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 困入樊笼求脱身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咪咪阅读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玉京城一角,一辆马车正缓缓驶入一幢大宅。

这宅子和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墙高数近十丈,而且看上去极为厚重,和城墙一样,上面竟然还有人在巡逻。

等马车驶入,里面竟然还有一道城墙,再度有一道门打开。

进去之后,四周景象更是阴森,里面方圆数百丈,被无数高墙分割,变成了一座座小小院落。

每个院子里面,都有数幢房屋,但是檐瓦破败不堪,窗户漏风,只是将将能够遮风挡雨而已。

而且从地上抬头望去,四周高墙合围,如同在一座巨大的井中,头顶只有一方天空,颇有坐井观天之感。

这本来就是当初玉京老城中的一座瓮城改造的,玉京城墙外扩,这座瓮城就落在了城里,失去了作用。

后来因为需要,这座瓮城被改造成了监狱。

本来监狱都是暗无天日,四周有顶,防止犯人逃跑,这座翁城却用墙分隔,建了几十个院子,让人在此居住,还能看到天日。

之所以这么优待,是因为里面犯事的,不是皇族子弟,就是公侯贵胃。

这就是玉京有名的诏狱。

马车停在门口,马上有十几个全副服装的禁卫围了上来,看着马车停下。

驾车的老仆跳了下来,他满脸堆笑,拿出一张文书道:“我们是荣国府的人,得了恩准,前来探视。”

有禁卫接过来,打开文书核对后,说道:“只能进三人。”

“在这里下车,搜身后方可进入。”

老仆一听,对马车里面说道:“二奶奶,可以下来了,但是他们说要搜身。”

禁卫就见眼前一花,车门打开,一个丹凤眼,柳叶眉,艳丽照人的年轻妇人走了下来,说道:“我丈夫是五品同知,我亦是朝廷命妇,也要搜身?”

禁卫面面相觑,没想到来的是个妇人,有人不耐烦道:“别说五品官,这里面一品二品的来了,也要跪着进去。”

夫人听了,身子往前一挺,冷笑道:“既然如此,那你们来搜好了。”

禁卫之中有个胡子花白的老军头,他听了说道:“这位夫人,你这就是让我们为难了,我们奉皇命守着诏狱,要出了问题,我们都是要掉脑袋的。”

《控卫在此》

“夫人还是执意如此,还请上车回去。”

驾车老仆见了,忙对禁卫道:“各位大人,我们是荣国府的,这是我们府里二奶奶,舅舅是王家的。前些日子府里二公子犯了事情,被圈禁三年,我们府里求了圣恩,这才得以探望。”

这老仆自然是林之孝了,他说着走上前来,向老军头手里塞了张银票。

众人听到是荣国府的,耳语了几句,他们听到荣国府和王家,便已经心里有数。

老军头又把银票塞了回去,说道:“既然是那贾宝玉,我们也不为难你们,这位太太就不用搜身了,反正头顶上有人看着,不怕出什么幺蛾子。”

“但是你们其他人和带来的东西,都要全部仔细检查,毕竟你们府里那位,可是出了名的厉害,要是他发了狂,我们可不好对付。”

马车后面夹厢打开,贾芸提着两个大包裹跳了下来,对禁卫拱手道:“各位大人,带的都是衣服被褥,还请查看。”

有几名禁卫上来,打开一看,果然都是些衣服鞋子之类,又搜了林之孝和贾芸身上,点头道:“你们进去罢,半刻钟后必须出来。”

早有两名禁卫带着三人往里走,沿途一道道铁门打开,王熙凤见了,皱眉道:“宝兄弟在这种地方呆三年,老太太知道了,怕是心痛得很。”

林之孝低声道:“回去还是不要给老太太照实说罢?”

王熙凤唉了一声:“不用你提醒我,我自有分寸。”

几人七转八转,进了个小院,里面就两间屋子,窗灵都断了好几根,风吹过来,窗户纸哗啦作响。

院子中间,鲁智深正打着拳,听见铁门响动,见三人进来,颇为意外,对王熙凤道:“嫂子,你怎么来这种地方了?”

王熙凤见鲁智深穿了件破旧布衣,眼圈一下子就红了,出声道:“宝兄弟,你这又是何苦,一个冲动,犯下大错,以后有的苦吃了。”

鲁智深哈哈一笑:“哪有的事情,这里可是清净得很。”

他看着院子里面只有一个破凳子,就要进屋去找,贾芸忙道:“宝二叔歇着,我去找。”

他背着两个包裹进了屋,眼见炕上的被子布面都破了,烂棉絮都翻了出来,隐隐还散发出一股霉味。

他暗暗咋舌,在这里面呆三年?换了自己都不一定撑得下来,宝二叔能忍得住?

他屋里找了半天,也只找到两个瘸了腿的凳子,只得硬着头皮拿出去。

王熙凤见凳子上还沾着黑乎乎的油腻,不仅一阵恶心,说道:“罢了,我还是站着和宝兄弟说话吧。”

她叹了口气,对鲁智深道:“圣旨应该你也听说了,你打死北莽小王爷,下诏狱三年,之后流放三年。”

鲁智深点点头:“三年换他一条命,也算不亏。”

王熙凤火气上来,恨恨道:“你就不能收敛点,你倒是出气了,惹得老太太和老爷都担心!”

“你这个样子,我回去怎么说?”

她气得双手叉起腰来,更显腰肢纤细:“得知你出事之后,老太太差点没晕过去,听说太太都哭了场。”

“后来圣旨下来,整个府里都乱了套,但又不巧,政老爷前几日去海南上任学正去了,我一个人忙得焦头烂额,最后还是你琏兄弟托人,打探出来了消息,才知道你竟然被关在这里。”

“你琏兄弟今日还在为你的事情打点,所以我替老太太过来看看你。”

王熙凤叹了口气,心知贾政赴任,虽然是按期动身,但是对宝兄弟入狱这事却没多问,甚至也没多耽搁上路了,是不是有点太薄情了?

她又开口道:“好歹这几日我让园子里面的小姐太太,给你凑了些平日用的物件,把你身上的换换。”

“本来府里还想给你配两个丫鬟,伺候你平日梳洗,结果这边死活不让。”

“这三年间,宝兄弟得学会照顾自己了。”

鲁智深听了,对王熙凤笑道:“多谢哥哥嫂子费心了,有今日探望之恩,我记在心里,来日要是嫂子有什么难处,我一定帮忙就是。”

王熙凤摇头道:“一家人说什么难处不难处,都是老太太心念着你,我就是跟着服侍罢了,将来你可省点心罢。”

她伸出手,往鲁智深手里塞了几张银票,“你这里要是缺东西,收买下看守,让他帮忙,这种地方看着可怕,其实和外面一样,只要使了银子,没有办不成的事情。”

鲁智深心道这还真是王熙凤的风格,一切以钱开路。

不过自己当日里救了王熙凤,又让贾琏病情有所好转,王熙凤还很是承他这个情的。

想到这里,他略略凑近一点,悄声道:“嫂子,那瓶子的事情,你千万不要和别人说。”

“要是被人拿了,你和琏二哥的性命都堪忧。”

王熙凤听了,知道事情重大,当下点了点头。

鲁智深拍拍身上,笑道:“嫂子放心,这里一日三餐管饱,我在这里睡得也舒服。”

他前世风餐露宿惯了,走累了就幕天席地直接一躺,还不是一样睡着。

王熙凤看着这院子的破败模样,心道谁信啊,这么个破地方,只怕她多住一天都会发疯。

贾芸此时已经将屋里的被褥收拾一新,他走出屋子,就听鲁智深对王熙凤道:“我不在园子里的日子,嫂子帮我照拂下贾芸,他办事倒很利落。”

王熙凤应道:“这个你放心,我回去让他主管园子,谁敢不听,我就让人打出去。”

贾芸听了,连忙上来道谢。

几人又说了一会子话,不知不觉半刻钟过去,早有禁卫进来,敲着铁门道:“时辰到了,现在马上离开。”

鲁智深听了,对三人道:“这里的事,不用给老太太多说,只说我过得很好。”

王熙凤听了,说道:“这个自然,让老太太徒然担心,也帮你不了你什么,我回去再和你二哥想想办法。”

她转头对林之孝和贾芸道:“宝兄弟这里的情况,谁要回去多嘴,我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林之孝和贾芸连称不敢。

王熙凤这才擦了擦眼睛,和鲁智深告别,带着两人去了。

临走时林之孝回过头来,和贾宝玉交换了一下眼神,鲁智深见了,微微点头。

过了几日,一个晚上,两个人蒙着脸,戴着斗笠,拿着牌子,又进了诏狱。

禁卫一看,心里滴咕,这次内卫司都来人了,那荣国府的公子,到底什么来历?

禁卫自然知道内卫司,这些人直属于皇帝,都不好惹的。

他带着两人进了鲁智深院子,在后面把铁门关上,说道:“你们尽快。”

鲁智深早在等着,他背着个包裹,笑道:“老林,又要麻烦你了。”

其中一人拉下面幕,赫然是林之孝。

另外一人拉下面幕,相貌竟然和鲁智深极为相似。

鲁智深见了,笑道:“那日跨马游街的就是你?这几年要苦了你了。”

那人微微一笑:“这本就是我为大人存在的意义。”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咪咪阅读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丑妃虐渣不从良 做媒这一块,我谁都不服 我只是个小人物
相关推荐:
铠甲勇士烈诩假面骑士丨Aster假面骑士亡灵铠甲勇士猎神红楼,我成了宁府玄孙贾蔷从亮剑开始搞军工我在亮剑当兵王徒弟,下山找你野蛮师姐去全民游戏:我绑架了所有玩家混在洪武当咸鱼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