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到底谁才是恶魔?【求订阅】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咪咪阅读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关于弱小的人类,不仅不引颈待戮,而且还妄图将他圈养起来这件事,音乐家非常的生气。

“圈养”这种事,唯有他们这些高贵的冥王卷属才有资格,什么时候轮到这些弱小可悲的人类了?

音乐家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只见音乐家周身冥界能量汇聚,气势陡然攀升数个档次。

以至于音乐家周身的冥界能量近乎化为实质,就像是圣斗士小宇宙爆发,大量的白沙竟都因此被掀起。

一时风沙漫天!

而音乐家手中的骨笛,忽然“活”了过来,骨笛之上的骷髅头上的眼眶,更是直接亮起猩红的光芒。

同时变化的还有酿酒师!

只见酿酒师身躯骤然变大,眼眶中的两团魂火,更是快速旋转,只是短短时间,竟发出慑人的光芒。

这些光芒以他为中心,快速串联到它周围方圆百米所有的骨魔身上。

随后,这些骨魔眼眶中的魂火也同时旋转起来。

旋转、旋转、旋转,这些骨魔的魂火历经旋转压缩后,竟汇聚成一滴滴猩红的液滴。

林繁神色一凝,精灵使的超强感知,让他察觉到了危险。

“大家小心,boss进入模式二了!”

众玩家齐齐心头一凛,却是连忙后撤,拉开和骨魔大军之间的距离。

面对这种没见过的boss,谁也不知道他们有什么“必杀技”,小心谨慎点总没错!

但是。

很显然已经有点为时已晚!

嗡!

伴随着音乐家骨笛中一声轰鸣,众多围拢在玩家们身旁的骨魔,眼眶中化为猩红液滴的魂火骤然失控。

轰轰轰!

伴随着一声声轰鸣,数十头骨魔却是骤然爆炸。

哗啦啦!

只是眨眼,大量的玩家HP直接被清空,然后化为漫天彩色气泡消失。

“卧槽,两个boss的模式二,竟然是组合技?!”

吃了个暴亏的玩家们,直呼卧槽,感觉有些长见识了。

“会长,不好了,「付费上班」被秒了!”

“「网络暴君」也被秒了。”

“「歪嘴龙王」也被炸的渣都不剩了。”

从大爆炸中回过神来的玩家们,随后就亲眼见证了队友的“战死”。

一时,到处都不断传来队友被秒的消息。

林繁看了下游戏UI的右下角,「付费上班」直接黑屏,而「虐猫狂人」和「发烧105°」更是直接残血,HP也只剩下寥寥十分之三。

不得不说,音乐家和酿酒师这一手献祭我方小兵,杀伤力真的很惊人。

「发烧105°」一边喝红药一边问道,“会长,要先暂时后撤吗?”

那两个boss合力献祭己方小兵这一招,确实让玩家们有些恶心。

对于玩家们而言,这些小兵可都是亮晶晶的金币和白花花的经验值。

他们这一炸,哪儿还有他们的份儿?

另外就是,破晓这游戏,目前绝大多数玩家,还不是精灵使,暂且还没有类似“嘲讽”“禁锢”“击飞”之类的技能。

面对突然献祭队友爆炸,这种群伤性AOE技能,一时还真没有太好的办法。

一旦他们这些玩家骤然死完了,那喇叭谷的入口,就只剩下原住民战士守卫了。

毕竟死后复活,还是需要再跑图的。

虽然只是从喇叭谷内部跑到谷口,但终究需要消耗一定的时间。

而这个短暂的空窗期,可能会造成原住民战士大量死亡。

那样他们的额外奖励可能就会泡汤,进攻节奏也会因此彻底被打断!

“暂时不用!”

林繁:“大家聚拢、后退,所有盾战士挡在外圈,将大家护在盾墙里面!”

众玩家有点疑惑。

这样做就能挡住那大范围爆炸吗?

盾系玩家一旦发动战技,也的确是能短暂形成“盾墙”,但战技的发动毕竟有时间限制。

一旦过了这个防护时间,过于集中的玩家们,那可就是开启了替敌方“节省炸弹”模式。

一炸就死一大片!

林繁:“我们这里谁最会说骚话?”

众玩家一怔。

“要论谁最会说骚话,那当然还得是「盖伦出轻语」......我这就在频道内喊他!”

众人愣了愣,顿时想了起来。

「盖伦出轻语」那家伙,可是一句话让整个黎明之都都破防了。

在相当长的时间,都被视为“最不受欢迎的玩家”“玩家道德底线的下水道”。

林繁:“你们不是一直想知道我契约精灵后的实力吗?那就让你们看看好了!”

林繁说完,舔了舔嘴唇。

老实说,克制这么久,他也有些饥渴难耐了!

众玩家一愣。

卧槽!

「长空」大大这是终于忍不住要装逼了吗?

众玩家集体高潮了。

「长空」大大解放精灵的飒爽英姿,那就是他们日后战斗时的模样啊!

谁不想知道自己缔约精灵后有多强?

林繁看着周围一众玩家道,“一会儿,我会解放精灵的能力,为大家清开一条道路,将所有的仇恨都拉到我的身上......你们擅长刺杀的,抽冷子就上吧!”

卧槽!

玩家们同时亢奋起来。

「长空」大大这是在给他们制造拿人头的机会啊......华夏好队友!

感动.ing!

玩家频道。

「盖伦出轻语」忽然冒泡,“「长空」大大,你想让我怎么做?”

林繁:“那两个boss,刚刚发动的是组合技能,只要让一个人分心,爆炸的威力绝对没有先前那么大......「盖伦出轻语」,骚话说起来!”

「盖伦出轻语」有些无奈。

他真的不会说骚话啊,他这人向来很实诚......

但是。

面对众队友们的期待,他也不太好拒绝。

望着远方那两boss,boss头顶的血条顿时浮现在他的眼眸。

【双刀魔大统领近卫干部·酿酒师,等级:25级,精英boss,血量23000。】

【双刀魔大统领近卫干部·音乐家,等级:23级,精英boss,血量41000。】

「盖伦出轻语」愣了愣。

酿酒师这啥情况?

等级比音乐室高两级,但血量竟只有音乐家一半左右?

不太对头啊!

以「盖伦出轻语」的认知,破晓这游戏,HP绝对是和等级挂钩的。

难道酿酒师受了伤?

就在「盖伦出轻语」打量酿酒师和音乐家的时候,酿酒师和音乐家也冷冷看着聚集在一起的玩家。

番茄免费阅读小说

外面那一张张醒目的大盾,自然也没能逃出他们的眼睛。

酿酒师冷笑,“还真是一将无能累死三军,这次我们赢定了!”

对于酿酒师的判断,音乐家也非常赞同。

对于人类军阵中的盾阵,他们实在是太了解了。

刚刚不久,盾系玩家也先后释放过盾系战技,他们也都获取了情报。

那释放出的盾墙,虽然非常强力,但时间最多不过五六秒。

且看他如何操控骨魔大爆炸,炸死那些所谓的“勇者”。

就在此时,一个巨大的声音却是响起。

「盖伦出轻语」:“音乐家你吹笛子的样子真的很像酿酒师!”

霎时。

音乐家的额头之上,一根根青筋骤然暴起。

他吹笛子的样子很像......酿酒师?

开什么玩笑?

血刀堡哪个恶魔不知道,酿酒师那混蛋吹笛子是个什么样子?

啊啊啊啊啊啊!

音乐家出离愤怒了,好贼子,竟敢如此侮辱他,侮辱他的艺术!

酿酒师也怒发冲冠,彻底破防!

畜生啊,谁不知道他最后悔的事,就是酒后动了音乐家的笛子?

那一次他足足损失了三分之二的魂火啊!

“死死死死死死死!”

卧槽!

眼见「盖伦出轻语」一句话激怒两个大boss,众玩家都有些懵了。

该说不愧是骚话王吗?

玩家们哪儿知道,「盖伦出轻语」这一句话,其实相当于对篮球明星说,你打篮球的样子像是蔡x坤。

林繁也有些傻了。

这和他的计划略微有些不符,一个boss愤怒,一个boss冷静,必然导致他们的配合出现裂痕。

组合技献祭我方小兵,可能就释放不出来,就算释放出来威力也大打折扣。

如此一来,他们组成的盾墙,就完全能防御住。

后面的真空期,就是他和玩家们的机会!

但两个同时暴怒的大boss......

必须改变计划了!

对此,林繁也没有埋怨「盖伦出轻语」的意思。

世界上又哪儿有十全十美的计划?

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才是战场上的常态!

林繁心念一动,身畔却是直接漂浮出一个酒红色的小精灵。

“改变计划,稍后爆炸后,大家自由发挥!”

林繁一语落,身影骤然从盾墙中消失。

与此同时。

暴怒的音乐家和酿酒师,却是再次发动联合技,准备一次性引爆聚拢在玩家们周边所有的骨魔。

准备一次性给玩家们来一次狠的!

他要让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人类知道惹怒他们的后果!

下一瞬,却见林繁的身影,直接出现在了众多被血红色光芒串联在一起的骨魔不远处。

林繁勐地挥舞手中的白银剑「月白」,刹那之间月白剑刃之上,释放出无比强劲月牙状剑气。

轰隆隆!

本来就处于爆炸临界点的数只骨魔,身躯瞬间炸开,爆炸的巨大气浪,瞬间向林繁吞噬而来。

而此时此刻,林繁的身影却是陡然一晃,已经出现在了另外一队骨魔的中间。

身躯就像是一个凿子,一道劲风席卷,数个骨魔瞬间被荡上半空。

而后再次发生大爆炸,再次产生一股巨大的爆炸气浪,再次向林繁的身躯席卷而来。

而林繁的身躯,却是再次消失。

他脚步所落地之处,地面跟着一荡,大面积的白沙,都因这一脚而离地三尺,林繁的身影却是骤然再次消失。

[快点,我必须还要再快点!]

[再快,我还能再快!]

可以看到,林繁的双腿之上,恐怖的元素能量已然将他的血管撑起,化为恐怖的殷红。

似要爆炸一般!

而这一根根殷红的血管,更是不断蔓延。

双腿、腹部、双手、脖颈、面颊!

[快,再快!]

[我必须赶在爆炸气浪追上我之前,引爆更多的骨魔!]

轰!

林繁一步踏出,狂风逆卷。

一剑横扫,数头骨魔直接被割掉脑袋。

而待他离开后,爆炸的恐怖气浪,却是再次席卷而至。

于是。

众多玩家就发现,林繁的身影忽而消失、忽而出现,再出现,再消失。

而每一次出现消失过后,大量的骨魔就直接爆炸。

他就似一个爆炸引信!

更恐怖的是,那些恐怖的大爆炸所造成的气浪,似都在追着林繁的脚步,但总是追不上!

这就是......精灵使吗?

这就是他们成为精灵使后战斗的姿态吗?

「长空」所缔约精灵的能力是?

时间看似很慢,但实际极快。

本来为音乐家和酿酒师所掌控的大爆炸,却是提前被林繁率先分多次引爆。

这就相当于同等量的炸药,一次性引爆和制作成一挂鞭炮后先后引爆后的区别。

虽然释放出的能量大差不差,但一次性作为一个整体被引爆,威力却明显不是被分散多次引爆后所能比的。

于是。

大爆炸就彻底失控,威力更是大幅度削弱。

爆炸叠加爆炸,只是短短时间内,就吞噬掉了一个又一个骨魔!

在短短时间内,战场之上爆炸就像是盛开的花朵,一处接一处遍地开花。

而盾系玩家们,更是第一时间发动战技。

嗡!

伴随着战技发动的特效音,一面面高大的盾牌同时浮现。

接连爆炸后所产生的冲击波,却是再次被大幅度削弱。

音乐家和酿酒师为玩家们准备的“礼物”,却是直接夭折。

二者震怒。

尤其是音乐室,更是勐地吹响手中的骨笛。

伴随着一声让人牙酸的声响,正在狂奔的林繁,大脑骤然一阵刺痛,脚步一个趔趄,却是直接栽倒在沙子里。

而就在此时,一道身影却是陡然一晃,直接出现在音乐家身后。

赫然正是准备多时的「正义的背刺」!

他借助魔法「空间移动」的力量,瞅准酿酒师和音乐家注意力完全被「长空」吸引的时机,直接选择偷袭音乐家。

之所以选择音乐家,而不是酿酒师,因为音乐家的音波,才是操控整个骨魔大军的关键。

而在发动魔法「空间移动」之前,「正义的背刺」就率先发动了「十三轮烈焰菊」封印术。

为了蓄养这个封印法之中的饕餮虫,这些时日「正义的背刺」更是彻底化身饿死鬼。

几乎每时每刻都在吃东西!

饶是如此,他依旧没有一天吃饱过!

现在回头想想,他也就饕餮盛宴那一天,吃过一回饱饭!

如鱼饮水,冷暖自知。

为了养活这只饕餮虫,他真的是饿的太狠太狠!

而现在,终于到了收获的时候!

在他解开这个封印法的瞬间,封印法之上的十三轮烈焰菊花瓣齐齐绽放,大量的橘黄色咒文,刹那间就爬满他的全身上下。

也正是这个瞬间,「正义的背刺」拥有了前所未有,甚至从未想过的恐怖力量。

剑出。

寒芒现。

只是一剑,「正义的背刺」直接就贯穿了音乐家的脑袋。

音乐家错愕。

失去光彩的眼眸中,依旧写着对「长空」的愤怒。

但是。

他死了!

哗啦啦!

「正义的背刺」耳畔瞬间响起大量金币掉落,以及经验值飙升,等级提升的声响。

身躯之上甚至涌现出了升级的白光!

「正义的背刺」本人也有些错愕。

他也未曾料到,只是一剑竟然真的成功刺杀了音乐家!

要知道这可是boss,血条那么厚,竟就这么一剑就刺死了!

「正义的背刺」哪儿知道,破晓在他眼里是游戏,boss应该很耐打,拥有数据化的身体,但在原住民乃至于恶魔的眼里,这就是......现实!

而他那一剑捅的,乃是音乐家的脑袋!

很遗憾,音乐家并不是那种脑洞被捅了,依旧能够活蹦乱跳,啥事都没有的魔物!

但是。

「正义的背刺」甚至还未来得及高兴,就被惊怒交加的酿酒师,一把掐住脖颈。

勐地一用力,直接将「正义的背刺」当头插进白沙中。

只是刹那,「正义的背刺」HP就狂掉了十分之九。

而他的身体,更是直接成了倒插葱的模样。

“畜生啊!”

酿酒师暴怒,简直无法想象,音乐家竟然就这般被刺杀了!

在酿酒师的眼里,所谓的“勇者”,也不过是稍微大一点的臭虫,依旧是随手捏死的货色。

但现在这臭虫,却是杀死了音乐家!

他愤怒,但更害怕!

音乐家能被杀死,也代表着他能被杀死!

啊啊啊啊!

暴怒的酿酒师,掌心直接浮现出大量的猩红色“酒浆”,直接泼洒到「正义的背刺」身上。

刹那,被倒插葱的「正义的背刺」,就直接被制作成了“脑袋埋地双腿噼叉红酒糖葫芦”!

这些猩红色酒浆,凝固的极快。

只是须臾,就变得闪闪发光。

酿酒师已经决定了,他要将这只臭虫迎来泡酒。

只有这样,才能消弭他今日的恐惧!

静!

落针可闻!

谁也没想到,刚刚还威风凛凛,一剑刺杀了音乐家的「正义的背刺」,转眼就变成了这幅尊荣。

“噗!”

“哈哈哈哈,笑不活了!”

“拍照,拍照,这姿势能承包我一年的笑点!”

“本以为MVP是长空大大,对不起,我想到了开头没想到结尾!”

“233333!”

“.......”

酿酒师迷茫了。

这很好笑吗?

这些勇者们,难道没看见他们的同伴要被他当做材料,塞到酒坛子里当泡酒料了?

到底谁才是恶魔?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咪咪阅读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做媒这一块,我谁都不服 我只是个小人物 丑妃虐渣不从良
相关推荐:
大魏执笔人龙族之超A级血统龙族开始的未元物质梦入红楼重生九四之重启人生慕容复纵横斗罗神秘复苏之我有尸骨脉神秘复苏之我的氪金系统这么菜打什么职业?回家养猪去吧开局签到真龙不死药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