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六二、赐婚与抗婚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咪咪阅读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半个月后,和旻的婚事定了下来。驸马是她外祖丁家的一位后生。更巧的是,准驸马还在孟家家塾上过学。

对故人有了交待,胡瑶很放心。她修书一封将结论告知梁王。虽然不久后,圣旨会随邸钞一同送达江州,胡瑶还是决定单独知会一声。梁王不是个合格的丈夫,更不是一个称职的父亲,但他能把琪哥儿留给自己,不论他是有心还是薄情,胡瑶对现状心怀感激。

琪哥儿已经认得不少字,胡瑶就让儿子来执笔,她在一旁口述。

“你父亲走得仓促,你有什么话想对他说,也一并写进去吧。”胡瑶见儿子一笔一划写得工整利落,但除了认真,看不出其他情绪。

琪哥儿的笔尖一顿,很快地摇了摇头。他讨厌总是刁难母亲的父亲,更讨厌那个抱着嫡王妃的尸身失魂落魄的男人。

父亲输给了靖王叔,也输给了祖父。琪哥儿觉得没什么奇怪的,父亲不如靖王叔。靖王叔把妻儿送去安全的地方保护起来,而父亲把他们扔在动荡的京城,将嫡王妃和长姐置于危机中。琪哥儿心中有气。他气自己太弱小,不能保全家人;更气本应是家中梁柱的梁王未能及时阻止这一切。而过后,梁王的失意远走就像是第二次的背叛。只有懦弱的人才会在无法直面现实时选择逃避。

新君不仅为和旻郡主赐婚,更册封和旻为公主,赐字“长宁”,并准许长宁公主从关雎宫出嫁。世人莫不称颂新君的仁厚。

偏偏朝阳长公主怒气冲冲地冲入宣明殿,向擅自做主的新君兴师问罪。

“这门婚事不作数!我和直道事先都不知情,你岂敢擅自做主。和旻是我的侄女,不用你这做叔叔的操心。”她握着先王御赐的腰牌,禁卫也拦不住她,是以被她一路闯进宣明殿来。

大殿内,丁家族长刚才谢恩,膝盖还没站直,被来势汹汹的朝阳一吓又摔在地上。这一下可真疼!族长只得埋头掩饰狰狞的脸。

宝座之上,崇仪仿佛看见当年的闹剧在重演。那年,浑身是刺的朝阳大胆抗婚,转头提枪上马杀进李家,将新出炉的探花郎狠狠踩进泥地里。后来,羞愤难当的探花郎剃发出家,而探花郎的妹妹成了三皇子妃,而高傲的公主依旧昂着头睥睨众生。

崇仪放走无辜的丁家人,这才不疾不徐地对上眉峰凌厉飞扬的朝阳。他审视着自己的长姐,发现岁月并未给予她特别的眷顾,褪色的青春无法再用年轻的张扬修饰她骨子里的急躁。

“我知道,温成与你的姝元夫人是闺中好友,定是她让孟氏吹的枕边风。”进宫前,朝阳先去见了和旻。曾经伏在自己膝头柔软地喊姑姑的女孩已长成婷婷少女,可看向她的眼睛却似附着寒霜。

“温成怎敢僭越,以妾室的身份插手嫡女的婚事。和旻的婚事应该由她的父母做主。”

殿内的时光仿佛凝固了一半,静谧让思绪不由地发散。朝阳想不通,她们姐弟怎么走到这一步。报仇雪恨后,她们没能迎来曙光,反而陷入更深的泥沼。父王的失望,姑母的怪怨,老五的暗藏祸心,周家的胆大妄为……身边的人变得越来越陌生。

朝阳正恍惚着,突然听见一声讥诮的轻笑,却如长枪刺破迷雾而来。

“恐怕除了周家,天下儿郎再难入你的眼吧。”婚事由父母做主,这话从曾经抗婚的朝阳公主口中说出,何其讽刺。

周家亦曾有出色的儿郎,那一年围场救驾,身中数箭的周少将军死在长公主的怀中。周翎,周家这一代儿郎中最出挑的才俊,连先王都夸过他文可安邦武能定国。可惜少年将军尚未展翅翱翔,却在围场的一场刺杀中,为了护从冒进的公主折戟沉沙。

先王为英年早逝而惋惜,甚至因为周翎的牺牲更为纵容失意的公主。作为这场事故最大的受益者,朝阳默默将少年藏进心底最柔软的一角,并从此成为不可碰触的禁忌。

此时此刻,朝阳乍然闻言,心房为之一紧。她循声望去,宝座之上的人影重新清晰起来,三弟崇仪从前温雅清润的眉目染了冷冽的厉色。

对话无疾而终。新君毫不掩饰的犀利如棒喝一般,终于让朝阳公主认清眼前的局势。伽罗王朝换了新的主人,曾经无限包容自己的那个老人永远离开了。

先王带着对她们姐弟的失望,九泉之下能否安眠?梁王背着对丁宁的亏欠,千里之外何时才会释怀?她的身边,一个亲人也没有了……

朝阳灰溜溜地退场后,事情开始顺利地走上轨道。

胡瑶陪着和旻进宫谢恩,拜谢新君之后,转道关雎宫拜见姝元夫人。

孟窅终于做足了双月子,在屋里再也待不住。捡着胡瑶进宫的这日,她为孩子们告假半日,浩浩荡荡地阖家游园去。

臻儿听说有人陪她玩,头一个拍手叫好;平安想着能少练半天大字,小鸡啄米似的直点头;只有阿满暗暗观察着父亲的神色,在母亲的诱惑和老师的教诲间摇摆不决。

崇仪最是无力。理智告诉他不该为嬉戏耽误功课,感性却更怜惜她月子里被约束得太久,只得长喟道:“下不为例。”

孟窅后知后觉地察觉到自己此举轻重不分,红着脸态度良好地认了错。她一时高兴得忘形,做了坏榜样,还得知错就改。

平安才刚打定主意,往后让阿娘多多邀请干娘进宫游玩,好把自己从书房解放出来。这时眼见阿娘也要乖乖低头认错,他连忙把心里那点小算盘收起来。

阿满扯一把毛躁的弟弟。钱先生最近正在磨他的性子,可平安越大越调皮。

胡瑶如今有腰牌,进出十分便捷。但她还是坚持提前一天递牌子投帖,以免误撞了王驾。命妇间都在说道,新君与姝元夫人实乃当世神仙美眷。

胡瑶不知道二人私下相处时的模样,但见孟窅多年不变的天真烂漫,明眼人都看得出,她的日子过得有多舒心。

这一日,谐趣园遍洒华光,枝头将将萌发的新芽披着点点金辉。东风裹挟着柔软的湿度拂过春色,又吹起碧波层层。

为了姝元夫人游园,御花园早早地清理出白鹭洲,派人守在四面的入口,以免有人搅扰夫人的兴致。李王后闭门养病后,六尚局再无观望取巧之人。

胡瑶从亭中眺望湖面的另一端,长香别院如水波般起伏的院墙一眼望不到尽头。那会儿,孟窅捧着淑妃娘娘赐下的好茶迫不及待地与她分享。眼前,她已经成了整座宫城的女主人。

《诸世大罗》

“一晃眼,这么多年过去了。”

孟窅听出她的感慨,不觉失笑。“你我才多大,就说起这老气横秋的话。”

“我白说一句罢了,怎么还来拿捏我的不是。”胡瑶垂眸一笑,收起不合意的惆怅,看向不远处的孩子们。“只是瞧见长香别院,”

十四岁的和旻在一众弟弟妹妹中显得有些局促。可臻儿不给她推却的机会,热情地拉着她的手,邀请她一起放风筝。

和旻松了口气,幸亏活泼的小表妹没有拉着她去和弟弟们一起抽陀螺刷空竹。

来之前,胡侧妃与她说了。三叔已经下旨工部与内造府营建公主府,而她很快就要搬进九华殿,两年后再从关雎宫出嫁。

和旻感激三叔的用心。母亲亡故,父亲远走,在那个支离破碎的家里,她找不到自己的位子。胡侧妃并未苛待她,却也不是十分热心的人儿。和旻并不怨怪胡侧妃,她和自己一样,都是被父王抛下的可怜人。

平安在一边看哥哥们抽陀螺,一边轮流给太子哥哥和琪堂哥鼓掌叫好。圣贤说,不患寡而患不均。钱先生刚教到季氏第十六篇,他背得正熟。

平安又是一通卖力的喝彩,俄而独自跑回亭子里,向阿娘讨水喝。

“平安真乖。”孟窅摸一摸他的脖子,见他没有出汗,才给他喂水。小儿子底子弱,乍暖还寒的时候容易咳嗽。也不敢给他和太甜腻的饮子,长年用新鲜的梨子煮的水,好在他也喜欢喝,咕嘟咕嘟地闷下一杯。

胡瑶膝下只有一个琪哥儿,打小要强性子倔强。后来经历了家里那些糟心事,这几年眼看着便有些左性。眼前见到别人家乖巧的孩子,胡瑶稀罕得不行,也把平安招到跟前说话。

“平安喝的是什么,甜不甜?也给婶婶喝一碗,好不好?”

平安立刻亲手捧了来。他听喜欢这位婶娘。婶娘一来,阿娘就会很开心。

“婶婶明儿还来,我请婶婶吃金酥酪。”平安眼珠子一转,殷切地凝视胡瑶。婶娘来做客,说不准父王能再放他们半天假。

孟窅好笑地点点他。自己起了个坏头,小儿子竟学会耍心眼了。

“还想着逃课呢!仔细晚上你阿爹罚你写大字。”

平安吐吐舌头,不好意思地躲到胡瑶身侧。“不是!婶婶来,阿娘高兴!”

胡瑶搂着他。“真是好孩子,还会体贴你阿娘。”

平安晃着小脑袋,理所当然地答道:“阿娘疼我,我也疼阿娘。”

惹得胡瑶又把他一阵夸赞,拿了果子给他甜嘴。

“婶婶,还要一个。”平安摊开手,小手里躺着两颗黄橙橙的柑橘。“哥哥一个,琪堂哥一个,我一个。”

孟窅欣慰地点头,又补给他一个,叮嘱他拿稳了。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咪咪阅读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丑妃虐渣不从良 做媒这一块,我谁都不服 我只是个小人物
相关推荐:
位面挖矿指南知道剧情的我要逆天了种仙记阴阳先生之犼穹顶之上你是综艺人学神在手,天下我有神豪的投资生活游戏规则统治的世界我被召唤就变强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