实无论是哪种等级的灵异任务,只要有生路在,那么就总有破局希望,纵使是看起来非常吓人的深渊级,实际也不例外。”

“的确,至今为止诅咒就没发布过完全没有生路的任务,当然,若真发布了,咱们也不会活到现在。”接过彭虎的话头,汤萌呼了口气,随后亦轻轻点头出言附和,身旁程樱虽未说话,可她那原本挂在脸上的紧张却也是实打实消失无踪,程樱如此,其余人亦是如此,哪怕是起初最为胆怯的陈水宏也在听完何飞的提醒后有所放松。

(靠,终于稳定下来了……)

众人的情绪稳定被何飞尽收眼底,见状,何飞暗自松了口气,顺带又朝空灵狂使眼色,先是暗示少女不要扰乱军心,接着便打起精神继续发言,俨然要进一步鼓舞士气,这既是为了一众队友也是为了何飞自己,设想下,如果在任务还没开始的情况下执行者就提前吓瘫了,那后面的任务还怎么执行?

有些时候,阻碍执‎​​‎​‏‎‏​‎‏​‏‏‏行者完成任务的既不是看似吓人的任务等级也不是神秘未知的鬼物灵体,而是恐惧,是执行者自己制造的恐惧心理!

何飞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他才会成为现场第一个挣脱恐惧的执行者,同时他也是现场第一个鼓舞士气的执行者,只可惜何飞的鼓舞士气最终没有继续下去,非是他不想凭借口才多说几句,而是……

呲,呲呲呲。

维持着轻松镇定,正当何飞打算继续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忽然间,现场传来阵阵杂音,随着刺耳杂音起伏响彻,循声回头,就见前方屏幕自行亮起,原本漆黑的屏幕正一点点浮现亮光。

继普通、中上以及困难之后,第七执行团队的首场深渊级任务就要开始了!

……………

当杂音响起的那一刻,无论是谁,每个人都循声抬头看向屏幕,一时间,大厅额外安静。

黑色的屏幕正一点点变得明亮,先是浮现雪花,接着呲呲作响,最后,伴随着杂音雪花双双消失,却而代之的是一幕昏暗画面。

透过画面定睛看去,才发现画面不仅昏暗,同时还阴森无比,之所以用阴森形容,那是因为视频场景极其特殊,既非高楼林立的城市画面亦非清新怡然的乡村场景,甚至都不像是地表,而是巷道,不错,随着视频预览正式开始,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条漆黑阴暗的地下巷道。

见视频开始就是昏暗巷道,屏幕前,众人有些愕然,但也只是愕然罢了,毕竟大伙儿之前曾讨论过任务名称,而任务名称则又带着个‘冢’字,冢,顾名思义,寓意为死者休息之所,俗称坟墓,也就是埋葬死人的地方,如所料不错,即将开始的这场任务应该和坟墓有关,直到视频预览正式开始,众人才意识到自己的理解完全正确,映入眼帘的亦十有八九不是地表,而是地表之下,或者说……

目前浮现在镜头之中的正是一条地下墓道!

理解至此,何飞不免心生好奇,同在现场的程樱等人也纷纷显露好奇之色,就连任何时候都镇定怡然的赵平都下意识睁大眼睛,可也就在执行者心生好奇的时候,原本昏暗的墓道逐渐清晰,死寂的环境也同时被声响打破,定睛看去,就见一条身影从镜头后方突兀掠过,至此走到镜头之前,透过镜头,只见来人是一名30出头壮年男子,此人容貌普通,个头中等,且装备齐全颇为丰富,除背着个黑色背包外,两手亦各持工具,左手为聚光极好的手电,右手则持着把做工精良的工兵铲,目前正神情谨慎缓慢前行,借着手电在漆黑阴暗的墓道中悄悄探索,本以为此人便是墓道当中唯一存在,不料待男子途径镜头后,后方竟再度浮现身影,紧随其后的则是名体态臃肿的胖子,胖子不单与壮年男子年龄相当,就连装备都基本一样,同样的身背行囊,同样手持铁铲,继而在壮年男子的打头下谨慎尾随。

这还没完,随着前边两人途径镜头,很快,一名女性映入视野,由于镜头视角的关系,再加之手电照射,众人刚好能清晰看到途径之人的外形样貌,区别于前边两人皆为男性,这次映入镜头的是名年轻女性,女人容貌不俗很是好看,但却并非纯粹东方面孔,稍有弯曲的鼻尖证明着女人略带欧美血统,当然女人的容貌不是重点,重点女人手里还持着把疑似金属打造的雨伞,目前正一边前进一边维持着随时开伞的戒备姿态,随着持伞女人途径镜头,后面又跟来了两名中年人,其中一人身材瘦弱,40多岁的年纪却携带有一副病态姿容,而男人那张嘴喘息的样子亦基本证明了此人身体算不太好,张嘴期间,几颗金牙在灯光下偶尔闪烁,倒是最后一人身体不错,明明年近五

旬头发稍白,然整体却给人一种壮实感觉,行进期间眼珠转动,举止透露着一股精明。

此时此刻,5人就这样先后途径了视频镜头,开始在阴森压抑的墓道中缓慢前行,见状,包括何飞在内,众人无不惊疑,唯独陈逍遥面露恍然,故而在看清5人行装的下一刻嘴唇微动吐出一言:“盗墓贼,非常专业的盗墓贼。”

盗墓贼?专业的?

陈逍遥出于本能的身份判定让刚刚还惊疑不定的何飞等人恍然大悟,的确,先不说几人出现在地下墓道本就是件极不合理的事,单单几人的行囊装备就足以证明某些真相,那聚光极好特殊手电,那做工精良的工兵铁铲,还有那把不管怎么看都绝非普通的金属雨伞,再加之几人置身墓道的毫无惧色,不错,这些人全是来此获利的盗墓贼,而那举手投足表情动作也同样证明了对方能耐,想到这里,何飞微微点头,眼睛则自始至终盯着屏幕。

视频里,自打5人现身墓道,镜头便一直尾随,随5人的前行移动而一起移动,此刻,维持着谨小慎微,5人正不紧不慢途径墓道,在看似永无尽头的墓道中接连穿梭,当然,看似永无尽头,实则不多久便来到了一面石门之前,随着石门堵路无法前进,本以为几人会面露失望打道回府,不料几人却聚集门前商议开来,过了片刻,好似参悟了某种玄机,带头男子动手摸索,开始在石门附近认真寻找,最后竟在石门旁找到了某个隐藏机关,随着手掌用力按下,只听哗啦一声,身前石门自行打开,可也就在这个时候,异变突发!

沉重石门才刚开启,肥胖男子便大大咧咧拔腿就走,岂料才刚走几步,对面竟瞬间射来几根弩箭,箭锋直奔胖子面门!然说时迟,那时快,就好像早就料到门内会有危险似的,弩箭射来之际,持伞女人纵身而动,在猛然‎​​‎​‏‎‏​‎‏​‏‏‏窜至胖子身前的刹那间面朝弩箭撑开雨伞,随着金属雨伞骤然撑开,只听一阵撞击脆响,几根弩箭应声而落,竟统统被伞挡住!

目睹着铁伞撑开展露全貌,又见伞身竟能硬抗弓弩,屏幕前,如果说何飞等人目前还只是单纯惊讶的话,那么疑似懂行的陈逍遥却登时两眼睁大,嘴里不由脱口而出:“金刚伞!”

没有人知道陈逍遥为何能瞬间叫出铁伞名称,但视频却也在此刻变得危险起来,顺着目光看向屏幕,就见带头男子开始叫嚷,事实上早在女人用金属雨伞遮挡弩箭的时候,男子就已经如发现了某种十分可怕的威胁般大声叫嚷招呼快逃,看向身后墓道的眼神竟全身骇然惊惧!在带头男子的提醒下,剩余4人随之回头,手电亦集体照向来时墓道,且刚一回头,4人也纷纷露出惊惧之色,维持着心惊胆寒,5人二话不说拔腿就跑,朝刚刚打开的石门墓道急速狂奔,哪怕对面才刚射过弩箭,但在身后那更加恐怖的威胁面前,5人也顾不了这么多了,就这么硬着头皮仓惶急奔,逃往前方的未知区域,然而也正因5人的不管不顾跑向远方,随着5人离开,墓道重归漆黑,再也无法看清场景。

“咦?他们跑啥?刚刚到底看到了什么?草!镜头你好歹转下方向啊!”

不出所料,因镜头全程对着5人,所以执行者并未看到身后事物,任谁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吓跑的5人,只看到5人回头之际面露惊惧,接着便不管不顾拔腿就跑,由于实在搞不懂刚刚发生了什么,屏幕前,彭虎顿时急了,当场抓耳挠腮破口大骂,大骂镜头的死板固定,彭虎如此,同样惊愕于刚刚变故的何飞等人也一个个眉宇复杂,纷纷在目睹变故的刹那间内心生疑,部分人则隐隐嗅到了不详气息,其中又以何飞的眼神最为敏锐,不知是眼花还是真实,就在5人仓惶奔跑的时候,借助慌乱期间的手电晃动,他刚刚好像看到了轮廓,某条极不清晰的轮廓反射在墓道墙壁,只可惜当时5人太过慌乱,轮廓才刚显露一角,眨眼间便随手电晃动消失不见,最后仅能看到5人那仓惶奔逃的背影。

(嗯?刚刚那是什么?)

心中的狐疑让何飞不自觉眯起眼睛,眯眼的同时侧过脑袋,本能侧头看向某人,视野中,赵平亦双目微眯面露惊疑,如所料不错的话,刚刚眼镜男也应该目睹了那条微末轮廓。

话归正题,暂且不谈何飞刚刚看到什么,同样不谈赵平是否也曾目睹,随着镜头在黑暗中快速移动,不消片刻,早先还被甩掉的镜头又重新追上了几人,透过镜头继续观察,才发现场景已不知何时有了变化,随着镜头稳定不在移动,眼前已非狭长墓道,而是处空间颇大的石质房间,若套用专业术语,这里应该是连接地宫的外围墓室,当然,说是墓室,实则里面啥都没有,除墙壁雕刻着诸多未知壁画外,内中再无其他,而此刻,这群盗墓贼便置身在墓室当中,虽墓室空旷堪称阴森,但几人却未曾寻找财宝,转而一个个表情惊疑大喊大叫:

“喂!老金!你在哪?你跑哪里去了?”

“老金你他妈别开玩笑了,赶紧出来!否则你胖爷我可就要发火了啊,到时弄来的冥器一个也不分给你!”

聆听着几人紧张呼喊,这才发现少了一人,原本为数5人的团队如今已只剩4个,而那名貌似身患哮喘的金牙男子却不知何时没了踪影,见同伴莫名消失,果然,剩余的4人开始紧张,纷纷在墓室里大声呼喊,所谓的老金亦十有八九便是金牙男子的名字,一时间,维持着大喊大叫,4人在墓室里东瞅西找,可惜找了半天毫无结果,任凭逛遍整间墓室,4人皆未曾找到金牙男子,见状

,不知是被金牙男子的神秘失踪吓到还是一直后怕于刚刚的威胁追击,那名年龄最大的中年男子有些慌了,先是转动眼珠扫视周遭,接着便跑到那带头男子面前紧张说道:“喂,我说胡老弟啊,既然找不到那就算了吧,我猜老金肯定是偷偷回去了,毕竟那家伙胆子不大,有点情况肯定会跑,所以我咱们还是别找了,赶紧办正事要紧,瞧,这里已经是地宫外围了,好东西肯定都在里面。”

“啥?偷偷跑了,姓明的你开什么玩笑?就算老金那人胆子不大,可他同样是个视财如命的货,只要能弄到价值连城的冥器,这货连他媳妇都能卖,这好不容易找对地方了,冥器也眼看就要到手了,你认为他会放弃吗?老胡你说对不对?”

中年人目的不纯的言语诱导没有换来想要结果,话音刚落,还不等带头男子回答,肥硕男子便两眼一瞪呵斥开来,为了证实自己所言无虚,临了还反问了一句带头男子,而被称之为老胡的带头男子也当场站在了胖子一边,同时操着口地道京腔对中年人说道:“我说明大叔啊,咱做人不能如此无耻,是,这次咱确实是找对对方了,地宫也近在眼前了,可老金好歹也是陪咱一起下来的,若是咱抛下他不管不顾,那老金可就是彻底的吹灯拔蜡当真完了,额,要不这样吧,你先一个人去地宫里摸冥器,我和胖子还有杨小姐在这继续寻找,这样既不耽误您老发财又不影响我们找人,如此岂不皆大欢喜?”

老胡的一通连嘲带讽明显将4人划归了两类,他和胖子还有杨姓女人属于一类,被称之为明大叔的中年人则单归一类,且纵使几人之间互相认识,实则却是两类人,双方的这次同下墓穴其实也只是合作关系,一旦发生变故,大家终会各顾自己,而那名被称之为老金的金牙男子亦同样属于老胡一方,乃相熟已久的朋友关‎​​‎​‏‎‏​‎‏​‏‏‏系,既是朋友,那他就不可能撇下老金不闻不问,结果是肯定的,老胡此言一出,就见刚刚还撺掇众人别管老金的明大叔顿时被噎了个哑口无言,被老胡那骂人不带脏字的嘲讽气的够呛,听到他嘴角抽搐脸色难看,好在他也不是一般人,老胡话音刚落,明大叔便瞬间掩去了难看之色,同时堆起笑容继续说道:“嗨,胡老弟瞧你这话说的,没有你的分金定穴,我就算去了也肯定不到棺主所在,就更别提什么摸冥器了,还有肥仔你也是,我好歹也比你大了整整一辈,你咋张口姓明的闭口姓明的?这样可不太好啊。”

明大叔十分机灵的果断服软让老胡一时再无话说,而早就看此人不太顺眼的胖子也懒得理会,故而打起手电继续寻找,倒是那杨姓女人全程没有参与谈话,只是盯着壁画认真打量,时而上下凝视壁画内容时而伸手抚摸面前墙壁,而杨姓女人的关注壁画也很快引起了旁人注意,见女人一直紧盯壁画,受到吸引的老胡三人亦心怀好奇过来检查,接下来4人就这样在壁画前东摸西找,整体表现全然莫名。

(嗯?)

常言道隔行如隔山,而很多行业也确实有外人理解不了的独特手段,其中又以盗墓一行最为神秘,就好比现在,注视着4人东摸西找,屏幕前,执行者傻眼了,任谁理解不了4人举动,为何要盯着壁画来回摸索?又为何会聚精会神反复寻找?目睹此景,何飞神情茫然看向程樱,程樱目光狐疑瞥向彭虎,彭虎则摸着脑袋愣在当场,同在现场的赵平、汤萌、李天恒、陈水宏以及陶梅几人也差不多莫名其妙,空灵则更是如好奇宝宝般兴奋凝视,看似众人集体迷茫,但,也有例外,就好像逐渐看出某些道道似的,随着4人的逐渐摸索,屏幕前,陈逍遥表情变了,除神情有异愈发明显外,眼睛也随4人的不断摸索而越睁越大,最后嘴唇微动喃喃自语:“九宫八卦,盘龙游走?”

“啥?陈痞子你刚刚说啥?”陈逍遥的呢喃自语被坐在旁边的空灵听在耳里,忙好奇满满对其追问,只是……

还不等陈逍遥回答,异变再生!

许是摸了许久终有发现,当老胡把手触碰至壁画某一位置的时候,墙壁开始瓦解,看似异常坚固的墓室墙壁竟毫无征兆自行坍塌!

见墙壁冷不丁自行坍塌,4人顿时大惊,纷纷身形倒退远离墙壁,期间各自紧握手中铁铲,杨姓女人也火速打开了手中钢伞,借助金属伞面的遮挡防护,崩塌的碎石被伞挡住,倒也即时避免了几人被乱石砸死的下场,其实事情发展到这里,暂且不谈4个盗墓贼目前如何,但全程紧盯视频的执行者却实打实看懵了,不错,由于从未接触过盗墓行当,再加之对古代墓葬全无了解,自打视频开始以来,包括何飞的在内的执行者就一直看的满头雾水,虽说也知道视频里面是座墓穴,可却对里面的种种事物知之甚少,比如那最初拦路的石门,比如那突然射来的弩箭,又比如刚刚几人的摸索壁画,若再加上此时此刻的墙壁坍塌,种种怪异场景就这样看的众人目瞪口呆,同一时间,随着墙壁崩塌烟尘散去,众人定睛再看,就见空旷的墓室出现洞口,一个随墙壁崩塌而映入眼帘的漆黑大洞!

接下来,在何飞等人的紧张注视下,屏幕内,4人开始观察,果然如预料的那样拿起手电照射洞口,不知洞内空间实在太大,还是里面的黑暗能够吸光,手电竟无法照出内部场景,按理说常人面对这种情况肯定是心怀畏惧不敢近前,但盗墓贼毕竟不是常人,或者说但凡敢挖坟掘墓的又有几个胆小的?果不其然,持着手电照了半天,待确信无法看清内中环境后,4人动了,纷纷在老胡的带领下钻进洞口……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巨星从港娱97开始 丑妃虐渣不从良 死灵法师只想种树 做媒这一块,我谁都不服 我只是个小人物
相关推荐:
美女总裁的专属特工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做首富:从外卖小哥走起拜见君子青鸳呀修仙界最后的单纯从网络神豪开始异世崛起传奇离开豪门后我成了锦鲤小福星超品农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